越做越愛(GL)

作者:曉暴

  “顏顏,我想喝酒。”大晚上,床上人發出一聲嗲嗲的聲音,說出來的話卻是讓左靖顏黑了臉。她抬頭看了看左手還打著點滴,臉色依舊蒼白的凌薇。不用說一個不字,只眼神就足以把后者的要求反駁回去。

  “你傷還沒好,不許喝酒。不只是現在不能喝,以后,你也不許喝。”左靖顏冷聲說著,掀開棉被去看凌薇包著紗布的傷口,在看到的一瞬間,那雙咖色的眸中閃過一絲濃厚的心疼和不舍。更多的,則是愧疚。

  身為當事人,凌薇把左靖顏的表情看在眼里,她收起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伸出右手把左靖顏抱住。“顏顏,你不用再自責了,我會受傷,和你沒有一點關系。只要你在我身邊,無論要我付出什么代價,我都會義無反顧的去做。但我要你答應我,以后不許再做那種犧牲自己來保護我的傻事,好嗎?”

  “嗯,我明白,我不會了,再也不會了。”

  “呵呵,顏顏真乖,來,讓我親一個。”見左靖顏答應自己,凌薇笑著說道。看到左靖顏在聽過這句話后羞澀的咬住下唇,那小模樣讓凌薇恨不得現在就把這人壓在身下好一番蹂躪。只是,以她現在的身子骨,倒是有些困難了。

  “你傷還沒好,不許...”左靖顏想說凌薇傷還沒好,不許想那些□的事,這話才說到一半,便被門口傳來的敲門聲給打斷。左靖顏過去開門,在看到站在那里的季牧染后,讓出一條路使其進來。即便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與季牧染面對面的對視,可左靖顏還是會覺得緊張。同時,還有一絲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季牧染身上的氣場太強,那是只有少數人才會有的氣勢。就好比統領天下,主宰萬物蒼生的帝王。只要和她相處在一個房間,哪怕你看不到她,或是距離她數米之外,都能感覺到她身上所散發出的氣息。冰冷,孤傲,冷漠,清晰。就好比一杯冰水散在空氣四周,讓你覺得連呼吸都是冷的。

  看她走到凌薇身邊,低頭打量著她,左靖顏在一旁安靜的看著。誰知,凌薇竟然伸手抓過季牧染的手,好一頓亂摸。“誒呦,我就知道季當家舍不得人家,怎么這么晚還來看我?難道是長夜漫漫,無心睡眠?”

  聽了凌薇的話,季牧染面上并沒有任何反應,眼里閃過的不快卻是格外明顯。左靖顏趕緊走過去把凌薇拉著季牧染的手拽開,又用手輕輕拍了拍她的頭。那模樣就好像家長在教訓自己的孩子冒犯了學校老師一般,嚴厲之余,又帶著幾分寵溺。把她們兩人的互動看在眼里,過了許久季牧染才緩緩開口。

  “你傷口恢復的情況很好,不需要多久就可以痊愈。雖然楓特意打偏了一些,但距離心臟還是很近,加之那把槍的威力太大,在傷口痊愈之后的一個月,盡量不要做激烈運動,情緒波動也不要太大。另外,我今天過來是告訴你,成康依然在派人找左靖顏,并且把矛頭對準了凌家,你有什么打算。”

  “嘖嘖,難得季當家能一次說這么多話,我那天見了你,還以為你是天生的失語癥呢。關于成家,我不會輕易繞過他們。自然,還有我那個哥哥。至于這傷,現在應該沒什么問題了,再過幾天,我們的計劃就可以實施。”

  “如你所愿。”

  “嗯,謝了啊。”聽到季牧染把決定權交給自己,凌薇隨口感謝道。看她決然的模樣,季牧染不多做逗留,轉身離開。目送她高挑瀟灑的背影消失在門口,凌薇低聲呢喃了一句真是不可愛,又伸手去抱左靖顏。

  “顏顏,我們馬上就可以報仇了,你開心嗎?”現下,凌薇收起身上剛剛聚起的殺意,又恢復到平常的模樣。看著她蒼白的病容,左靖顏就這樣呆呆的凝視著,仿佛又回到那個令她難忘的一天。

  沒有經歷過,不會明白那種失去愛人的痛苦有多么強烈。就好像用剪子從身上剪掉一塊又一塊肉,痛到極致,卻無法死去,更無法逃脫。幾個月的傷痛,幾個月的隱忍,幾個月的思念,似乎都隨著凌薇的死而變做無用功。

  左靖顏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甚至不知道她該怎么做才能為凌薇報仇。懷中人的身體越來越冰,越來越冷,可是她和自己的過去,卻在大腦里變得越來越清晰。與她的相遇,是在飯店里,她們互相對彼此不滿,產生了口舌之聲。

  那個時候,左靖顏在想,為什么一向淡定的自己會在看到凌薇的時候覺得生氣?也許,這就是一種命中注定。之后的矛盾,醫院的探訪,拍戲中的體貼,甚至是在自己落水時奮不顧身的過來救她,還有那一句句,一字字深情的告白。

  左靖顏從不知道,自己的記憶力會這么好。乃至凌薇對自己說的每句話,每個給自己的眼神,她都記得清清楚楚。如果沒有遇見自己,凌薇還會是那個游戲人生,徘徊于各色女人之間的花蝴蝶。她是那么快樂,那么無拘無束。

  然而,在遇到自己,并愛上自己之后。她變了,她不再是眾人眼里的凌薇,而成了一個為自己而活的凌薇。為了自己,她和曾經的那些床伴斷絕聯系,去夜店的次數也越來越少。甚至答應自己,少抽煙,少喝酒。

  其實,就算凌薇不答應,她也沒辦法強迫對方為自己做什么改變。然而,那個女人真的說到做到了。她說不喝沒必要的酒,就真的沒再出現過在大夜醉醺醺回家的場景。她說盡量少抽煙,就算犯煙癮的時候有多難受,也沒有偷偷抽過一根。

  凌薇改變了太多,那不只是從壞到好的蛻變,而是從一個不懂愛的孩子,逐漸蛻變成可以承擔起整個家庭的成熟女人。她為了不讓自己擔心,獨自處理凌云堂的事。即便晚上回家很累,也要陪自己看電影,在每個周末給自己貼心又浪漫的驚喜。

  左靖顏不后悔自己為凌薇所做的犧牲,她只是后悔,為什么自己會那么傻,會想要以她自己單薄的勢力去對抗成康。她以為,只要自己委曲求全就可以保得凌薇的安全。然而,她沒想到,成康居然會用這種方式奪走凌薇的生命。

  眼看著那個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出現在自己面前,他身上還穿著要和自己結婚的西裝。左靖顏像是瘋了一般朝他沖去,這時,卻有一輛車快速停在自己面前,帶走了她和凌薇。

  看著車里那些人給凌薇注射著什么藥劑,又替她取出胸口的子彈,給她止血,輸血,動手術。整個過程,左靖顏幾乎是傻的,甚至連一句話都沒來得及問,就被帶進某個別墅里。而這個別墅的主人,正是在言清菡的生日會中有過一面之緣的女人,季牧染。

  看著那個坐在沙發上,身著一襲黑衣的女人。左靖顏不知道自己還有什么人可以依靠,可以相信,她只知道面前這個女人也許可以救凌薇。來不及多想,完全是憑著本能。

  左靖顏拋棄了尊嚴,拋棄她可以拋棄的一切。她跪到季牧染面前,求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女人去救凌薇。哪怕只有百分之零點零一的可能性,左靖顏都不愿放棄。只要可以救凌薇,她甚至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換!

  “左小姐,請你冷靜一些。”就在左靖顏語無倫次的求著季牧染讓她救凌薇的時候,站在沙發后的一個老者忽然開口。他穿著一身黑色的龍紋中山裝,雖然頭發已經花白,臉上卻不見丁點與年齡相符的老態。聽了他的話,左靖顏坐在沙發上,平復著自己的情緒。

  “左小姐,你可以放心,關于凌小姐的傷勢,目前,季家最好的醫生正在為她治療。今天發生的事,其實并不是左小姐看到的那樣。凌小姐胸口這槍,并不是成康所為,而是我們在權衡之后,不得不使出的一個苦肉計。”

  “成康聯合了凌小姐的哥哥凌龍,以及前任凌云堂一堂堂主應雄,打算暗中除掉凌小姐,并獲得凌云堂以及凌氏的全部財產。成康握有凌云堂這些年來的犯罪資料,這些,無疑是凌龍以及應雄所為。”

  “那里面的證據,我想左小姐也應該看過。每一條都單獨指向凌小姐而不牽扯其他,隨便拿出來一條,都足以致凌小姐于死地。這樣一來,凌小姐不是要死,而是必須要死。”

  “為了不造成失誤,我們找來季家槍法最準的季二小姐執行這次任務。她并沒有打中凌小姐的心臟,而是偏移了數厘,以達到效果。至于心臟和脈搏的停頓,乃是一種藥物所致。”

  “很抱歉,為了效果的逼真,我們在事前并沒有告您和凌小姐本人,只和言小姐進行過商討。她同意這個計劃的實施,并且會在計劃實施前拖延成家過來接你的速度,所以才會有今天這幕。凌小姐的生命安全絕不會有任何風險,我們季家也會幫助凌小姐,鏟除她的敵人。”

  聽過這一大段解釋,左靖顏的大腦有幾秒鐘是放空的。等她回神之后,卻是哭得比之前還要厲害。這些淚水,是劫后余生的眼淚,更是心里在壓抑許久之后的釋放。原來,她的愛人還活著,她還可以看到凌薇那張帶著壞笑的臉,還可以親吻她,擁抱她。

  想及此處,左靖顏鄭重的對季牧染說了一句謝謝,然后便迫不及待的跑去為凌薇做急救的房間。過了許久,當她看到凌薇被推出來的那一刻,千言萬語,仿佛都只化作了一句話。

  “凌薇,我說過,無論你在何時何地,我都會陪在身邊。你死,我就陪你死,你活著,我就陪你留在這個世上。現在,我做到了。謝謝你,哪怕在經過這么多痛苦和傷痛之后,還能勇敢的走下去。以后,就讓我來保護你,不讓你受到一點傷害。”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