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蘇秋月笑著說:“這姑娘的嘴可真甜,人長得也俊俏,一看就招人喜歡。”
  秦俊鳥說:“秋月,黑翠遇到難处了,她得在家里住幾天,就讓她跟你一起住吧。”
  蘇秋月說:“中,就讓她跟我住一起吧。”
  田黑翠愣了一下,好奇地問:“咋,俊鳥哥,你和嫂子不住在一起嗎?”
  秦俊鳥有些尷尬地看了看蘇秋月,說:“你到倉房里去住,你一個姑娘家住进來,我跟你們一起住不方便。”
  田黑翠有些過意不去地說:“俊鳥哥,因為我你和嫂子還得分開住,我給你們添麻煩了。”
  秦俊鳥笑著說:“這沒啥,你就放心地住好了,心里千萬不要有啥負擔。”
  田黑翠說:“俊鳥哥,你放心我不會白住的,我能干活,你家里有啥活就招呼我一聲,我幫你干。”
  蘇秋月說:“家里沒啥活,你就安心住下吧。”
  田黑翠在秦俊鳥的家里住了下來。田黑翠是個勤快的姑娘,自從住进來之后,總是搶著幫蘇秋月干家務活。
  秦俊鳥一有空閑時間就去栗子溝村打聽劉禿子的情況。原來這個劉禿子正帶著人滿世界地尋找田黑翠,他還讓一些平時跟他關系不錯的地痞無賴日夜守在通往鄉里和縣里的路口,看樣子不抓住田黑翠劉禿子是絕對不會罷休的。
  為了不讓田黑翠被劉禿子他們找到,秦俊鳥再三叮囑田黑翠讓她白天的時候一定要呆在屋子里,就算是上廁所也要快去快回,不能在外邊停留太久了。劉禿子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來,村里人都不愿意招惹他,如果讓他知道田黑翠就藏秦俊鳥的家里,不僅田黑翠好不了,秦俊鳥也得跟著倒霉。
  這天晚上,秦俊鳥剛躺下要睡覺,忽然傳來一陣非常急促的敲門聲。
  秦俊鳥嚇得一骨碌身從炕上爬起來,他拿起掛在墻上的獵枪膽戰心驚地走出倉房。
  走到大門口后,秦俊鳥把獵枪的枪管對準大門,大聲地問:“誰啊?”
  敲門的人說:“是我,俊鳥,快開門。”
  秦俊鳥一聽到是蘇秋林的聲音,一顆懸著的心放了下來,他還以為是劉禿子知道田黑翠藏在他的家里找上門來了呢。
  秦俊鳥把獵枪放到一邊,然后給蘇秋林開門。
  門打開后,蘇秋林一臉焦急地快步走进來問:“秋月在屋里頭沒有?”
  秦俊鳥說:“在呢。”
  蘇秋林說:“咱妈病了。”
  秦俊鳥急忙問:“咱妈病得咋樣,嚴重不嚴重?”
  蘇秋林說:“我已經找人把咱妈送到鄉里去了,我來就是通知秋月一聲。”
  這時蘇秋月聽到敲門聲也從屋子里走了出來,他正好聽到秦俊鳥和蘇秋林的對話。
  蘇秋月關切地問:“哥,咱妈得的是什么病?”
  蘇秋林說:“咱妈還是老毛病,喘不上氣來。”
  蘇秋月說:“哥,你等我一下,我去換件衣服,我跟你一起去鄉里看咱妈。”
  蘇秋林說:“中,你快著一些。”
  蘇秋月跑回屋里頭換衣服,秦俊鳥也跟著进了屋,說:“秋月,要不我跟你一起去看咱妈吧。”
  蘇秋月說:“還是我去吧,你留在家里照看著,家里不能沒人。”
  秦俊鳥有些不情愿地說:“秋月,你就讓我跟你去吧,再說這個家里也沒啥東西好照看的,咱妈病了,我這個做女婿得咋也得去看一眼吧。”
  蘇秋月看了一眼躺在被窩里的田黑翠,說:“咱倆都走了,黑翠咋辦?”
  田黑翠也被敲門聲給吵醒了,她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呵欠說:“嫂子,讓俊鳥哥跟你去吧,我一個人在家能行,你們就放心吧。”
  秦俊鳥看了一眼蘇秋月,只見她板著臉,他知道蘇秋月不愿意讓他去,他只好說:“好吧,我在家里照看著,你快去快回,替我給咱妈問個好。”
  蘇秋月不耐煩地說:“好了,我知道了。”
  蘇秋月換完衣服后跟著蘇秋林一起出了家門。
  秦俊鳥有些無奈地回到倉房里,他躺在炕上心里有些憋氣,他知道蘇秋月看不上他,結婚這么長時間,連個手指頭都沒讓他碰過,自己這個男人當得真窩囊,早晚有一天他要讓蘇秋月對他刮目相看。
  就在秦俊鳥胡思亂想的時候,倉房外傳來了田黑翠的聲音:“俊鳥哥,你睡了沒有?”
  秦俊鳥說:“還沒睡,咋了。”
  田黑翠猶豫了一下,說:“俊鳥哥,我一個人睡有些害怕。”
  秦俊鳥說:“黑翠,有我在呢,你不用怕。”
  田黑翠說:“俊鳥哥,要不你到我屋子里來睡吧。”
  秦俊鳥說:“黑翠,這不太好吧,你一個姑娘家,我咋好跟你在一個屋里睡。”
  田黑翠說:“俊鳥哥,家里也沒有別人,你不說我不說,誰都不會知道的。”
  秦俊鳥想了想,田黑翠說的也有道理,不過他覺得自己跟田黑翠一個大姑娘睡在一個炕上還是有些不妥,他說:“要不這樣,你睡屋里,我睡廚房。”
  田黑翠說:“廚房咋好睡人呢,你就到屋里來睡吧,反正嫂子也不在家,沒人會知道的。”
  秦俊鳥想了想,說:“好吧,我這就去。”
  秦俊鳥起來穿好衣服,拿起自己蓋的被褥走出了倉房。
  田黑翠穿著襯衣襯裤站在倉房門口,凍得直打哆嗦。秦俊鳥看她凍成這個樣子,急忙說:“黑翠,你趕紧回屋去,要是凍壞了可咋辦。”
  田黑翠笑著說:“我的身体好著呢,沒那么容易凍壞的。”
  秦俊鳥拿著被褥进了屋子,田黑翠也跟著走了进來。田黑翠說:“俊鳥哥,你還拿被褥做啥呀,你蓋嫂子的被褥就中,反正你們倆也是一家人。”
  秦俊鳥笑著說:“不了,她蓋她的,我蓋我的,你嫂子爱干凈,她要是知道我蓋了她的被子會跟我生氣的。”
  田黑翠詫異地看了秦俊鳥一眼,說:“俊鳥哥,你跟秋月嫂子到底是不是夫妻啊?”
  秦俊鳥說:“當然是了,咋了?”
  田黑翠搖搖頭,說:“我覺得你們不太像,我在家時我哥跟我嫂子就一點兒也不像你們這樣。”
  秦俊鳥說:“他們不像我們這樣,那他們啥樣?”
  田黑翠說:“他們兩個沒事兒就黏糊在一起,可你們就算見面都客客氣氣的,一點兒也不像在一起過日子的小兩口。”
  秦俊鳥笑著說:“看你年紀不大,知道的事情還不少。”
  田黑翠說:“俊鳥哥,你跟秋月嫂子結婚多長時間了?”
  秦俊鳥說:“快三個多月了。”
  田黑翠說:“那秋月嫂子懷上孩子沒有?”
  秦俊鳥說:“還沒有。”
  田黑翠說:“那你得抓紧了,我哥跟我嫂子結婚沒到兩個月,我嫂子就懷上了。”
  秦俊鳥說:“這種事情急不得,生孩子不是想生就生的。”
  田黑翠這時已經鉆进了自己的被窩里,秦俊鳥把蘇秋月的被褥疊好,又把自己的被褥鋪好,脱了衣服鉆进了被窩。
  田黑翠忽然問:“俊鳥哥,你覺得是好看還看還是秋月嫂子好看?”
  秦俊鳥說:“你們兩個都挺好看。”
  田黑翠說:“我知道我沒有秋月嫂子好看,你這么說是安慰我。”
  要是論長相的話,田黑翠的確比不上蘇秋月,不過田黑翠比蘇秋月年輕好幾歲,女人年輕本身就是一種美。
  秦俊鳥說:“可能是我看你秋月嫂子看的時間太長了,我沒覺得她有多好看。”
  田黑翠說:“秋月嫂子不僅人長得漂亮,胸脯那兩個東西也大,她洗澡的時候我看見過,比我的要大好幾圈呢。”
  秦俊鳥聽到這里,心里頭忽然有些痒痒的。結婚這多天了,不要說蘇秋月的身子了,就連蘇秋月的腳他都沒看過幾次。
  田黑翠說:“俊鳥哥,你摸過秋月嫂子的胸脯沒有?”
  秦俊鳥感到自己的臉有些發烫,他沒想到田黑翠能問出這種話來,秦俊鳥說:“黑翠,你越說越不像話了,你個姑娘家咋好意思問這種事情。”
  田黑翠“格”“格”笑了幾聲,說:“這有啥,我哥就摸過我嫂子的胸脯,還是當著我的面摸的,男人摸自己媳婦的胸脯天經地義,又不是耍流氓。”
  秦俊鳥不想跟田黑翠說這個話題,他打了個呵欠,說:“黑翠,時候不早了,快睡吧。”
  田黑翠說:“俊鳥哥,你還回答我的話呢。”
  秦俊鳥說:“這種事情我咋好說出口啊。”
  田黑翠說:“這么說你是摸過了,咋樣,秋月嫂子的胸脯摸起來舒服不?”
  秦俊鳥沒有說話,因為他從來都沒有碰過蘇秋月的身子,雖然他做夢都想好好摸摸蘇秋月的身子。
  田黑翠看秦俊鳥不說話,笑著說:“秋月嫂子的胸脯摸起來一定非常舒服,她的那兩個東西又圓又大的,摸起來一定跟剛出鍋的白面饅頭一樣软和。”
  秦俊鳥說:“你又沒摸過你咋知道?”
  田黑翠說:“我是沒摸過秋月嫂子的,不過我摸過我嫂子的,還有我自己的。”
  秦俊鳥又不說話了,田黑翠說她摸過自己的胸脯,秦俊鳥的腦子馬上就浮現出田黑翠摸自己的动人情景,他心突突地跳了起來。
  田黑翠說:“俊鳥哥,你想不想摸摸我的?我的雖然沒有秋月嫂子的大,可是摸起來的感覺跟摸她的是一樣的。”
  秦俊鳥說:“黑翠,這種話可不能亂說,你咋能讓男人隨便摸你。”
  田黑翠說:“俊鳥哥,別的男人要是想摸我,就算是打死我我都不會讓他摸的,可是你就不一樣了,我喜歡你,所以你要是想摸的話,我隨便讓你摸,你想怎么摸就怎么摸。”
  秦俊鳥說:“黑翠,這話我就當你沒說過,你把當我成啥人了。”
  田黑翠有些不高興地說:“俊鳥哥,你是不是把我當成那種不正經的女人了,我能跟你說這些話,是因為我心里有你,要是別人我理都不會理的。”
  秦俊鳥說:“我已經有你秋月嫂子了,我這輩子就認準她一個了,你以后千萬不要有這種想法了。”(山村如此多嬌 http://www.thholm.tw/)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