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等大火被徹底撲滅之后,秦俊鳥家的房子已經被燒得一塌糊涂了,屋頂也燒得塌了下來,房子根本不能再住人了。
  秦俊鳥和田黑翠只好把從屋子里搬出來的東西搬进倉房里去,兩個人忙著整理沒有被火燒的東西,誰都沒有心思睡覺了。
  還有一件事情更麻煩,原本田黑翠住在秦俊鳥的事情除了他和蘇秋月沒有別人知道,救火時那些來救火的人已經看到田黑翠了,有的人還向秦俊鳥打聽田黑翠是誰,栗子溝村離龙王廟村這么近,這個消息肯定能傳到劉禿子的耳朵里。
  秦俊鳥思來想去,決定不能讓田黑翠再在他的家里住下去了,劉禿子遲早會找上門來的,田黑翠要是再在他家里住著的話,很可能會被劉禿子抓回去的。
  早晨天一亮,秦俊鳥就對田黑翠說:“黑翠,你不能在我家里住下去了。”
  田黑翠聽了一愣,說:“為啥,俊鳥哥,昨晚你還對我好好的,現在咋要趕我走啊。”
  秦俊鳥說:“不是我想趕你走,昨晚房子一著火,來了那么多人救火,人多嘴雜,你住在我家里的事情肯定會傳出去的,劉禿子說不上哪天就會找來的,我這也是為了你好。”
  田黑翠一想秦俊鳥說的也有道理,她雖然舍不得秦俊鳥,但是她更不想被劉禿子抓回去。她點點頭說:“俊鳥哥,我聽你的。”
  秦俊鳥說:“你收拾一下,我一會兒帶你走山里的小路,大路上肯定會有劉禿子的人,走小路能安全一點兒。”
  田黑翠把自己的東西收拾了一下,其實她也有什么東西,就是拿了幾件衣服,這幾件衣服還是蘇秋月給她的。
  田黑翠收拾完后,秦俊鳥已經背著獵枪站在門口等著她了。
  田黑翠問:“俊鳥哥,小路好走嗎?”
  秦俊鳥說:“不太好走,要翻好幾道山梁,不過有我在你放心,我一定把你安全地送出去。”
  田黑翠笑了一下,說:“俊鳥哥,你對我可真好,將來有一天我一定要好好地報答你。”
  秦俊鳥也笑了笑,說:“啥報答不報答的,要是換了別人,我也會這么做的。”
  田黑翠說:“那你在前邊帶路,我跟著你走。”
  秦俊鳥說:“你可要跟紧了,山里頭有狼,小心把你給叼了去。”
  田黑翠一聽說山里有狼,臉色一變,隨即又恢復了正常說:“俊鳥哥,有你在,就算有狼我也不怕。”
  秦俊鳥帶著田黑翠向山里走去,山里非常崎嶇,田黑翠一開始還能跟得上秦俊鳥的腳步,等翻過了一道山梁之后,田黑翠的体力就漸漸地有些支撑不住了。
  在路過一片松林時,田黑翠停下腳步,用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喘著氣說:“俊鳥哥,我走不动了,我們停下來休息一下吧。”
  秦俊鳥一看田黑翠的確是有些累了,他點點頭說:“好吧,我們就在這休息一會兒,在天黑之前我們必須得翻過對面的那座山,那座山后面有個破廟,我們今晚得在那里歇腳。”
  田黑翠看了看對面的那座山,皺著眉頭說:“這山太高了,我怕我爬不過去。”
  秦俊鳥拿起隨身背著的一個軍用水壺,打開壺蓋,喝了幾口水,然后把水壺遞給田黑翠說:“放心,有我在你一定能爬過去的,先喝口水吧。”
  田黑翠接過水壺喝了幾口水,又把水壺還給了秦俊鳥,抬起頭一臉憂慮地向遠处的山峰看了看。
  兩個人休息得差不多了,秦俊鳥站起身來說:“我們得走了,要是再不走的話,天黑之前就到不了那個破廟了。”
  田黑翠雖然一臉的不情愿,可不得不起身跟著秦俊鳥向對面的那座山走去。
  這段通往山頂的山路非常的陡峭險峻,田黑翠幾次險些從山上滾落下去,幸好秦俊鳥及時地拉住她,她才沒受一點傷。
  在秦俊鳥的鼓勵和幫助之下,田黑翠和秦俊鳥終于在天黑之前翻過山到了破廟。
  进了破廟之后,田黑翠累得幾乎都快要虛脱了,她一屁股坐在一個破舊不堪的供桌上,大口地喘著氣。秦俊鳥倒是沒有覺得太累,他從小就在山里生活,經常翻山越嶺,所以已經習慣了。
  秦俊鳥一进破廟之后,就來到了破廟的后院,破廟的后院以前是和尚住的地方,所以有很多遺棄不要的生活器具。秦俊鳥找到了一口生銹的大鐵鍋,又找到了幾個破碗。
  秦俊鳥將大鍋用石頭架起來,開始生火燒水,等水開了之后,他又將隨身帶的大米下到鍋里煮粥喝。
  粥煮好了之后,秦俊鳥先給田黑翠端了一碗,讓喝點兒熱粥補充一下体力。
  田黑翠接過熱粥,用鼻子在粥上聞了一下,笑著說:“真香,我早就餓了,一會兒我得多喝幾碗。”
  秦俊鳥說:“我身上的包里還有煮好的咸鸡蛋,你拿兩個就著粥吃。”
  田黑翠說:“我不爱吃鸡蛋,你還是自己留著吃吧。”
  秦俊鳥說:“你就是不爱吃也得吃一個,這粥里沒放鹽,要是不吃咸的東西,你明天哪來的力氣去爬山。”
  田黑翠說:“那好吧,我吃一個。”
  田黑翠吃了一個咸鸡蛋喝了三碗粥,秦俊鳥吃了三個咸鸡蛋喝了五碗粥,就是這樣秦俊鳥也只是吃了個半飽。不過由于秦俊鳥出來的匆忙,沒帶多少吃的東西,更何況他要爬山帶太多東西身体也受不了,所以他只能將就一下委屈一下自己的肚子了。
  吃完飯后,天色已經黑了下來。
  秦俊鳥和田黑翠破廟的后院找了一間能住人的房子,秦俊鳥先到灶臺前生了火,把屋子的火炕燒熱了。
  山里寒湿,再加上現在天氣寒冷,如果睡涼炕的話人會得病的。
  秦俊鳥在破廟里了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個破爛不堪的被子,他把被子放到炕上,說:“黑翠,這被子臟了點兒,你就湊合著蓋吧,山里頭冷,不蓋被的話會著涼的。”
  田黑翠說:“俊鳥哥,被子給我蓋了,你蓋啥呀?”
  秦俊鳥說:“我是男人,身体比你好,我扛一個晚上沒啥。”
  田黑翠說:“要不咱們兩個人蓋一個被子吧。”
  秦俊鳥有些為難地看著田黑翠,搓著手說:“黑翠,咱倆蓋一個這不太好吧。”
  田黑翠板著臉說:“你怕啥,咱倆又不是沒鉆過一個被窩,就這么定了,咱們兩個人蓋一個被子。”
  秦俊鳥沒辦法,在田黑翠的坚持下只好跟她蓋一張被子睡,幸好田黑翠沒有像昨晚那樣跟他动手动腳的,秦俊鳥閉上眼睛后很快就睡著了。
  這一覺秦俊鳥睡得很香,等到第二天醒來時,秦俊鳥發現自己的懷里正搂著田黑翠,而且更讓他心跳加速的是自己的右手正握著田黑翠的一個飽滿的**。
  田黑翠還沒有醒,她的臉頰貼在秦俊鳥的胸膛上,一臉憨態,雙手紧紧地抱著秦俊鳥的腰。
  秦俊鳥慌忙把手從田黑翠的**上拿下來,昨晚睡覺前他明明記著自己是非常規矩的,可是一覺醒來竟然跟田黑翠搂在了一起,而且自己的手還握著人家的**,這種动人情景他就是做夢也沒有夢到過。
  秦俊鳥躺在炕上,看著田黑翠的睡態,心想如果不是自己已經娶了蘇秋月的話,他一定會讓田黑翠當他的媳婦的。
  不久之后田黑翠也醒了,當她發現自己搂著秦俊鳥的睡姿之后,也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把手松開,紅著臉說:“俊鳥哥,你早就醒啦?”
  秦俊鳥說:“沒有,我也是剛醒。”
  田黑翠說:“那你為啥不叫醒我。”
  秦俊鳥說:“我看你睡得挺香的,想讓你多睡一會兒。”
  田黑翠坐起身來,看著秦俊鳥,笑著說:“你是想讓我多抱你一會兒,所以才沒叫我醒的吧。”
  秦俊鳥連忙解釋說:“不是的,看你想哪兒去了,我真是想讓你多睡一會兒才沒叫醒你的。”
  田黑翠沖著他吐了吐舌頭,做了個鬼臉,說:“別以為我不知道,我睡著的時候,你的手一直握著人家的胸脯,都把人家給握疼了。”
  秦俊鳥聽完,臉立刻就紅了,就連耳根子都跟著紅透了。他低下頭去,不敢去看田黑翠,樣子就像一個犯了錯的小孩子。
  田黑翠笑著說:“你放心,我不會生氣的,我的身子別人不能摸,你可以隨便摸,其實昨晚你睡著的時候我也偷偷地摸你了。”
  秦俊鳥不想再談論這個話題,他怕自己會忍不住對田黑翠做出什么過分的事情來,他坐起來,岔開話茬說:“我去找些木頭,一會兒生火做飯,吃了飯我們還得爬山呢,爭取下午趕到牌樓村坐去縣里的客車。”
  田黑翠說:“正好我有些餓了,我幫你做飯。”
  秦俊鳥又用昨晚煮粥的那個大鐵鍋煮了一鍋粥,跟田黑翠就著咸鸡蛋吃了起來。
  吃過飯后,兩個人又出發了,這次要爬的山坡比較平緩一些,兩個人爬了半天,終于到了棋盤鄉的另一個村子牌樓村,從牌樓村有直通縣里的客運汽車,只要坐上去縣里的客車田黑翠也就安全了,因為劉禿子就算膽子再大,也不敢在眾人睽睽之下把田黑翠給抓回去。(山村如此多嬌 http://www.thholm.tw/)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