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廖小珠被嚇得不輕,劉禿子走后,她一屁股坐在炕上,心有余悸地說:“俊鳥哥,今晚你別走了,就在我家里睡吧,我怕劉禿子會再回來。”
  秦俊鳥有些為難地看著廖小珠,雖然他很想留下來,可是又不放心蘇秋月一個人在家,他已經跟劉禿子結仇了,萬一劉禿子趁他不在家去禍害蘇秋月怎么辦,他說:“你嫂子一個人在家,劉禿子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來,我怕她出事,要不你和大珠到我家里去睡吧。”
  廖小珠想了想,點頭說:“這樣也好,我好長時間沒有見到秋月嫂子了,正好跟她好好說說話。”
  秦俊鳥在廖小珠家里一直等到晚上廖大珠從栗子溝村回來。
  廖小珠把劉禿子要禍害她的事情對廖小珠說了,廖大珠聽后震驚不已,她說:“看來,這些天我們不能在家里住了,今天是劉禿子闖进來,明天就有可能是李禿子闖进來,我們就到俊鳥家住幾天吧,等咱爸回來再說。”
  就這樣廖大珠和廖小珠又搬到秦俊鳥家去住了,一開始廖家姐妹倆也跟秦俊鳥和蘇秋月擠在倉房里住,過了沒幾天被火燒過的房子就蓋好了,她們就跟著搬到了新蓋好的房子里。
  秦俊鳥讓泥瓦匠在原來的屋子中間用磚壘了一堵墻,這樣一個屋子就成了兩個屋子,里間的屋子留給蘇秋月住,秦俊鳥住外間,這樣他就不用睡倉房了。廖家姐妹當然也跟著蘇秋月住在了里間。
  自從廖家姐妹搬來之后,秦俊鳥就發現廖小珠有些不對勁,她每天都是早出晚歸的,等她回來之后,秦俊鳥問她干什么去了,她也不說,就說是去栗子溝村了。
  而且她每天回來之后都躲到倉房里,有時一個人還偷偷地樂。秦俊鳥覺得有些蹊蹺,就問廖小珠說:“小珠,你姐最近咋總往外邊跑,好像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們。”
  廖小珠笑了笑,眼神有些奇怪地看著秦俊鳥,說:“你真是個笨鳥,我姐是咋回事兒,你難道真看不出來嗎?”
  秦俊鳥愣了一下,雖然他已經娶了蘇秋月,可女人的心思他還是有些弄不懂,他撓了撓腦袋,憨笑著說:“小珠,你姐到底是咋回事兒啊,你就別跟我賣關子了。”
  廖小珠把嘴湊到秦俊鳥的耳邊,低聲說:“我姐有相好的了。”
  秦俊鳥這時才恍然大悟,他笑著問:“是誰啊?那個村的?”
  廖小珠說:“還能是哪個村的,你沒看她天天往栗子溝村跑嗎?是栗子溝村的秦家厚。”
  “秦家厚。”
  秦俊鳥對這個名字并不陌生,秦家厚是栗子溝村第一考上大學的人,不過后來因為家里窮交不起學費就沒有去上,他跟秦俊鳥都是本家,論輩分的話他還得喊秦俊鳥一聲叔呢。
  廖小珠說:“我姐跟秦家厚是兩個月前在栗子溝村看電影的時候認識的,我也見過他,人長得精神,個子也高,跟我姐挺般配的。”
  秦俊鳥說:“那你爸知道這事兒嗎?”
  廖小珠說:“我爸他還不知道,我姐一直瞞著他,怕他不同意。”
  秦俊鳥贊許地說:“秦家厚是不錯,腦瓜子靈光,人也長得有模有樣的,你姐要是跟了他不委屈。”
  廖小珠羨慕地說:“我姐真有福氣,能找到秦家厚這樣的男人這輩子活得也值了。”
  秦俊鳥和蘇秋月搬进新蓋好的房子的第二天蘇秋月她妈就出院了,秦俊鳥和蘇秋月一直忙著收拾新房子所以沒有抽出空去看她,直到搬进新房子后過了十多天,兩個人才閑了下來。
  這天吃過早飯后,秦俊鳥對蘇秋月說:“秋月咱們去你家看看咱妈吧,咱妈都出院這么長時間了,咱們要是不去看看,她老人家心里該怎么想,就算她老人家不挑理,我心里也過意不去。”
  蘇秋月說:“那咱們今天就去吧,一會兒就走,早去早回。”
  秦俊鳥笑著說:“中,我這就去慶生哥家借自行車去。”
  這時廖小珠走进屋里正好聽到秦俊鳥和蘇秋月在說話,她說:“俊鳥哥,咱家就有自行車,還是我爸兩個月前新買的,你不用去跟慶生哥借,骑我家的就行了。”
  秦俊鳥說:“中,那我就骑你家的新自行車去。”
  廖小珠從裤兜里掏出自己家的房門鑰匙遞給秦俊鳥,說:“自行車就在我家的西屋里,自行車沒鎖。”
  秦俊鳥接過鑰匙高興地向廖小珠家走去,秦俊鳥高興的不是能骑上新自行車,而是高興能跟著蘇秋月一起回娘家了,而且還是以蘇家女婿的身份。
  秦俊鳥到了廖小珠家的大門口,拿鑰匙剛想去開門,忽然發現她家的大門根本沒鎖。秦俊鳥推開大門走进了院子,他走到房門前一看房門也沒有鎖,秦俊鳥還以為是廖金寶回來了,他張嘴剛要說話,忽然從屋子里傳來一陣青年男女的笑聲。
  秦俊鳥連忙把嘴閉上,悄悄地走到窗戶前趴在玻璃上向屋里瞄了幾眼,只見廖大珠和一個男青年正坐在炕上說笑打鬧,看樣子非常親密。這個男青年就是栗子溝村的秦家厚。
  秦俊鳥趁著兩個人沒有注意從窗戶底下躡手躡腳地繞到了屋后,從屋后的后窗戶向屋子里偷看。只見廖大珠坐在秦家厚的懷里,笑著說:“家厚,你喜歡丫頭還是小子?”
  秦家厚一只手搂著廖大珠的腰,一只手在她白皙的臉頰上輕輕地摸了一下,笑著說:“我喜歡丫頭。”
  廖大珠回頭看了秦家厚一眼,問:“你為啥喜歡丫頭。”
  秦家厚說:“因為你是丫頭,我就喜歡像你這樣招人稀罕的丫頭。”
  廖大珠說:“我不是問你這個,我是問你喜歡兒子還是女兒?”
  秦家厚想了想,說:“女兒。”
  廖大珠笑著問:“你為啥喜歡女兒?”
  秦家厚得意洋洋地說:“因為我和你生的女兒一定會像你這么好看,所以我一定要跟你多生幾個女兒。”
  廖大珠啐了秦家厚一口,有些害羞地說:“誰答應要跟你生女兒了,你說出這種話來也不害臊。”
  秦家厚在廖大珠的臉蛋上用力地捏一下,說:“你不跟我生女兒,還能跟誰生女兒?你是我的,這輩子別的男人誰也別想碰,誰敢动你一下,我就跟誰玩命。”
  廖大珠在他的手背上輕輕地打了一下,嬌嗔著說:“別捏人家的臉,你都把人家給捏疼了。”
  秦家厚說:“你不讓我不捏你,那我親你總行了吧。”
  廖大珠笑著說:“不行,你的嘴臭,我不讓你親。”
  秦家厚把嘴湊到廖大珠的嘴邊,說:“你又沒有親過我的嘴,你怎么知道我的嘴臭啊?”
  廖大珠把臉扭动一邊,用手擋著秦家厚的嘴,紅著臉說:“快把你的臭嘴拿開,不然我可要把它塞上了。”
  秦家厚抓住廖大珠的手,用力地親了幾下,說:“你塞啊,我嘴這么大,我看你拿什么塞。”
  廖大珠被秦家厚親的有些心慌意亂,她連忙把手從秦家厚的手里抽回來,瞪了他一眼,說:“你不要臉。”
  秦家厚笑著問:“我怎么不要臉了。”
  廖大珠咬著嘴唇說:“你每次見到人家都动手动腳的,你就是不要臉。”
  秦家厚盯著廖大珠高高隆起的胸脯,咽了口唾沫,說:“你既然說我不要臉,那我就不要臉一個給你看看。”
  秦家厚說完就把手放在了廖大珠豐滿的胸脯上,廖大珠叫了一聲:“家厚,你干啥,還不快把手拿下去。”
  秦家厚貪婪地在廖大珠的兩個**上摸了幾下,喘著粗氣說:“我不拿,我就要摸你。”
  廖大珠被他摸得身子一顫,耳根子都紅了,她拉下臉說:“你要是不拿我可要生氣了。”
  秦家厚笑呵呵地說:“好,我聽你的,我把手拿下去還不行嗎。”
  秦家厚乖乖地把手從廖大珠的**上拿了下去,廖大珠出了一口氣,說:“你以后要是再這樣,我就不理你了。”
  秦家厚陪著笑臉說:“大珠,我錯了,我以后不敢了。你可千萬別不理我。”
  廖大珠說:“那你以后放規矩一些。”
  秦家厚有些不情愿地點點頭,忽然一把將廖大珠按在了炕上,眼睛死死盯著廖大珠的飽滿的**,喘息著說:“大珠,我受不了了,這些天我都快要憋瘋了,今天你就讓我上你的身子吧,我保證以后對你好,把你像菩薩一樣的供著。”
  秦家厚說完把頭壓在廖大珠的胸脯上不停地拱起來,一雙大手粗魯地去脱廖大珠的裤子。
  廖大珠用力地搖著頭,身子不停地扭动抗拒著秦家厚的动作,她大聲說:“家厚,我們不能這樣,我的身子早晚是你的,等我們結婚那天,我會把身子完完整整的給你的,現在不行。”
  秦家厚已經失去了理智,就跟一個發了狂的野兽一樣,他紅著眼睛說:“為啥不行,我現在就想要你,我不想等了。”
  廖大珠急得都快要哭出來了,幾乎是用哀求的語氣說:“家厚,你快放開我,你不能這樣,我求求你,我們還沒結婚呢,等結了婚你想咋樣我都依著你。”
  秦家厚根本不聽廖大珠的哀求,他野蠻地解開了廖大珠的裤帶,然后把她的裤子往下拉,眼看著就要把廖大珠的裤子脱掉了。
  秦俊鳥知道這個時候絕對不能讓秦家厚得逞了,廖大珠說的沒錯,她跟秦家厚還沒有結婚,沒名沒分的,秦家厚要是把她的身子給上了,完事后一提裤子拍拍屁股走人,到時候再來了個翻臉不認人,廖大珠到時候吃了啞巴虧,想哭都沒地方哭去。
  秦俊鳥想到這里,快步走到屋子前,清了清嗓子,高喊了一聲:“家里有人嗎?”
  秦家厚這時正在脱自己的裤子,一聽到屋外來了,嚇得他急忙從廖大珠的身子上滾下來,一提裤子跳下了炕,手忙腳亂地穿著裤子。
  廖大珠也急忙坐起身來,把自己的衣服和裤子穿好,又把有些凌亂的頭發整理了一下,才應聲說:“有人。”(山村如此多嬌 http://www.thholm.tw/)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