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秦俊鳥從房間里走出來說:“梨子姐,是誰來了?”
  秦俊鳥說完這句話正好看到了走进來的石鳳凰,石鳳凰同時也看到了秦俊鳥,兩個人看著對方都是一愣。
  秦俊鳥有些激动地說:“鳳凰姐。”
  石鳳凰非常意外地問:“俊鳥,你咋在梨子的家里?”
  秦俊鳥說:“我來幫梨子姐看錄像廳,今天錄像廳停電了,梨子姐讓我到她家里來吃飯。”
  石鳳凰看了一眼大甜梨,眼神有些奇怪,她說:“梨子,過幾天就讓俊鳥回去吧,他家里有媳婦,你讓他來看錄像廳,他媳婦咋辦?”
  大甜梨說:“我就是讓他來幫幾天忙,等過幾天我找到人了,我就讓他回家。”
  石鳳凰說:“不用過幾天,明天就讓他回家吧,他家里就他媳婦一個人在家,如果他媳婦出了什么事情,你可負不了這個責任。”
  大甜梨想了想,點頭說:“好吧,我明天就讓他回去。”
  石鳳凰又對秦俊鳥說:“俊鳥,你好不容易來城里一趟,一會兒我帶你去買幾件衣服,再給你媳婦買點東西給她帶回去。”
  秦俊鳥有些過意不去地說:“鳳凰,不用買了,你以前讓梨子姐給我帶的那些衣服我還沒有穿完呢。”
  石鳳凰笑著說:“跟我你還客氣什么,誰讓我是你姐呢。”
  秦俊鳥沒有再推辭,看著石鳳凰他又想起了當初自己摸她時的情景,心里不免泛起一陣漣漪。
  秦俊鳥發現石鳳凰比在村里時漂亮了,皮膚也比那時白凈了,就連打扮都跟村里人不一樣了,現在看起來跟城里人沒什么分別。
  大甜梨笑著說:“鳳凰,你吃飯了沒有,要是沒吃的話,正好在我家吃。”
  石鳳凰說:“不了,我已經吃過飯了,你們吃完沒有?”
  大甜梨說:“我們吃完了。”
  石鳳凰笑著說:“既然你們吃完飯了,我們現在就去商場買東西吧。”
  大甜梨說:“那好,你等著我,我去換衣服。”
  秦俊鳥跟著石鳳凰和大甜梨一起來到了縣城里最大的百貨商場,一进百貨商場秦俊鳥就覺得眼花繚亂的,貨柜里擺的很多稀奇古怪的商品都是他沒有見過的東西,讓秦俊鳥大開了眼界。
  石鳳凰走到一处買男裝的地方給秦俊鳥買了幾件合身的衣服,又給他買了兩雙皮鞋。
  給秦俊鳥買完東西后,石鳳凰說:“俊鳥,你媳婦喜歡啥東西呀?”
  秦俊鳥撓了撓腦袋,憨笑著說:“我也不知道她喜歡啥東西?”
  大甜梨笑著逗他說:“你這個丈夫是怎么當的,連自己的媳婦喜歡啥東西都不知道,你要再這么粗心大意的話,你媳婦呀就得被別的男人拐跑了。”
  秦俊鳥說:“她一個鄉下女人,誰能看上她。”
  大甜梨說:“鄉下女人怎么了,我和你鳳凰姐哪個不是鄉下女人,我們現在不是在城里活得挺滋润的嗎。”
  秦俊鳥知道自己說不過大甜梨,大甜梨牙尖嘴利,城里的男人都說不過,何況自己笨嘴笨舌的。
  秦俊鳥說:“我不知道她喜歡啥東西,我看就不用給她買了。”
  石鳳凰說:“那可不行,就算虧待了你,也不能虧待了弟妹。”
  大甜梨想了想,笑著說:“我知道買什么了。”
  石鳳凰問:“買啥?”
  大甜梨把嘴湊到石鳳凰的耳邊小聲嘀咕了幾句,石鳳凰聽后連連點頭,微笑著說:“就聽你的。”
  秦俊鳥看著兩個人交頭接耳的樣子,弄得挺神秘,不知道兩個人要給蘇秋月買啥好東西。
  大甜梨指了指不遠处的一個柜臺,說:“那個地方就是賣內衣的。”
  石鳳凰和大甜梨向賣女士內衣的售貨柜臺走去,秦俊鳥跟在兩個人的后面走了過去。
  看著柜臺里花花綠綠的女人胸罩,秦俊鳥有些不好意思地把頭扭到一邊去,他這一扭頭不要紧,正好看到旁邊的一個年輕姑娘正拿著一個黑色的胸罩在自己的胸脯上比量著。
  秦俊鳥的臉頓時就紅了,他急忙把頭低了下去,不敢再看,心里暗想這城里的姑娘可真大方,當著男人的面就一點兒也不知道害臊。
  石鳳凰在內衣柜臺前仔細看了看,讓售貨員拿了幾個樣式的胸罩仔細地挑了挑,看中了幾個樣式做工都比較不錯的胸罩。
  石鳳凰笑著問:“俊鳥,你知道你媳婦的胸圍是多大的嗎?”
  “胸圍?”這還是秦俊鳥第一次聽到這個詞,他看著石鳳凰,一臉茫然地搖了搖頭。
  大甜梨白了他一眼,說:“笨蛋,你咋連胸圍是啥都不知道呢,就是你媳婦的胸脯有多大?”
  秦俊鳥有些羞澀地低下頭,小聲說:“我媳婦的胸脯有多大,我咋知道,我又沒有量過。”
  大甜梨被氣得一瞪眼剛想說話,石鳳凰急忙拉了她一下,說:“你沒量過也沒啥,你看看我們這里誰的身量跟你媳婦的差不多。”
  秦俊鳥硬著頭皮在大甜梨和石鳳凰的胸脯上掃了一眼,在心里跟蘇秋月的胸脯做了一個比較,他發現石鳳凰的身條無論是高矮還是胖瘦都跟蘇秋月的差不多,就是兩個人的**都差不多一樣大。
  秦俊鳥說:“鳳凰姐,我媳婦的身量應該跟你的差不多。”
  石鳳凰說:“我知道了。”
  石鳳凰把自己的號碼告訴了售貨員,讓她把自己看好的幾個樣式的胸罩一樣拿一個用塑料袋裝好。
  買完胸罩后,石鳳凰和大甜梨又去了一個專賣女人衛生用品的商店,買了許多方塊狀的塑料包,秦俊鳥看著塑料包上印著“衛生巾”三個字,他好奇地問:“鳳凰姐,這衛生巾是個啥東西啊?”
  石鳳凰和大甜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大笑了起來,秦俊鳥看著兩個人笑得前仰后合的樣子,有些摸不著頭腦,一臉困惑地問:“你們笑啥?我說錯啥了嗎?”
  石鳳凰捂著肚子,強忍住笑聲說:“我們沒笑啥,你也沒說錯。”
  大甜梨好不容易直起腰,笑著說:“這衛生巾是啥東西,你還是回家問你媳婦吧。”
  秦俊鳥看著兩個人笑得有些蹊蹺,知道這衛生巾不會有啥好用处,就沒有再刨根問底。
  給秦俊鳥和蘇秋月買完東西后,石鳳凰說:“俊鳥,你今晚就去我家里住吧,明天我送你去車站。”
  秦俊鳥雖然很想去看看石鳳凰的家是什么樣,她現在過得好不好,可是一想到大甜梨說過她已經找了一個有錢的男人,他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秦俊鳥說:“鳳凰姐,我還是不去了,到你家里又得給你添麻煩,我在錄像廳里湊合一晚就行了。”
  石鳳凰說:“不麻煩,我家里就我一個人住,你正好去認一認家門。”
  大甜梨說:“我今天有空,我也去,鳳凰你歡迎我去嗎?”
  石鳳凰說:“別人不歡迎,你我還能不歡迎嗎。”
  大甜梨看了一眼秦俊鳥,話里有話地說:“那可難說,我去了萬一壞了你的好事呢。”
  石鳳凰在大甜梨的胳膊上使勁地捏了一把,笑著說:“我讓你胡咧咧,你能壞我啥好事兒,沒個正經的。”
  兩個人嘻嘻哈哈地說笑了一會兒,然后出了商店去了石鳳凰的家。
  石鳳凰的家在縣城郊區的一個別墅區,在這里住的人幾乎都是縣城里的有錢人,石鳳凰住的別墅就在一個人工湖邊。
  进了別墅后,石鳳凰把秦俊鳥和大甜梨讓进了寬敞的客廳,給他們拿了許多水果,有些水果秦俊鳥都沒有見過。
  石鳳凰說:“俊鳥,吃水果,這些水果你爱吃啥就吃,吃完了冰箱里還有呢。”
  大甜梨笑著接過話茬說:“是啊,你鳳凰姐現在可不一樣了,她現在是飛上枝頭變鳳凰,在她家里啊,你別說是想吃水果,你想吃啥都能吃到。”
  石鳳凰瞪了她一眼,說:“這么多水果還堵不上你的嘴,你少說兩句,沒人能把你當啞巴。”
  大甜梨說:“我的嘴可大,你就想用些不值錢的水果就堵住我的嘴沒那么容易。”
  石鳳凰說:“我知道想堵上你嘴沒那么容易,說吧,你想吃啥?”
  大甜梨笑著說:“我想吃你,你愿意讓我吃嗎。”
  石鳳凰瞟了秦俊鳥一眼,說:“俊鳥在這兒呢,你咋啥話都說,你就不臉紅嗎?”
  大甜梨說:“臉紅?我有啥可臉紅的,俊鳥又不是別人。”
  大甜梨說完看了秦俊鳥一眼,她話里的意思只有秦俊鳥知道什么意思。想起在大甜梨家里時兩個人做的那些事情,秦俊鳥有些尷尬地低下了頭。
  石鳳凰說:“我昨天賣了些燕窩,聽他們說這東西對女人好,一會兒我把它熬粥喝。”
  大甜梨說:“我還不容易來一次,你別想用燕窩就把我打發了。”
  石鳳凰說:“東西都在廚房里,你想吃什么自己去做。”
  大甜梨說:“我去做,你來幫我。”
  石鳳凰說:“俊鳥你在客廳里坐一會兒,我和梨子去做飯。”
  秦俊鳥點頭說:“你們去吧,不用管我。”
  石鳳凰跟大甜梨一起去了廚房,把秦俊鳥一個人留在了客廳里。秦俊鳥在客廳里坐了一會兒,覺得沒有什么意思,就向廚房走去,想去幫幫石鳳凰和大甜梨。(山村如此多嬌 http://www.thholm.tw/)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