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之絕色尤物

作者:淡畫書墨

  “哦?我們討厭,可是我覺得文書寶貝你非常喜歡我們啊,看看小穴里面的淫水,嘖嘖,都流到床上了,身體還是那么敏感呢,每晚都被我們操到小穴紅腫,但是第二天馬上就好了,想必練了雙修的功法之后會更加爽吧?”

  顧墨梟壞壞的笑了笑,非常奸詐的搶先一步擺好動作,來到楊文書的兩腿之間,頭深深的埋了進去,嘴唇離小穴非常近。

  關逸琮撇撇嘴,又被顧墨梟搶先了,五個男人里面就顧墨梟最霸道了,不過看著他的文書寶貝被玩到欲仙欲死,他其實也很爽呢!

  顧墨梟搶占了最有利的位置之后十分滿意,火熱的目光直視著楊文書濕漉漉的小穴,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想要舔弄小穴的欲望已經迫不及待了!

  “文書寶貝,你的淫水還是那么香呢,我真喜歡,全身上下都那么迷人,怎么操都不夠,你怎么可以這么美呢!”

  顧墨梟激動的伸出自己的舌頭舔上楊文書粉嫩嫩的小穴,小穴上面那可愛的小陰蒂已經凸了起來,顧墨梟知道他的寶貝已經情動了,那是小穴最敏感的地方,每次玩弄女人的那里時,她總會淫叫個不停。

  顧墨梟的舌頭在那敏感的小陰蒂上舔弄著,舌尖一點點撥弄敲打著凸起來的小陰蒂,那劇烈的快感讓楊文書尖叫起來。

  男人深深的了解她身體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敏感的地方,雖然楊文書覺得她的身體就沒有一個地方是不敏感的!

  “啊啊——墨梟……唔啊……好舒服啊——啊啊——!好舒服!”

  女人的呻吟是那么嬌媚誘人,讓關逸琮和祁風淵更加激動了,他們撫摸著女人玲瓏有致的身體,緩解自己身上欲望的瘙癢。

  顧墨梟也更加激動的舔弄吮吸楊文書的小穴,女人的小穴里面流出了一股一股的淫水,淫水橫流的小穴簡直讓顧墨梟嘗了個爽!

  “寶貝,你的這里好大好軟,我好喜歡啊!”

  祁風淵也跟著他們一起叫寶貝,他感覺自己已經沉迷了進去,女人的雙乳形狀完美,顏色粉嫩嫩的可愛極了,還有種誘人的奶香氣,豐滿的渾圓讓男人看了都會獸性大發。

  祁風淵用火熱的眼光看著那一對俏生生的奶子,上面那粉色的小櫻桃已經有些挺立了起來,這讓祁風淵更加的按捺不住,他感覺自己的肉棒在蠢蠢欲動,但是又得不到疏解。

  瘋狂的祁風淵只能突然咬住那粉色的小櫻桃開始吮吸,像喝奶一樣品嘗著女人的美好,關逸琮也沒有閑下來,既然小穴已經被搶占了,那他就順著流出來的淫水擴充一下緊致的小菊穴吧!

  “你們……啊啊……好舒服……嗯……不行了……好舒服啊……你們好壞——啊啊啊——!”

  楊文書舒服極了,三個男人無所不用其極的去玩弄她,挑逗她的身體,極致的快樂讓她全身顫抖,上面的巨乳被祁風淵吮吸著,下面的小穴被顧墨梟玩弄著。

  顧墨梟的舌頭在小穴上面放肆的打轉挑逗,嘴巴也在用力的吮吸她小穴里面的淫水,淫水流到菊穴那里,關逸琮用手指去擴張著她的小菊穴,真是每一個地方都被男人占據了。

  “唔啊……那里……不要啊……太大了!吃不進去的!”

  小菊穴被男人的手指侵犯,讓楊文書尖叫出來,不過關逸琮才不會那么容易就放過楊文書。

  “不會的,你都吃過那么多次了,小菊穴一直那么緊,那么舒服,怎么會壞呢?”

  顧墨梟也笑了笑,抬起頭。

  “對啊,我們的文書寶貝是怎么操都操不壞的極品呢,小穴也是名器……”

  顧墨梟離開楊文書的小穴說著,他將楊文書的腿大大的分開,小穴完全凸顯了出來,原本粉嫩嫩的小穴變得紅艷艷的,是因為他的吮吸玩弄才變成了那么誘人的樣子,這讓顧墨梟心里十分滿足。

  不過肉棒的欲望還是沒有宣泄出來,顧墨梟迫不及待的扶住自己已經蓄勢待發的粗長肉棒,抵在了那道微微分開的小縫隙上。

  “文書寶貝,我要進來了哦……要把你操到哭出來!”

  火熱的肉棒放在濕漉漉的小穴上面,顧墨梟舒服的哼了出聲,忍不住將自己粗大的肉棒狠狠往那嬌嫩緊致的小穴里面一插,整根沒入,發出了巨大的拍擊聲。

  “啊——!”

  兩人都同時呻吟了出來,因為實在是太舒服了!

  顧墨梟瞇著眼睛感受著小穴里面的媚肉好像自己有意識一般夾吮著他的肉棒,狠狠的抓住楊文書的兩條腿,顧墨梟開始迫不及待激烈的抽插,每一下都撞擊到小穴的最深處,又重又快的撞擊讓楊文書淫叫個不停。

  “啊啊……全部進來了……唔啊……好舒服……好重啊……舒服——唔啊——!”

  楊文書舒服的叫喚著,小穴里面的淫水更加歡快的流,隨著肉棒每一下插進抽出都帶出了一股股淫水,將兩人的身下都完全打濕,這也方便了關逸琮,他已經把菊穴完全的擴張好了,趁著顧墨梟操的正爽,楊文書也被干的那么舒服,他也把肉棒緩慢的插進了那緊致的小菊穴。

  看著兩個男人都開始一進一出的操弄他喜歡的女人,祁風淵眼神一暗,松開楊文書已經有些紅腫的乳頭,將自己的肉棒伸到楊文書的嘴邊。

  “寶貝……幫我舔舔!”

  最后三個男人是怎么度過這一晚上的呢,當然不止一人一次,三個人都不知道換了多少次位置,楊文書身上每一個洞都被操到白漿直冒,直到天都快亮了三個男人才放過她。

  “再也不要相信你們的話了!誰說只要一次的!”

  說完這句話,楊文書就沉沉的睡了過去,留下三個都有了記憶的男人。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