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喬楠這時開口說:“俊鳥,我能跟你單獨談一談嗎?”
  秦俊鳥看著喬楠,想了一下,點頭說:“好吧。”
  喬楠掃了一眼馮寡婦和陸雪霏,說:“嬸子,雪霏,你們先去外邊走走,我有話要跟俊鳥說。”
  馮寡婦和陸雪霏互相看了看,先后走出了屋子。
  屋子里只剩下了秦俊鳥和喬楠兩個人,喬楠走到門口將房門從里面鎖上,然后走到炕邊坐下,眼睛盯著秦俊鳥說:“俊鳥,你是不是覺得我是一個壞女人,因為我沒有結婚就懷了別的男人的孩子。”
  秦俊鳥說:“我沒那樣想過。”
  喬楠說:“我知道像我這樣的情況,在農村人看來是很不光彩的事情,所以你瞧不起我,也不愿意幫我。”
  秦俊鳥說:“我咋會瞧不起你呢,只是這種事情不是別的事情,我要慎重一些。”
  喬楠說:“你要是不幫我的話,我也不怪你,我跟你非親非故的,這種事情又不是什么好事,我能理解你。”
  秦俊鳥苦笑著說:“不是我不幫你,只是讓我假裝成你的男人,我實在裝不了。”
  喬楠不解地說:“這有什么難的,又不是讓你真當我的男人,不過就是讓你裝成我的男人簽個字。”
  秦俊鳥說:“我心里有些別扭,怕到時候弄不好會露陷。”
  喬楠說:“你在心里就把我當成你的媳婦好了。”
  秦俊鳥說:“可你不是我的媳婦。”
  喬楠想了想,說:“現在只有一個辦法,能讓你把我當成你的媳婦。”
  秦俊鳥問:“你有啥辦法?”
  喬楠說:“你坐到我的身邊來。”
  秦俊鳥按照喬楠說的,坐到了她的身邊,喬楠看著秦俊鳥,調整了一下呼吸,紅著臉說:“你摸摸我,就像摸你媳婦那樣摸我。”
  秦俊鳥一聽這話,慌忙站了起來,擺擺手說:“我咋能摸你呢,那我不成了流氓了。”
  喬楠說:“沒事兒,是我讓你摸的,屋里就我們兩個人,你想怎么摸都行,你只要在心里把我當成你的媳婦就好了,別的不要多想。”
  秦俊鳥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說:“這種事情我干不來,你還是找別人吧。”
  秦俊鳥說完邁步就要走,喬楠急忙起身攔在他的身前,說:“俊鳥,你不能走。”
  秦俊鳥苦著臉說:“我真不能把你當成我的媳婦,我要是摸了你,那我成啥了,我咋還有臉去見我媳婦。”
  喬楠看著秦俊鳥,臉上露出一絲失望的神情,她有些無奈地說:“我知道我是個不要臉的女人,連你都不愿意碰我。”
  秦俊鳥說:“不是我不愿意碰你,男人是不能亂碰女人的。”
  喬楠說:“你不碰我就是嫌棄我,你在心里就是把我當成了不要臉的下賤女人。”
  秦俊鳥說:“我沒有嫌棄你,我心里沒有那么想,是你想多了。”
  喬楠伸手脱掉自己的外衣,她里面穿的是一件紧身的紅色毛衣,喬楠把毛衣向上一撩,露出里面粉紅色的胸罩,她挺起胸脯說:“你要是真沒有把我當成壞女人的話,你就摸摸我,想摸哪里都行。”
  秦俊鳥看著喬楠那對半露在外的雪白**,咽了口唾沫,把臉轉向一邊說:“我不能摸你。”
  喬楠一把抓住秦俊鳥的手,然后放在她的**上輕輕地摸了起來。秦俊鳥一開始還想把手缩回來,可是他觸摸到喬楠的**之后,他的手就不由自主地隨著喬楠的手在她的**上抚弄起來。
  喬楠瞇縫著眼睛,嘴里發出一陣時斷時續的哼哼聲。秦俊鳥看著喬楠很享受的樣子,心跳開始加速,喉結动了幾下,下身的東西也開始變得不安分起來。
  喬楠忽然將秦俊鳥的手從她的**上拿下來,然后把毛衣和襯衣全都脱掉了,只穿著一個胸罩,眼睛直視著秦俊鳥,媚眼如絲地說:“怎么樣,很像摸你媳婦的感覺吧,還想摸嗎?”
  秦俊鳥沒有說話,有些意猶未盡地把手收回來,滿臉渴望地點了點頭,在心里還在回味著剛才摸那兩個肉嘟嘟的東西的感覺,他很想看看喬楠那兩個藏在胸罩里的**究竟是什么樣子。
  喬楠雙手伸到背后,熟練地解開了胸罩的卡扣,用雙臂夹住胸罩的帶子,然后緩緩地將胸罩拉了上去,里面那兩個雪白飽滿的**晃悠悠地露出了真面目。秦俊鳥看著那兩個渾圓的**,腦子里一片空白,身子忽然顫抖了幾下。
  喬楠咬著嘴唇說:“你已經摸過我了,現在你可以假裝成我的男人了吧,你要是覺得還不行的話,我可以讓你繼續摸,一直摸到你能把我當成你的媳婦為止。”
  秦俊鳥這個時候心里已經亂了,看著喬楠光溜溜的上身,他只覺得腦袋里在“嗡”“嗡”的響個不停,至于喬楠說什么,他根本沒有聽清楚。
  喬楠看秦俊鳥沒有說話,以為他還沒有摸夠,直接抱住了秦俊鳥,她那柔软而富有彈性的雙峰頂在秦俊鳥的胸膛上,秦俊鳥明顯能感覺到尖端的兩個肉疙瘩在慢慢挺立起來。
  秦俊鳥喘息著說:“我答應你,我可以幫你去簽字。”
  喬楠一聽秦俊鳥答應了,高興地說:“你終于答應幫我了。”
  秦俊鳥紅著臉說:“你還是把衣服穿上吧,要是讓別人看到了,那我可就說不清了。”
  喬楠笑著說:“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你什么事情都能說清的。”
  秦俊鳥把身子背過去,喬楠也背過身去,跟秦俊鳥背對背地把衣服穿好。
  這時,秦俊鳥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剛才他差點就控制不住自己了。要是再不答應的話,他可能真的把喬楠變成了他的媳婦。
  喬楠穿完衣服后,把房門打開,把馮寡婦和陸雪霏喊了进來。兩個人剛走进屋里,馮寡婦就急不可耐地問喬楠:“俊鳥答應了沒有?”
  喬楠笑著點點頭說:“答應了。”
  馮寡婦好奇地問:“你用了啥辦法,讓他這么快就答應了。”
  喬楠看了秦俊鳥一眼,說:“其實也沒用啥辦法,是俊鳥心腸软,看我可憐就答應了。”
  “是嗎?那他剛才為啥不答應?”馮寡婦有些不太相信地看著秦俊鳥。
  秦俊鳥急忙說:“我剛才沒有想好,現在我想好了,不就是假裝她的男人簽個字嗎,又不是去殺人放火,我沒啥可擔心的。”
  馮寡婦和陸雪霏互相看了一眼,覺得秦俊鳥態度轉變得這么快有些不可思議。
  秦俊鳥問:“嬸子,我們啥時候去鄉里的衛生院啊?”
  馮寡婦說:“明天去咋樣?”
  秦俊鳥說:“中,那就明天去。”
  第二天一大早,秦俊鳥跟馮寡婦三個人坐著孟慶生的拖拉機去了鄉里的衛生院。
  到了衛生院后,馮寡婦先进到醫院里找了她的那個親戚,等她把事情安排好之后,秦俊鳥他們三個人才走进去。
  幾個人來到一個手術室的門口,一個戴著白口罩的女護士從里面走出來,沒好氣地喊了一聲:“誰是喬楠?”
  喬楠走過去,說:“我是。”
  女護士打量了喬楠幾眼,冷冰冰地說:“你這么年輕就做人流,難道不怕將來影響生育嗎?”
  喬楠說:“不怕,我身体好。”
  女護士說:“你家屬來了嗎?”
  喬楠說:“來了。”
  女護士說:“按照規定,手術得家屬簽字。”
  這時馮寡婦輕輕地推了秦俊鳥一下,秦俊鳥有些心虛地走過去,說:“我是家屬,我來簽。”
  女護士看了秦俊鳥一眼,問:“你是她什么人?”
  秦俊鳥不敢去看女護士的眼睛,小聲回答說:“我是她男人。”
  女護士把簽字的單子交給秦俊鳥,秦俊鳥按照女護士說的在上面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女護士又對喬楠說:“你跟我进來吧。”
  女護士說完轉身进了手術室,喬楠也跟著走了进去,隨即手術室的大門“砰”的一聲就關上了,秦俊鳥他們三個人只能在手術室外面等著。
  手術很快就做完了,喬楠從手術室里出來時,臉色蒼白幾乎沒有了血色,兩條腿連路都走不穩了,最后還是秦俊鳥把她背出了醫院。
  回去時他們沒有坐孟慶生的拖拉機,而是在鄉里雇了一輛小汽車,這樣能讓剛做完手術的喬楠舒服些,拖拉機跑起來太顛簸,喬楠剛做完手術經不起折騰。
  在回去的路上,馮寡婦問喬楠:“你到底用了啥辦法讓俊鳥答應幫你的。”
  喬楠笑了笑,有氣無力地說:“我用了啥辦法,這是我和俊鳥兩個人之間的秘密。”
  馮寡婦看了秦俊鳥一眼,一臉困惑地說:“秘密,你們兩個就在屋子里說了那么一會兒話,咋還有秘密了。”
  陸雪霏笑著說:“你倆到底有什么秘密,難道就不能告訴我們嗎?”
  喬楠說:“你要是真想知道的話,就問俊鳥吧。”
  陸雪霏把目光轉向秦俊鳥,說:“俊鳥,她不說,你說。”
  秦俊鳥很不自然地笑了笑,說:“我倆能有啥秘密,你別聽她瞎說。”
  馮寡婦在一旁似乎看出一些眉目來,說:“他們兩個既然都不愿意說,我們就不問了。”(山村如此多嬌 http://www.thholm.tw/)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