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秦俊鳥搖頭說:“我不能脱衣服,這種事情可不能亂來。”
  三十多歲的女人無奈地笑了笑,說:“像你這種男人我見得多了,還是讓我們兩個給你表演個節目吧,等我們兩個演完了,你就敢亂來了。”
  三十多歲的女人身子平躺在床上,雙腿大方地一叉,雙腿中間的诱人風景一覽無遺。
  秦俊鳥急忙把臉轉過去,心想這個女人的膽子也太大了。
  這個時候,那個年紀小一點的女人走到三十多歲的女人身邊,伸出一只手在女人豐滿渾圓的**上摸了起來,而另一只手在自己的**上摸了起來。
  兩個女人聲音忽高忽低地叫了起來,秦俊鳥被她們哼哼唧唧的叫聲叫得心里直痒痒,就像有很多螞蟻在里面亂爬一樣。
  年紀小的女人看著秦俊鳥,笑著說:“怎么樣,要不要跟我們一起玩啊?”
  秦俊鳥沒有說話,看著兩個人很享受的表情,他的喉嚨动了动,胸膛也開始起伏起來。
  年紀小的女人看秦俊鳥似乎有些动心了,手上停了下來,她爬到床上,雙腿骑在三十多歲的女人身上,雙手一只手抓住一個三十多歲女人的**,在兩個**上輕輕地揉捏起來,三十多歲的女人很配合地發出一陣陣的呻吟聲。
  一開始秦俊鳥還真有些不好意思看著這兩個女人在一起瞎搗鼓,可他畢竟是男人,禁不住這兩個女人的诱惑,他偷偷地用眼睛的余光瞟著兩個女人,想看看她們究竟能弄出什么花樣來。他一看不要紧,兩個女人白花花的身子一下子就把他的目光給吸住了,他的呼吸也變得越來越快。
  年輕一點的女人在三十多歲的女人的兩個**上耍弄了一會兒,覺得不過癮,干脆趴下身子低下頭去,一張嘴把**上的那個肉疙瘩含在嘴里吸溜了起來。
  秦俊鳥看到這里,心都快要從嗓子眼里跳了出來,下身的東西早就高高地昂起頭來。
  三十多歲的女人歪著頭,臉上露出一種很陶醉的樣子,雙眼瞇縫著,身子不停地微微抖动著。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忽然傳來一個男人驚慌的喊聲:“快跑,公安局的人來了。”
  秦俊鳥一聽是公安局的人來了,嚇得在原地轉了幾個圈兒,心想如果這個時候公安的人闖进來的話,自己就是一百張嘴也說不清了。
  那兩個女人也嚇得夠嗆,屁滾尿流地從床上下來開始手忙腳亂地穿衣服。
  房間外隨即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秦俊鳥這時也顧不了那么多了,他快步走到門口,一開門跑了出去。
  房間外,好幾個光著身子的男人向洗浴中心的后院跑去,秦俊鳥也跟著這些人向洗浴中心的后院跑去。
  洗浴中心的后院是一個小旅館,這幾個光著身子的男人一跑进去,把旅館的女服務嚇得雙手捂住眼睛大叫。
  秦俊鳥在小旅館里轉悠了半天,才找到一個偏門,他在偏門里向外面張望了一下,看外面沒有公安局的人,放心地從偏門里出來,偏門正對著一條很僻靜的小巷,小巷的盡頭就是新河鎮的大街。
  秦俊鳥沿著小巷向大街的方向走去,雖然他現在很想回到洗浴中心去看看孟慶生這么樣了,可是他不敢回去,怕萬一孟慶生和牛老板被公安局的人抓到了,自己要是回去就等于自投羅網。
  秦俊鳥在走到一個垃圾箱前時,忽然聽到從垃圾箱后面有人叫了一聲:“俊鳥,我在這呢。”
  秦俊鳥嚇了一跳,急忙向后退了幾步,向垃圾箱后面看去,只見孟慶生光著身子蹲在垃圾箱的后面,一臉尷尬地看著他。
  秦俊鳥走過去說:“慶生哥,你咋在這里蹲著呢。”
  孟慶生凍得渾身直哆嗦,苦著臉說:“先別說這個了,你趕紧去給我找幾件衣服,我現在光著屁股呢,這大冷的天,我實在挺不住了。”
  秦俊鳥說:“你等著,我馬上去給弄衣服去。”
  秦俊鳥跑到大街上找了一家服裝店,挑了幾件孟慶生能穿的衣服,給了錢后又跑回巷子里。
  孟慶生穿上秦俊鳥給他買的衣服,長出了一口氣,抱怨說:“他奶奶的,這個牛老板真不是個東西,我還以為他會帶我們來什么好地方,沒想到是帶我們找這些賣屁股的女人來了。”
  秦俊鳥說:“慶生哥,你咋也光著身子跑出來了,你是不是跟那兩個女人做那種事情了?”
  孟慶生說:“我根本就沒碰那兩個女人,是那兩個女人非要扒我的衣服,她們剛把我的衣服脱光,公安局的人就來了。幸虧我跑得快,要不就像牛老板一樣被公安局的人抓去了。”
  秦俊鳥一愣說:“你說牛老板被公安局抓去了?”
  孟慶生說:“牛老板的房間就在門口,公安局的人进去第一個抓到的就是他,活該他挨抓,這個老色鬼,敢把我們往這種地方帶,就該讓他嘗嘗蹲班房的滋味。”
  秦俊鳥心有余悸地說:“慶生哥,我們下次可不能來這種地方了,這里的女人太不要臉了。”
  孟慶生說:“是啊,她們連男人的衣服都敢扒,還有啥事情她們不敢做的。”
  秦俊鳥說:“牛老板被公安局的人抓了不會有啥事兒吧?”
  孟慶生說:“這種事情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抓进去也就是罰款拘留幾天,牛老板在新河鎮的關系多,很快就能出來的。”
  秦俊鳥說:“咱們兩個要是被公安局抓进去,這種事情要是傳到村子里,那咋倆在村里可就沒臉見人了。”
  孟慶生說:“是啊,今天的事情就你我知道,千萬不能對別人說起,一個字都不行。”
  秦俊鳥說:“我知道,這種見不得人的事情我會爛在肚子里的。”
  秦俊鳥跟孟慶生回到屠宰場后把牛老板被公安局抓走的事情告訴了屠宰場的人,讓他們趕紧想辦法把牛老板撈出來。
  因為這時已經天黑了,所以秦俊鳥和孟慶生在新河鎮住了一個晚上,第二天兩個人開著拖拉機回到了龙王廟村。
  秦俊鳥回到家時正好是中午,廖小珠正一個人坐在飯桌旁吃飯。
  廖小珠一看是秦俊鳥回來了,笑著說:“俊鳥哥,你回來的正好,我去給拿碗筷。”
  秦俊鳥看廖大珠不在家,問:“小珠,咋就你一個人吃飯,你姐去啥地方了?”
  廖小珠說:“我姐跟秦家厚去鄉里了。”
  秦俊鳥說:“他們去鄉里干啥去了?”
  廖小珠說:“算了不說他們了,他們爱干啥干啥,又不礙你的事情。”
  秦俊鳥說沒有再多問,廖小珠說的沒錯,人家男女之間的事情的確跟他沒有啥關系。
  廖小珠給秦俊鳥拿了碗筷,兩個人面對面的吃起飯來。
  吃晚飯后,秦俊鳥幫著廖小珠把碗筷端了下去,然后又去外面劈了一會兒木頭。
  劈完木頭后,秦俊鳥覺得有些口渴,就走进屋里想倒杯水喝,他一进屋就看見廖小珠蹲在炕上,背靠著墻,雙手捂著肚子一臉很痛苦的樣子。
  秦俊鳥看到廖小珠這個樣子,關心地問:“小珠,你這是咋了,是不是病了?”
  廖小珠說:“我沒事兒,就是肚子難受,一會兒就好了。”
  秦俊鳥說:“肚子難受,是不是吃飯的時候吃啥不干凈的東西了?可我跟你吃的是一樣的東西,我咋就沒啥事兒呢。”
  廖小珠搖搖頭,說:“沒有,菜飯都是我自己做的,干凈著呢。”
  秦俊鳥不解地問:“那你這是咋了?怪嚇人的。”
  廖小珠說:“我沒啥事兒,你不用管我。”
  秦俊鳥說:“你都這個樣子了,我咋能不管你嗎?要不我帶你去栗子溝的張大夫家,讓他給你看一看。”
  廖小珠白了他一眼,說:“我沒病,讓張大夫看啥。”
  秦俊鳥說:“你看你都疼成啥樣了,還敢說你沒病。”
  廖小珠說:“我就是沒病,我看是你有病,你有傻病。”
  秦俊鳥說:“小珠,身体要紧,你還是聽我的,別硬扛著了,去讓張大夫給看看吧。”
  廖小珠氣鼓鼓地說:“你知道個啥,我這不是病,我這是那啥來了。”
  秦俊鳥愣了一下,一頭霧水地問:“啥那啥來了,你把話說明白點兒,我腦子笨,聽不出你來說的啥意思。”
  廖小珠瞪了他一眼,說:“那啥來了就是那啥來了,你窮問個啥?”
  秦俊鳥說:“那啥到底是啥東西啊?你就直接告訴我吧,別讓我猜了,我猜不出來。”
  廖小珠一臉無奈地看著秦俊鳥,咬著嘴唇,說:“那啥來了就是女人一個月來一次的那個東西來了,這回你聽明白了吧。”
  秦俊鳥這時才明白過來,他的臉一下子就涨得通紅,尷尬地看著廖小珠,一時不知道該怎么辦好了。
  廖小珠說:“你這回知道我沒病了吧。”
  秦俊鳥本是好意,看著廖小珠難受的樣子,秦俊鳥還以為她是得了什么病,誰知道廖小珠是那個東西來了,看來有時候好心不一定就是好事。
  秦俊鳥低聲說:“既然你沒病,我就放心了。”
  秦俊鳥說完就逃也似地出了屋子,隨后廖小珠也從屋子里跑了出來,直奔廁所而去。(山村如此多嬌 http://www.thholm.tw/)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