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秦俊鳥回家后心里一直不踏實,一想到蘇秋月還住在娘家,還有蔣新龙那個家伙在她身邊阴魂不散,他的心里就七上八下的。
  晚上吃完飯后,廖大珠說要去村里的小賣部買東西就走了,秦俊鳥知道她買東西是假,想跟秦家厚見面才是真。
  家里只剩下了秦俊鳥和廖小珠,廖小珠躲在里間屋子里不知道在干什么,秦俊鳥則躺在外間屋子的炕上望著天棚出神,腦子里想著蘇秋月在松林里對他說過的那些話,心里頭非常不是滋味,他忽然覺得自己娶了蘇秋月是個錯誤。雖然蘇秋月長得如花似玉,熟透了的身子就像水蜜桃一樣,一掐都能掐出水來,可是她的心里根本沒有秦俊鳥,秦俊鳥体味到跟一個不喜歡自己的女人生活在一起是一種很痛苦的事情。
  就在秦俊鳥苦惱萬分的時候,廖小珠從里間屋子里走出來,笑著說:“俊鳥哥,你看我穿這身衣服好看嗎?”
  秦俊鳥的目光仍然停留在頂棚上,應付差事地說了句:“好看。”
  廖小珠一看秦俊鳥有意在敷衍她,有些不高興地說:“你看都沒看,咋就知道好看。”
  秦俊鳥無奈,只好把目光從棚頂移动廖小珠的身上,他這一看,眼睛就直了,喉嚨不由自主地动了幾下。
  廖小珠穿著一件紧紧貼在身上的衣服,而且衣服很短,勉勉強強能遮住她的小腰,而真正讓秦俊鳥眼睛冒火的是衣服的領子在前胸处開的很大,廖小珠那兩個雪白渾圓的**幾乎是半露在外邊,衣服把兩個**裹得很紧,擠出一道深深的肉溝,讓人看了心里頭有種痒痒的感覺。
  秦俊鳥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下身的東西也在蠢蠢欲动。
  秦俊鳥直勾勾地看著廖小珠那兩個露頭的**,舔了舔嘴唇,說:“小珠,你穿這件衣服真好看,就跟城里的姑娘一樣好看。”
  廖小珠得意地說:“這件衣服是秦家厚給我姐買的,他說香港的電影明星都穿這種衣服,你看我穿上像電影明星嗎?”
  秦俊鳥咽了幾口唾沫,瞇縫著眼睛說:“像,你穿上了比那些電影明星都好看。”
  廖小珠被秦俊鳥夸得心花怒放,在秦俊鳥的面前輕輕地轉了一個圈兒,說:“那你覺得是我好看,還是你家秋月嫂子好看。”
  秦俊鳥想都沒想,說:“當然是你好看了。”
  廖小珠忽然走到炕邊坐在秦俊鳥的身旁,看著他說:“俊鳥哥,秋月嫂子不讓你碰她的身子,你要是想女人了可咋辦?”
  秦俊鳥沒想到廖小珠會問出這個問題來,秦俊鳥面紅耳赤地看著廖小珠,想了想好一陣子,他實在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這個問題。他很想說,想女人了能咋辦,當然是得忍著,可是當著廖小珠的面他又有些說不出口。
  廖小珠笑著說:“俊鳥哥,我知道心里特別想女人,其實男人想女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你要是想得實在受不了了,我可以幫你。”
  秦俊鳥的臉上有些微微發烫,他坐起身來說:“這種事情你咋能幫我,這話你可不能亂說。”
  廖小珠說:“我咋不能幫你,你忘了,我也是個女人。”
  秦俊鳥說:“這種事情可不是別的事情,不是說幫就能幫得了的。”
  廖小珠把身子向秦俊鳥的身邊挪了一下,挺起她高聳的胸脯說:“俊鳥,你真是個笨鳥,我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你咋還不明白呢。”
  秦俊鳥說:“我又不是傻子,你說的話我咋不明白。”
  廖小珠忽然把身子靠在秦俊鳥的身上,跟他臉對臉地說:“你既然明白,那你親我一口。”
  秦俊鳥看著廖小珠白里透著紅的臉蛋,嘴唇动了幾下,廖小珠的臉蛋非常诱人,就像剛熟透了的蘋果一樣,讓人看著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秦俊鳥苦笑著說:“你越說越不像話了,我咋能親你呢,男人可不能隨便親女人的,弄不好會出事的。”
  廖小珠白了他一眼,撇撇嘴說:“能出啥事,電視里和電影里的那些男演員經常親那些女演員,也沒見他們出過什么事兒,你膽子咋這么小啊?”
  秦俊鳥說:“他們那是在演戲,跟你說的不是一回事兒。”
  廖小珠說:“咋不是一回事兒,你就當是在跟我演戲好了。”
  秦俊鳥為難地說:“小珠,你別逼我了,這種事情我真的做不出來。”
  廖小珠有些不高興地說:“我現在讓你親,你要是不親的話,以后可就沒有機會了。”
  廖小珠說完把臉蛋湊到了秦俊鳥的嘴邊,秦俊鳥看著廖小珠光滑白嫩的臉蛋,心里頭微微动了一下。秦俊鳥正在猶豫是親還是不親,誰知廖小珠忽然臉貼到了秦俊鳥的嘴唇上,秦俊鳥就是不想親也不行了。
  秦俊鳥只覺得廖小珠的臉皮软软的滑滑的,還帶著一種淡淡的說不出來是什么味道的香氣,讓人聞了之后就舍不得把嘴從她的臉上移開了。
  廖小珠順勢把身子撲进秦俊鳥的懷里,一雙手紧紧地搂住秦俊鳥的脖子,嘴里小聲說:“俊鳥哥,你抱抱我……”
  秦俊鳥被廖小珠刺激得全身血流加快,雙手不由自主地向廖小珠的身上摸去。當秦俊鳥的手觸碰到廖小珠的身体時,廖小珠的身子忽然輕輕地扭动了幾下。
  秦俊鳥看著廖小珠那豐滿滾圓的**,心里頭就跟被小蟲子咬了一樣麻麻痒痒的,廖小珠瞇縫著眼睛,輕咬著嘴唇說:“俊鳥哥,我身上難受……”
  秦俊鳥沒等廖小珠把話說完,就把自己的嘴唇貼在了廖小珠的嘴唇上,雙手向廖小珠的**抓去,廖小珠僵硬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下來,任由秦俊鳥在她的身上揉捏抚摸著。
  就在這時,屋外忽然傳來馮寡婦的聲音:“俊鳥在家嗎?”
  秦俊鳥急忙放開廖小珠,用手擦了擦嘴上的口水,應聲說:“我在家呢。”
  廖小珠也急忙站起身來,快步走进里間的屋子。
  這時候,馮寡婦推門走进來,笑著說:“俊鳥,我有個事情要求你幫忙?”
  秦俊鳥笑了笑,說:“嬸子,有啥事情你就直說,我能幫上忙的就一定幫,啥求不求的。”
  馮寡婦向里間的屋子看了看,好像聽到了什么聲音,她說:“這個事情我不太好說出口,還是到我家去說吧。”
  秦俊鳥說:“那好吧,嬸子,就到你家里去說。”
  秦俊鳥跟著馮寡婦去了她家里,一进她家的屋子,他就看到炕邊坐著兩個人,一個是陸雪霏,另一個就是上次給馮寡婦畫畫的喬楠。
  陸雪霏和喬楠一看秦俊鳥走进來,同時站了起來。
  馮寡婦給秦俊鳥介紹兩個人說:“這個是城里來咱們龙王廟小學支教的大學生陸雪霏,這個是陸雪霏的同學喬楠。”
  陸雪霏大方地伸出手來,笑著說:“你好。”
  秦俊鳥也伸出手去跟陸雪霏握了握手,說:“你好,陸老師。”
  握手的一剎那,秦俊鳥感覺到陸雪霏的手非常软也非常滑,摸起來手感非常好,他真想就這么一直握著她的手不放開了。
  陸雪霏說:“你就叫我雪霏吧,我現在還是一個沒畢業的學生,老師這個稱呼我擔當不起。”
  陸雪霏說完把手缩了回去,秦俊鳥也只好意猶未盡地把手收了回來。
  馮寡婦說:“雪霏說的對,你就叫名字吧,這樣顯得不生分。”
  這時喬楠走到秦俊鳥的面前,笑瞇瞇地說:“你好,我叫喬楠。”
  秦俊鳥憨笑著說:“你好,我叫秦俊鳥。”
  喬楠說:“我早就聽馮嬸說過你,她說你人不錯。”
  馮寡婦接過話茬說:“是啊,俊鳥可是個大好人,村里人有什么事情求他,他都愿意幫忙,大家伙都說他就是我們村的活雷鋒。”
  秦俊鳥被馮寡婦夸的都有些不好意了,低下頭說:“嬸子,啥雷鋒不雷鋒的,我可沒有你說的那么好。”
  馮寡婦很有眼色地說:“俊鳥,眼下有事情想讓你幫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幫?”
  秦俊鳥慷慨地:“嬸子,啥忙?你說,只要我能幫上忙的我一定幫。”
  馮寡婦猶豫了一下,顯然有些說不出口,最后她一咬牙,說:“事情是這樣的,喬楠最近跟她的對象吹了,可是喬楠發現自己懷了那個男人的孩子,她不想要這個孩子,想在咱們鄉把這個孩子打掉,可是鄉里的衛生院說必須得有她的男人簽字才給做人流,她都跟那個男人吹了,你讓她上哪找男人去,所以我想請你幫忙,裝一回她的男人。”
  秦俊鳥聽完馮寡婦的話后看了看喬楠,喬楠正在用一種期待的眼神看著他,他急忙避開喬楠的目光,有些為難地說:“嬸子,這種事情我咋幫忙啊,我又不是她的男人,我去簽字那鄉里的衛生院能相信嗎?”
  馮寡婦說:“鄉里的衛生院我有親戚在那里,我都安排好了,你只要去簽個字就行了,沒人會查問你是真的還是假的。”
  秦俊鳥還是覺得有些不妥,他有些不情愿地說:“嬸子,你容再我想想。”
  馮寡婦說:“那好,俊鳥,你再好好想想。”(山村如此多嬌 http://www.thholm.tw/)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