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蘇秋林和孟梧桐心滿意足地在屋里睡了,可苦了在馬棚里偷看的秦俊鳥,秦俊鳥下身的那個東西受了刺激之后直挺挺的,咋弄也不低頭,害得秦俊鳥貓著腰在原地跑了一百多圈才把它安抚下去。
  秦俊鳥從后院悄悄地摸进了前院,蘇秋月的屋子在前院的西側。
  秦俊鳥走到蘇秋月的屋前看了看,她屋里的燈已經滅了,秦俊鳥又趴到窗戶上聽了聽屋里的动靜,屋子里靜悄悄的,沒有什么特別的情況,看來他的擔心是多余的。
  秦俊鳥又在院子里轉了轉,一看時間已經很晚了,覺得再呆下去也沒什么意思,就又從原路返回,從蘇秋月家的后院跳了出去。
  在蘇秋月家毫無所獲,這恰恰是秦俊鳥最想要的結果,這說明蘇秋月沒有做對不起他的事情。
  秦俊鳥快走到家門口的時候,忽然看到夜色中有一個人影在他家的大門口晃悠,還不時趴在墻頭上向他家的院子里觀望著,看樣子有些鬼鬼祟祟的。
  秦俊鳥站在院子外向家里看了看,屋子里還亮著燈,看情形廖大珠和廖小珠還沒有睡覺。
  秦俊鳥沒想到自己跑到蘇秋月家的院子里去轉了一圈兒,現在居然有人又跑到他家的院子來轉悠了。
  秦俊鳥悄悄地走到自己家的院墻邊上,溜著墻根向大門口走去。那個人只顧著向院子里看,根本沒有發覺秦俊鳥在他身后一步一步地靠近他。
  這時屋子的門一開,廖大珠和廖小珠先后從屋子里走了出來,廖大珠的手里端著一個洗臉盆,廖小珠的手里拎著一個水桶,看樣子兩個人是要到水井那里去打水。
  廖小珠先開口說:“姐,你說俊鳥去啥地方了,這么晚了還不回來。”
  廖大珠說:“誰知道他去啥地方了,他走的時候就沒跟我們說實話。”
  廖小珠說:“這個俊鳥,現在都學會說謊話了,等她回來看我這么收拾他。”
  廖大珠笑著說:“俊鳥又不是你的啥人,你憑啥收拾他呀。”
  廖小珠說:“憑啥,就憑他跟我不老實,敢說謊哄我,這個俊鳥真是越學越壞了。”
  廖大珠和廖小珠邊說邊走到大門口的水井旁,兩個人將水桶和洗臉盆都打滿了水,廖大珠端著洗臉盆先回到屋里,然后又回來跟廖小珠一起抬著水桶向屋里走去。
  那個人聽完廖大珠和廖小珠的談話,知道秦俊鳥不在家,膽子大了起來,身子輕輕地一縱雙腿就骑在了院墻上,他抬起一條腿剛要往院子里跳,這時秦俊鳥一個箭步沖過去,抓住他抬起的那條腿,猛地一用力硬生生地把他從墻上拉了下來。
  那個人沒想到秦俊鳥會突然把他從墻拉下來,他的身体落地后,痛的怪叫了一聲,就地打了一個滾兒,然后慌慌張張地從地上站起來,沒等他站穩,秦俊鳥已經沖到了他的面前,他一看秦俊鳥向他沖過來轉身就向村子里跑去。
  秦俊鳥急忙追了上去,雖然秦俊鳥剛才離他很近,可是由于天色太黑,他根本沒有看清楚那個人的長相。
  “你給我站住,你再不站住我可要喊人了。”秦俊鳥邊追邊喊了一句。
  那個人不僅沒有站住,反而跑得更快了,秦俊鳥借著月色看著這個人的背影,覺得他好像有些眼熟。
  這個時候,秦俊鳥已經追到了村口,村子里黑漆漆的,只有村口的小賣部還亮著燈。
  那個人沒有向村子里跑,而是一轉身沿著村口的大路向鄉里的方向跑去,就在這個人在小賣部前經過的那一刻,秦俊鳥借著小賣部的燈光隱約地看清了這個人側臉,這個人很像麻鐵桿,怪不得秦俊鳥剛才就覺得他眼熟。
  “麻鐵桿,你給我站住,我看你往哪跑。”秦俊鳥扯著嗓子喊了一聲,他之所以喊的這么大聲,是想引起小賣部里的人的注意,讓小賣部里的人來幫他抓這個人。
  秦俊鳥這一喊果然管用,一個人聽到喊聲后從小賣部里跑出來,也跟著秦俊鳥追了上去。
  那個人跑到大路上后一拐彎鉆进了一大片樹林里,秦俊鳥跟著也追进了樹林。那個從小賣部里追出來的人一看那個人和秦俊鳥进了樹林,就停下來不追了。村里人這片樹林以前經常有野豬和狼出沒,前幾天還有野豬從樹林里跑出來傷了過路人,從小賣部追出來的那個人可能是怕了。
  秦俊鳥在樹林追了一會兒,那個人在跑到一棵松樹后就不見了,秦俊鳥剛想向那棵松樹跑去,腳下忽然被一個什么東西絆了一下,前傾的身子頓時失去重心,絆他的那個東西同時發出一聲清脆的尖叫:“我的腳啊,疼死我了。”
  秦俊鳥的身体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幸好地上有一層厚厚的枯草,要不然秦俊鳥非得摔得鼻青臉腫不可,秦俊鳥痛得一咧嘴,慢慢地從枯草上坐起來。
  聽到叫聲后,秦俊鳥知道絆他的是個人,而且是個女人。
  秦俊鳥從衣服口袋里摸出一盒火柴,從火柴盒里取出幾根火柴一起劃亮了,火光閃耀跳躍,秦俊鳥看見孟玉雙正蹲在一塊石頭旁,雙手揉著腳,臉上帶著痛苦的表情。
  秦俊鳥好奇地問:“玉雙嫂子,你咋跑到這個地方來了。”
  孟玉雙沒好氣地說:“我跑到這個地方來咋了,都怪你,冒冒失失地跑进來,把我的腳都給踢腫了。”
  聽孟玉雙這么一說,秦俊鳥才忽然想起來,剛才他被孟玉雙絆倒的時候,他的腳好像是踢到了什么東西,原來他踢到的是孟玉雙的腳。
  這個時候,從小賣部來追出來的那個人在樹林外大聲地說:“俊鳥,別追了,樹林里有野豬,別被野豬給傷了。”
  秦俊鳥聽出了這個人的聲音,他是小賣部的老板廖大興,他大聲回了句:“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我馬上就回去。”
  廖大興說:“那好,我先回去了。你也快回去吧,別在樹林里耽擱時間長了,安全要紧。”
  秦俊鳥手里的火柴這時滅了,他又劃亮了幾根火柴,說:“玉雙嫂子,你的腳還能走路嗎?”
  孟玉雙痛得哼哼了幾聲,說:“不能走路了,現在別說走路,就是用手碰一下都像針扎的一樣疼。”
  秦俊鳥說:“那我送去回家去吧。”
  孟玉雙說:“你不送我回家,難道還要把我一個人扔在這里喂野狼啊。”
  秦俊鳥想了想,說:“你的腳不能走路了,那我背你回去吧。”
  孟玉雙猶豫了一下,說:“你先把臉轉過去,等我把裤子穿上了,你再背我。”
  孟玉雙不說還好,她這一說,秦俊鳥才發現孟玉雙蹲在地上,白光光的屁股全都露在了外邊,看她的姿勢好像是在解手。
  好在這個時候秦俊鳥手里的火柴又滅了,要不然讓孟玉雙發現他在看她的屁股,孟玉雙還不得把他的眼睛給戳瞎了。
  秦俊鳥把臉轉過去說:“玉雙嫂子,大晚上的你咋一個人跑到這樹林來了。”
  孟玉雙慢慢地站起身來,然后將裤子提上,說:“你以為我愿意进這林子里來啊,我是肚子疼想到這里來拉屎,誰想到這么倒霉,撞到了你這個災星,還把我的腳給踢了。”
  秦俊鳥說:“你完事了沒有?”
  孟玉雙說:“我完了,你把身子蹲下。”
  秦俊鳥一彎腰,身子半蹲下去。孟玉雙被踢的一只腳根本不敢著地,她只好跳著腳將身子趴在了秦俊鳥的后背上。秦俊鳥雙手攏住她的兩條腿,身子穩穩地站了起來。
  秦俊鳥說:“玉雙嫂子,你搂紧我,我可要走了。”
  孟玉雙將身子紧紧地貼在秦俊鳥的后背上,雙手搂著他的脖子,說:“你走吧,我搂紧了。”
  秦俊鳥背著孟玉雙深一腳淺一腳地向村子里孟玉雙的家走去。
  孟玉雙的身子并不太重,秦俊鳥走起路來并不算太吃力,而且孟玉雙那一對豐滿而富有彈性的**正好壓在秦俊鳥的后背上,那種肉呼呼綿软软的感覺真是一種難得的享受。
  秦俊鳥故意走得慢一些,想多感受一下孟玉雙那兩個**壓在身上的感覺,孟玉雙當然不會知道秦俊鳥心里的想法,雖然她也知道跟秦俊鳥貼得這么近也不太好,可是她的腳又不能走路,也只好讓秦俊鳥占些便宜了。不過孟玉雙還是有所察覺,她說:“俊鳥,你快點走,咋跟沒吃飽飯一樣。我腳疼得厲害,我家里有跌打药酒,抹了跌打药酒就不疼了。”
  秦俊鳥只好加快了腳步,雖然他心里很不情愿,可是他怕孟玉雙看穿他的心思。
  到了孟玉雙家的大門口后,孟玉雙從裤兜里掏出門鑰匙遞給秦俊鳥,秦俊鳥把門打開,背著孟玉雙进了院子,然后又將房門打開,又把她背到屋里放在炕上。
  孟玉雙拉亮了屋里的電燈,指了指墻角的寫字臺,說:“跌打药酒就在寫字臺的中間抽屜里,你幫我找一下。”
  秦俊鳥說:“跌打药酒能管用嗎?要不我背你去栗子溝找張大夫看一下吧。”
  孟玉雙說:“不用了,我家的跌打药酒靈著呢,抹上了不出三天準好。”
  秦俊鳥只好走到寫字臺前,拉開中間的抽屜,從里面找出跌打药酒遞給孟玉雙。(山村如此多嬌 http://www.thholm.tw/)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