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田黑翠說:“俊鳥哥,我知道我比不上秋月嫂子,我也知道我不該有這種想法,可我就是管不住我自己,我就是喜歡你,我也沒有啥辦法。”
  秦俊鳥說:“黑翠,你不能喜歡我,再說我也沒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喜歡的。”
  田黑翠說:“你有。”
  秦俊鳥說:“那你說說,你喜歡我什么地方?”
  田黑翠一掀自己的被子,身子像泥鰍一樣鉆进了秦俊鳥的被窩,她微微喘著氣說:“你什么地方我都喜歡。”
  秦俊鳥說:“黑翠,快回去,你不能鉆我的被窩。”
  田黑翠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笑著說:“我都不怕,你怕啥。”
  秦俊鳥說:“快把手松開,你還是一個沒結過婚的姑娘,這要是傳出去,你以后可咋嫁人啊。”
  田黑翠不僅沒有松開,反而搂得更紧了,說:“在這又沒人認識我,再說屋里就咱們兩個人,你要是不說誰能知道。”
  秦俊鳥說:“黑翠,你是個好姑娘,以后你肯定能找到一個好男人來疼你爱你的,你可千萬不能因為一時沖动做出什么糊涂事來。”
  田黑翠將自己的一對**不停地在秦俊鳥的身上蹭來蹭去的,弄得秦俊鳥有些心猿意馬的。
  田黑翠說:“我現在很清醒,就算是跟你做出什么事情來,那也是我心甘情愿的,以后我也不會后悔的。不過就看你敢不敢了。”
  秦俊鳥嘆了口氣,柔聲說:“黑翠,你的心意我知道,有你對我的這份心意我就知足了,可是我不能碰你,我要是碰了你,你讓我咋跟你秋月嫂子交待。”
  田黑翠忽然抓住秦俊鳥的手,說:“俊鳥哥,你跟在一起的時候能不能不提你媳婦,你媳婦是女人,我也是女人,你媳婦能給你的,我也能給你,你摸摸我的身子,一點也不比你媳婦秋月的差,難道你就一點也不动心嗎?”
  秦俊鳥想把手從田黑翠的手里掙脱開,可是田黑翠紧紧地抓著他的手根本不松開。秦俊鳥有些無奈地說:“黑翠,我不能摸你,我要是摸了你,我可就成了該天打雷劈的畜生了。”
  田黑翠有些不快地說:“畜生還知道找個母的樂呵一下子呢,可我跟你說了半天了,還是說不通,你的心腸咋就這么硬,難道是鐵石做的不成。”
  秦俊鳥說:“不是我心腸硬,我是為了你好。”
  田黑翠一翻身,把身子壓在秦俊鳥的身上,盯著他的臉說:“我不用你為我好,你要是還我把當成女人的話,你就要我了。”
  秦俊鳥一臉為難地看著田黑翠說:“黑翠,你別逼我了。”
  田黑翠雙腿骑在秦俊鳥的身上,坐直了身子,咬著牙說:“我今天就逼你了,我想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個男人。”
  田黑翠伸手去解自己襯衣上的紐扣,解開紐扣后將襯衣脱掉扔在了一邊,然后又將里面的胸罩也脱了扔在了秦俊鳥的臉上,眼神逼視著秦俊鳥說:“俊鳥哥,你看看我的身子,我的身子是干凈的,從來沒有男人碰過,就是劉禿子那個老雜種我都沒讓他碰,我愿意讓你做我的第一個男人。”
  秦俊鳥沒想到田黑翠年紀不大,對男女這種事情卻這么看得開。秦俊鳥不是那種不解風情的,放著蘇秋月這樣一個如花似玉的媳婦放在眼前又不能碰,秦俊鳥早就憋壞了。這幾天幾乎每天晚上他都能夢到自己在蘇秋月的身上做那種事情,弄得他心里頭火燒火燎的。
  田黑翠在自己的渾圓白嫩的**上摸了幾下,抿嘴說:“俊鳥哥,你好好看看我的身子。”
  秦俊鳥慌忙把眼睛閉上了,他不敢看田黑翠的身子,他怕會控制不住自己。
  秦俊鳥把田黑翠的胸罩從自己的臉上拿掉,說:“黑翠,你還是把衣服穿上吧,你要是再這樣的話,我就不在這炕上睡了。”
  田黑翠忽然把光溜溜的上身貼在秦俊鳥的身上,把腦袋貼在秦俊鳥的胸膛上,一邊用臉隔著衣服摩挲秦俊鳥的胸膛一邊說:“你現在就是想走也晚了,我哪也不讓你去。”
  秦俊鳥說:“黑翠,聽話,我是為你好。”
  田黑翠把自己的**湊到秦俊鳥的眼前,說:“你們男人不都喜歡摸女人的胸脯嗎,我讓你隨便摸,你摸啊。”
  秦俊鳥把眼睛閉得死死的,說:“黑翠,你別為難我了。”
  田黑翠說:“好,你不摸我,那我可就要就摸你了。”
  田黑翠敢說敢做,伸手在秦俊鳥的身上抚摸起來,秦俊鳥被她摸得身子微微顫抖起來。
  田黑翠笑著說:“俊鳥哥,我摸得咋樣,有沒有秋月嫂子摸得舒服。”
  秦俊鳥攔住她的手說:“黑翠,你要是再摸下去,我怕我會管不住我自己,到時候會害了你。”
  田黑翠說:“那你就害我吧,你想怎么害就怎么害,我不怪你。”
  秦俊鳥咽了幾口唾沫,一臉無奈地說:“黑翠,讓我說你啥好……”
  田黑翠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說:“你啥都不要說,只要做就行了。”
  秦俊鳥雖然很想把田黑翠壓在身下痛痛快快地發泄一下,可是一想到蘇秋月他就忍住了,他總覺得自己不能做對不起蘇秋月的事情,就算是蘇秋月從心里往外沒看上他,他也不應該动別的女人。
  就在秦俊鳥的心里在激烈地斗爭的時候,田黑翠突然把手伸进了他的裤裆,秦俊鳥的心里一驚,說:“黑翠,你這是干啥。”
  田黑翠說:“我想看看你究竟是不是個正常的男人,要是別的男人這個時候早就扛不住了,你不會是有什么毛病吧。”
  秦俊鳥面紅耳赤地說:“黑翠,快把手拿走,我沒啥毛病……”
  秦俊鳥的話還沒有說完,田黑翠的手已經碰到他下身的那個東西了,田黑翠輕輕地撥弄了幾下,秦俊鳥的東西一下子就昂然挺立起來。
  田黑翠雖然膽大,可畢竟是個姑娘,當她感受到秦俊鳥的東西已經有反應了,閉著眼睛紅著臉說:“俊鳥哥,你要是忍不住的話,就不要忍著了,你想把我怎么樣都行,我受得住的。”
  秦俊鳥的呼吸一下子粗重起來,田黑翠已經把他心里的火給點著了,他的理智在一點點地消失。
  秦俊鳥一把抓住田黑翠伸进他裤裆的手,牽引著她的手在他的大腿上來回磨蹭起來。
  田黑翠輕哼了幾聲,說:“俊鳥哥,我身上熱,你熱不熱?”
  秦俊鳥說:“我也熱,身上就跟火烤一樣。”
  田黑翠說:“那我幫你把衣服脱了吧,衣服脱了,你就不熱了。”
  田黑翠幫著秦俊鳥把外衣脱了,秦俊鳥這時睜開了眼睛,看著田黑翠的一對微微顫抖的**,還有那兩點如黄豆大小的蓓蕾,一顆心開始狂跳起來。
  田黑翠也發現了秦俊鳥的眼神有些異樣,她在秦俊鳥的**的胸膛上摸了幾下,笑著說:“俊鳥哥,你還看啥,這個時候難道還要我教你不成。”
  秦俊鳥眼睛直直地盯著田黑翠的胸脯,猛地一把握住了田黑翠雪白的**,胸膛劇烈起伏地說:“黑翠,我受不了了。”
  田黑翠的身子一顫,呻吟了幾聲,說:“俊鳥哥,你輕一些摸,人家還是第一次讓男人摸,你溫柔些。”
  秦俊鳥這個時候已經完全喪失了理智,一雙手粗魯地在田黑翠的**上揉捏起來,田黑翠被他弄得身子一抖一抖的,有時還發出有些痛苦的叫聲。
  秦俊鳥的手慢慢地從田黑翠的胸脯滑向了她的肚子,接著是肚臍眼,最后向田黑翠的腰間摸去。
  田黑翠被秦俊鳥摸得身子一弓一弓的,雙腿就像兩條蛇一樣絞缠在了一起,嘴里不時地發出一種讓聽了骨頭都能酥了的叫聲。
  這時,窗外忽然照射进來一閃一閃的火亮,秦俊鳥一開始并沒有注意,因為他的注意力都在田黑翠的身上。等到火勢漸大,燒到了窗戶前的柴堆和狗窩時他才突然發現,看著窗外的熊熊大火,秦俊鳥大叫了一聲:“不好了,著火了。”
  秦俊鳥光著上身就下了炕,在廚房拎起一個水桶就跑了出去。
  田黑翠一看著火了,也急忙穿上外衣,光著腳就跑了出來。
  屋外的火勢很大,火苗都已經竄上房頂了,秦俊鳥想用水桶打水救火,可是火燒得太快,已經來不及了。
  田黑翠看著四处亂竄的火舌,嚇得臉色煞白說:“俊鳥哥,這可咋辦呀。”
  秦俊鳥說:“火太大了,就憑我們兩個根本撲不滅,現在趁著屋里面還沒有著起來,我們得趕紧把屋子里有用的東西往倉房搬,能搬多少就搬多少。”
  田黑翠點點頭,說:“俊鳥哥,我聽你。”
  田黑翠和秦俊鳥兩個人又跑进屋子里,把屋子里的東西往外搬,兩個人搬了幾回,把屋里有用的東西幾乎都搬出來了,這時火也燒到了屋里。
  田黑翠還向进屋去搬東西,秦俊鳥攔住她說:“黑翠,不能进去了,火已經在里面著起來了,你进去會有危險的。”
  田黑翠一臉焦急地說:“那咋辦啊?”
  秦俊鳥說:“你在這里等著,我去村里叫人,讓村里人幫忙。”
  田黑翠說:“事到如今,只有這個辦法了,你快去吧。”
  秦俊鳥飛快地跑到了村子里,叫醒了幾個平時跟他關系不錯的年輕人,大伙拿著鐵鍬笤帚等一些東西跟著秦俊鳥跑到他家救火,大伙忙活了大半夜才把火給撲滅了。(山村如此多嬌 http://www.thholm.tw/)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