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秦俊鳥和田黑翠剛走到牌樓村的村口,正好有一輛去縣里的客車從村里面開出來,秦俊鳥招手攔住了客車。
  秦俊鳥從裤兜里掏出一疊錢塞給田黑翠,笑著說:“這些錢不多,你拿著路上用,你坐這個車就能到縣城,到了縣城就有去你家的車了,一路上多加小心,我就不送你了。”
  田黑翠的眼睛一紅,有些依依不舍地說:“俊鳥哥,我走了,以后我一定會來看你的。”
  秦俊鳥也被她的情緒感染了,有些傷感地說:“快走吧,一會兒要是劉禿子他們的人來了,你就走不了了。兩座山沒有碰面的時候,兩個人總有碰面的時候。”
  田黑翠把錢收好,轉身上了車。就在車門關上的那一刻,田黑翠沖著秦俊鳥擺了擺手,流著眼淚說:“俊鳥哥,我會想你的。”
  秦俊鳥看著田黑翠這個樣子,心里也有些不好受,雖然他跟田黑翠在一起的時間不長,不過她還是挺招人喜歡的。秦俊鳥想再跟田黑翠說些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他只好用力地沖著田黑翠揮了揮手,大聲說:“我也會想你的。”
  送走了田黑翠后,秦俊鳥沒有走山路回家,而是走的大路,田黑翠已經走了,他也就沒有必要害怕劉禿子了。
  秦俊鳥回到家后,看著被燒得只剩下四面墻的房子,心里暗自覺得這場大火燒得實在有些蹊蹺。
  這時,蘇秋月走进了院子,她一看被燒得面目全非的房子,大驚失色地說:“俊鳥,這是咋了,房子咋被燒成這樣了。”
  秦俊鳥看了她一眼,一臉無奈地說:“家里原本好好的,誰知道突然就著火了,把房子給燒成了這樣。”
  蘇秋月沒想到自己只是離開了兩個晚上,家里的房子就被燒成這個樣子,她痛惜之余,也是無可奈何。
  蘇秋月向四处看了看,問:“黑翠哪去了,我怎么沒看見她?”
  秦俊鳥說:“昨晚救火來的人太多,我怕黑翠在咱家的消息傳到劉禿子的耳朵里,就把黑翠送走了。”
  蘇秋月說:“這樣也好,省得我們整天為她提心吊膽的。”
  幸好倉房沒有著火,兩個人還能有個睡覺的地方。這樣一來,原本分開住的兩個人不得不住在同一個屋檐下了。
  晚上吃晚飯后,秦俊鳥問蘇秋月:“咱妈的病怎么樣了?”
  蘇秋月說:“大夫說不太嚴重,再住院觀察幾天就可以出院了。”
  秦俊鳥說:“要不哪天我去看看咱妈吧。”
  蘇秋月說:“不用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病。”
  秦俊鳥有些不快地說:“為啥不用,我這個做女婿的總得盡盡孝心吧。”
  蘇秋月一想秦俊鳥說的也有道理,她要是坚持不讓秦俊鳥去看她妈的話有點太不合情理了,雖然她跟秦俊鳥沒有夫妻之實,但秦俊鳥名義上還是她妈的女婿,丈母娘病了,秦俊鳥去探望一下也是理所應當的。
  蘇秋月說:“那好吧,哪天等我妈出院了,我跟你一起去看她。”
  秦俊鳥一聽蘇秋月同意了,喜笑顏開地說:“中,就這么說定了,到時候咱們一起去看咱妈。”
  蘇秋月看了一眼自己的被褥,說:“今晚,我和你咋睡啊?”
  秦俊鳥愣了一下,一臉困惑地看著蘇秋月說:“還能咋睡,當然是你睡你的,我睡我的了。”
  蘇秋月猶豫了一下,抿嘴說:“你晚上睡覺的時候老實一些,我要是睡著了,你可不能碰我。你要是敢碰我的話,別怪我跟你翻臉。”
  秦俊鳥這下聽明白了,他知道蘇秋月在擔心什么,她是怕他趁著她睡著的時候對她做那種事情。
  秦俊鳥說:“你放心,我不會對你做出什么不規矩的事情的,你要是不相信的話,我就到外邊睡去。”
  蘇秋月說:“不用了,我相信你。”
  秦俊鳥和蘇秋月結婚這么長時間,還是第一次睡在一個炕上,雖然兩個人是睡在炕的兩頭,兩個人的被窩之間還有一段距離,可是秦俊鳥的心里還是美滋滋的。一想到蘇秋月就睡在自己的身旁,秦俊鳥就有些激动不已。
  兩個人躺下后,誰都沒有睡著。秦俊鳥是心里高興所以睡不著。而蘇秋月是擔心的睡不著。雖然她嘴上說相信秦俊鳥,可她還是有些不放心,秦俊鳥畢竟是個血氣方剛的男人,一旦他控制不住自己,一時沖动起來對她來硬的,那她可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只能任由秦俊鳥胡來。所以為了以防萬一,蘇秋月在去打洗腳水的時候,還偷偷地將一把剪子藏在了身上防身用。
  蘇秋月就在秦俊鳥的身邊,而且觸手可及,但秦俊鳥知道強扭的瓜不甜,就算他想蘇秋月的身子都快要想瘋了,他也不能硬來,他要等到蘇秋月心甘情愿的那一天,盡管他不知道那一天會有多遠。
  秦俊鳥輕輕地翻了個身,他怕打擾蘇秋月睡覺,所以盡量不弄出聲響來,不過蘇秋月還是聽到了。
  蘇秋月說:“俊鳥,你睡著了沒有?”
  秦俊鳥說:“還沒有。”
  蘇秋月說:“明天你去找幾個人把房子重新翻蓋一下,我們兩個人不能一直住在倉房里。”
  秦俊鳥說:“中,明天我就去找人蓋房子。”
  秦俊鳥嘴上雖然這么說,心里卻不太愿意。他甚至覺得還挺慶幸著了這場大火,要不是這場大火把房子燒了,他跟蘇秋月怎么有機會睡在一個炕上。
  蘇秋月說:“你蓋房的錢夠嗎?不夠的話我有,你上次給我的錢我還沒話呢。”
  秦俊鳥說:“錢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手里的錢還夠蓋房的。”
  蘇秋月說:“俊鳥,你有沒有想過家里為啥無緣無故的就著了這一場大火,這火著得也太奇怪了,你想會不會是有人故意放的。”
  秦俊鳥說:“我跟別人無冤無仇的,人家為啥要放火害我。”
  蘇秋月說:“你好好地想一想,你以前有沒有得罪過什么人?”
  秦俊鳥閉上眼睛想了想,他忽然想起麻鐵桿來,他說:“我想起來了,在我和你結婚之前,麻鐵桿來過一次,他不讓我娶你,我沒同意,還跟他吵了起來。”
  蘇秋月說:“這場火很可能就跟麻鐵桿有關,你以后要多加小心,要提防著麻鐵桿,麻鐵桿那種人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來的。”
  秦俊鳥聽完蘇秋月的話后心里有些暖洋洋的,看來蘇秋月還是挺關心他的。
  秦俊鳥說:“你以后也要多加小心,如果火是麻鐵桿放的,他肯定不是沖著我一個人來的。”
  蘇秋月說:“我知道了,我會注意的。睡吧,時候不早了。”
  第二天吃過早飯后,秦俊鳥到村里去找人幫他蓋房子,因為現在是農閑時節,所以很多人都來幫忙。不過秦俊鳥家的房子被火燒得太厲害了,必須得從新翻蓋,需要的時間要長一些,在這段時間里秦俊鳥和蘇秋月還得住在倉房里。
  就在房子蓋到一半的時候,忽然下起了一場大雪,這是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鵝毛一樣大小的雪花飄了一天,把整個大地和山峰都給罩住了。
  秦俊鳥看著大雪,心里頭一樂。因為雪停了之后,山上的路就會被雪覆蓋住,這樣一來他就可以上山砍蓋房用的木頭了,砍完的木頭順著光滑的山路就能輕松地弄回家來。
  秦俊鳥吃完了早飯,跟蘇秋月打了一聲招呼,帶著幾個幫忙的朋友一起上了山,秦俊鳥跟幫忙的朋友在山上砍了大半天的木頭。到了下午,幾個人才拉著木頭下山回家。
  幾個人到了離秦俊鳥家還有兩百多米的一個路口就停了下來,從這個路口到秦俊鳥家的路都是沙石路,而且沒有坡度,路面的雪也都化了,砍來的木頭上又有枝杈,在有坡度而且又有冰雪覆蓋的山路上運氣來非常省力,可是到了這種路面可就非常吃力了。幾個人把木頭都堆放在路口,等著以后用的時候來再來抬。
  秦俊鳥要留幾個朋友在他家里吃飯,可是幾個朋友都不吃,秦俊鳥也就沒有再挽留他們。秦俊鳥想著等房子蓋好了以后,到時候擺上幾桌好酒席,再請他們大吃一頓,好好地犒勞他們一下。
  秦俊鳥跟幾個人分開之后一個人回了家。
  进了院子后,秦俊鳥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來,他走到倉房前剛想張嘴問蘇秋月有什么吃的沒有,忽然他看見倉房的窗戶擋著窗簾。
  現在天還沒有黑,蘇秋月這么早就把窗簾擋上,難道是這幾天她幫著蓋房子太累了,所以想早點兒休息。
  秦俊鳥胡思亂想著走到窗戶前,窗戶被窗簾遮擋的很嚴實,秦俊鳥根本看不見屋子里的情況。
  這時,秦俊鳥忽然想起倉房的山墻上有換氣孔,他曾經透過換氣孔偷看過廖大珠和廖小珠洗澡。秦俊鳥走到山墻前,找了個梯子爬到換氣孔前,趴到換氣孔上向屋里看去,只見屋里面熱氣繚繞,倉房的地上放著木澡盆,蘇秋月光著身子坐在澡盆里在洗澡。因為下半身被澡盆遮擋住了,所以秦俊鳥只看到了蘇秋月的上半身,秦俊鳥還是第一次看到蘇秋月的身子,看著她那豐滿高聳的雙峰,還有那兩點如櫻桃般殷紅的蓓蕾,秦俊鳥的渾身的血液一下子就沸騰起來了。
  倉房外雖然是冰天雪地,屋里頭卻是春意盎然,秦俊鳥站在寒風里卻一點兒也沒有感覺到冷,看著蘇秋月那雪白诱人的身子,秦俊鳥的下身更是一陣難耐的燥熱。(山村如此多嬌 http://www.thholm.tw/)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