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秦俊鳥走到廚房的門口,剛想走进去,忽然聽到大甜梨說:“鳳凰,跟我說說那個宋百萬對你怎么樣?”
  石鳳凰看了大甜梨一眼,說:“還能怎么樣,就那樣唄。”
  秦俊鳥停了下來沒有走进去,他想聽聽兩個人都在說些什么。
  大甜梨笑著說:“雖然這個宋百萬年紀大了些,可他人不錯,而且又這么有錢,這年月哪個女人不想找個又有錢又人又好的男人。”
  石鳳凰說:“是啊,我應該知足了。”
  大甜梨說:“他有多長時間沒來了?”
  石鳳凰說:“大概有兩個多月了。”
  大甜梨說:“他這么長時間沒來,是不是有別的女人了。”
  石鳳凰說:“他不可能有別的女人的。”
  大甜梨問:“為什么?”
  石鳳凰猶豫了一下,低聲說:“因為他那方面有病,根本就不能跟女人做那種事情,所以他根本不會去找別的女人。”
  大甜梨愣了一下,說:“你是說他是個廢物,那東西不行。”
  石鳳凰點點頭說:“從住进這個房子開始,他就沒碰過我,一開始我還以為他不太喜歡我,后來我才知道他有病,雖然去很多醫院看過,可一直都沒有治好。”
  大甜梨說:“宋百萬既然有病,還找你干什么?”
  石鳳凰說:“男人都爱面子,雖然他有病,可是他不想讓別人知道,有我在他的身邊,別人都會以為他是正常的男人。”
  大甜梨笑著說:“那你這些天的過的日子不是跟守活寡一樣嗎。”
  石鳳凰說:“我已經習慣了,他不來更好,我一個人要吃有吃,要喝有喝的,日子過得輕松自在。”
  大甜梨嘆了一口氣說:“鳳凰,你的命可真苦,好不容易跟那個武四海離了婚,這又找了一個沒用的男人,早知道這樣當初我就不把宋百萬介紹給你了。”
  石鳳凰說:“宋百萬雖然那方面不行,不過他對我還算不錯,讓我住好房子,給我錢花,比武四海對我要好得多。”
  大甜梨說:“那個宋百萬不行,那你晚上睡不著的時候咋辦呀?你就不想男人嗎?”
  石鳳凰笑著說:“你以為我像你一樣沒出息,身邊沒了男人就跟丟了魂兒一樣。”
  大甜梨走到石鳳凰的身后,伸手在石鳳凰渾圓豐滿的屁股上摸了幾下,攔腰抱住她說:“我身邊沒了男人還有女人,你要是喜歡的話,今天晚上我跟你睡,保證把你伺候舒服了。”
  石鳳凰抬手在她的屁股上打了一下,笑著說:“看你,骚勁兒又上來了,小心讓俊鳥看見。”
  大甜梨說:“怕啥,我們在他家里又不是沒弄過,我敢說我們弄的時候他就在被窩里聽著呢,根本沒有睡覺。”
  石鳳凰說:“好了,你要是真憋得受不了了想找男人的話就到外邊找去,你不是認識挺多男人的嗎,你折騰他們去,就別折騰我了。”
  大甜梨說:“其實眼前就有一個現成的男人,而且還是個小男人,比我認識的那些老頭子強多了。”
  石鳳凰一本正經地說:“梨子,你可千萬不能招惹俊鳥,他娶上個媳婦不容易,要是讓我知道你跟他有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我饒不了你。”
  大甜梨說:“我知道了,有你在我是不會动他的,我把他留給你還不行嗎。”
  石鳳凰抿嘴笑著說:“你咋這么不要臉,他又不是你的,你想留給誰就留給誰了,再說了我要他干啥。”
  大甜梨說:“你想干啥就干啥,反正他的用处多著呢。”
  石鳳凰說:“你要是再敢說這種話,看我怎么收拾你。”
  大甜梨說:“到時候就怕不是你收拾我,是我收拾你。”
  石鳳凰說:“不信的話你就試一試。”
  大甜梨笑著說:“試試就是試試,我倒想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樣來。”
  兩個人說著就动手在對方的胳肢窩搔起痒來,嘻嘻哈哈地扭成一團。
  秦俊鳥看到這里轉身又回了客廳,她沒想到石鳳凰雖然进了城里,找了個有錢的男人,過上了衣食無憂的日子,可那個男人是個沒用的廢物,她跟守活寡沒什么區別。
  石鳳凰和大甜梨很快就把飯菜端了上來。秦俊鳥看著一桌子的山珍海味說:“鳳凰姐,我又不是外人,你做這么好菜干啥。”
  石鳳凰說:“這些菜買來好幾天了,我不太爱吃,再放幾天就該扔了。正好你來了,你爱吃什么就吃,最好都吃了。”
  大甜梨笑著說:“是啊,你最好連我們兩個人也都吃了。”
  石鳳凰說:“梨子,別逗俊鳥了,讓他好好吃飯。”
  大甜梨說:“好,我不逗他了。”
  三個吃晚飯后,秦俊鳥留下來住在石鳳凰家里,大甜梨也沒有走。石鳳凰把二樓的兩間客房好好地收拾了一下,讓秦俊鳥和大甜梨住下。
  秦俊鳥躺在软和的木床上卻怎么也睡不著,腦子里一會兒想著在村里的蘇秋月,一會兒又想著石鳳凰,身子翻來覆去的就跟烙餅一樣。
  在床上躺了一段時間后,秦俊鳥起身推門出了房間,他覺得有些渴了,想倒杯水喝。
  秦俊鳥剛走到二樓客廳的門口,就聽到從不遠处的衛生間里傳來一陣流水聲,衛生間的門口還放著兩雙拖鞋。
  秦俊鳥走到衛生間的門口,他發現衛生間的門并沒有關好,還留有一條窄窄的縫隙。
  秦俊鳥把腦袋湊到門縫前,用一只眼睛透過門縫向浴室里看去,只見浴室里水氣繚繞,石鳳凰和大甜梨正光著身子背對著他在洗澡。
  看著兩個人雪白豐滿的屁股和光滑白嫩的脊背,秦俊鳥的呼吸頓時開始加快。
  大甜梨慢慢地轉過身子說:“鳳凰,你每天晚上就一個人睡,半夜的時候難道就不想跟男人做那種事情嗎?”
  石鳳凰說:“有啥好想的,男人和女人就那點兒事兒,我早就無所謂了。”
  大甜梨說:“那做夢的時候想不想?”
  石鳳凰說:“做夢的時候也不想。”
  秦俊鳥看著大甜梨那兩個圓滾滾的**,忽然想起在她家時跟她抱在一起摸她的情景,下身的東西一下子就高高地抬起頭來。
  大甜梨說:“你說的是真話嗎?”
  石鳳凰說:“我跟你啥時候說過假話。”
  大甜梨伸手在石鳳凰的大腿上摸了幾下,說:“放著你這么好的身子,卻沒有男人來享用,真是可惜了。”
  石鳳凰轉過身來,走到浴缸旁去拿洗發水。她一邊擠洗發水一邊說:“這有啥可惜的,女人的身子還不都一樣,有啥好不好的。”
  大甜梨把手放在石鳳凰高聳飽滿的**捏了捏,笑著說:“女人的身子是差不多,可是在男人看來就有好有壞。女人的身子要真是都一樣的話,那為啥那么男人都喜歡這個東西大的。”
  石鳳凰在大甜梨摸她的手上打了一下,抿嘴說:“你摸我的干啥,你自己又不是沒有,要摸,摸你自己的。”
  大甜梨說:“鳳凰,你也是三十多歲的人了,你就沒想過生個孩子嗎。”
  石鳳凰嘆了口氣說:“咋不想,以前跟武四海沒離婚的時候我天天想,可就是生不出來。現在我跟了宋百萬,宋百萬有病根本生不了孩子,我也就死了這個心了。”
  大甜梨說:“宋百萬不行,你可以找別人啊,俊鳥就在你家里,你要是愿意的話,我可以幫你跟他去說說。”
  石鳳凰的臉色一變說:“梨子,你不能跟俊鳥說這種事兒,我是他姐,我跟他可不能干這種豬狗不如的事情。”
  大甜梨說:“你跟他啥關系都沒有,你好好想想,你現在要是不生的話,以后年紀大了還能生得出來嗎,現在正好有俊鳥在眼前,你要是不抓住的話,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
  石鳳凰想了想,說:“梨子,這個事情你以后不要再說了,俊鳥已經有媳婦了,我不能那么做,永遠都不會。”
  大甜梨說:“好吧,我以后不說了,你以后可別后悔啊。”
  石鳳凰說:“我不會后悔的。”
  大甜梨走到浴缸旁,伸手在浴缸里試了一下水溫,說:“下次我來的時候給你幾盤錄像帶看吧,是那種錄像帶,可好看了。”
  石鳳凰說:“那種錄像帶?那種錄像帶是什么錄像帶?”
  大甜梨說:“那種錄像帶就是男女在一起做那種事情的錄像帶,你晚上睡不著覺的時候可以看看,那里邊演得可花哨了,你看了就知道了。”
  石鳳凰搖搖頭說:“我不想看那種錄像帶,看著惡心。下次你來的時候給帶幾盤林青霞的電影吧,我喜歡看林青霞的電影。”
  大甜梨說:“那好,下次我給你多帶幾盤來。”
  石鳳凰將洗發水抹在頭發上,然后走到淋浴下邊,打開花灑把頭發上的泡沫沖掉。
  大甜梨走进浴缸里,緩緩地躺了下去,讓身子全都浸沒在熱水里,她閉上眼睛,一臉滿足地說:“真舒服啊,以后我也在家里裝個這樣的浴缸,沒事兒的時候泡一泡比跟男人做那種事兒還舒服。”
  石鳳凰笑著說:“沒正經兒的,你呀一輩子都改不掉你身上的骚勁兒。”
  秦俊鳥聽著到這里怕一會兒兩個人洗完了發現他,就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山村如此多嬌 http://www.thholm.tw/)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