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廖小珠說:“我不要,還是嫂子你自己留著吧。”
  蘇秋月說:“我自己留著也沒啥用,還是給你吧。”
  秦俊鳥在外邊聽著兩個人把他推來讓去的,心里非常不高興,心想老子又不是東西,你們給來給去的,把我當成啥了。
  廖大珠笑著說:“俊鳥又不是啥好東西,你們兩個也別讓了,我看直接把他喂狗算了。”
  廖小珠說:“這個主意好,不過就怕狗都不愿意吃。”
  秦俊鳥實在有些聽不下去了,氣哼哼地走到倉房里,一頭倒在炕上,望著頂棚喘著粗氣,心想這三個女人竟敢在背后這么說我,早晚有一天老子讓你們好看。
  過了大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三個女人洗完了澡。
  廖大珠和廖小珠幫著蘇秋月把屋子里收拾了一下,屋子收拾完之后,廖大珠拎著水桶去倒水,蘇秋月和廖小珠兩個人抬著木澡盆进了倉房,蘇秋月看到秦俊鳥躺在炕上,有些意外地說:“俊鳥,你不是进山里去砍木頭了嗎,咋在這里躺著呢。”
  秦俊鳥沒好氣地說:“這幾天山里頭鬧狼,我怕被狼叼走了,過幾天再去。”
  蘇秋月一看秦俊鳥的情緒有點兒不對,沖著廖小珠使了一個眼色,兩個人沒有多說話,轉身出了倉房。
  廖小珠說:“嫂子,俊鳥這是咋了,跟吃了枪药似的。”
  蘇秋月說:“誰知道他是咋了,別理他,讓他一個人躺著去。我一會兒做牛肉燉蘿卜,你和你姐就在我家里吃飯吧。”
  廖小珠笑著說:“嫂子,你對我和我姐可真好,你要是我的親嫂子就好了。”
  蘇秋月嘆了口氣,笑著說:“可惜,你沒有哥哥,你要是你有個跟你長得一樣招人喜歡的哥哥,我一定嫁給你哥哥給你當嫂子。”
  廖小珠說:“嫂子,你不是說俊鳥去山里砍木頭了嗎,他咋在倉房里躺著呢?”
  蘇秋月說:“你沒聽他說嗎,山里頭鬧狼。”
  廖小珠撇撇嘴說:“鬧狼?我看是他鬧心吧。”
  很快,廚房里就飄出來了牛肉的香氣,秦俊鳥雖然躺在倉房里,但也聞到了這股香氣。
  這牛肉是前幾天蘇秋月的哥哥蘇秋林給送來的,他怕蘇秋月嫁到秦俊鳥家后吃苦,所以隔三岔五的就給蘇秋月送一些好吃的東西來。
  一開始聞到香味兒的時候秦俊鳥還沒有覺得怎么樣,可是沒過多久,他的肚子就不爭氣地咕咕叫了起來。秦俊鳥強忍了一會兒,可他畢竟是個**凡胎,根本抵擋不了肉香的诱惑。
  秦俊鳥從炕上坐起來,鼻子用力地嗅了幾下,一起身向廚房走去。
  廚房里,蘇秋月正彎著腰手里拿著勺子向鍋里添水,秦俊鳥從她的身后走過,她那紧繃而豐滿的屁股正好迎著他的目光,秦俊鳥忍不住多看了幾眼,下身的東西有些不安分地动了动。
  蘇秋月一看秦俊鳥走了进來,直起身來說:“趕紧去洗手,飯馬上就要好了。”
  “嗯。”秦俊鳥應了一聲,走到水缸邊去打水洗手。
  這時,廖大珠和廖小珠從屋子里走了出來,兩個人看著秦俊鳥笑了笑,然后去幫蘇秋月拿碗筷。
  四個人吃完了飯,廖大珠和廖小珠起身要走,蘇秋月說:“你們要干啥去?”
  廖大珠說:“昨天,銀杏姐去縣城里買了很多新衣服,我們想去她家里看看她都買了啥新衣服。”
  蘇秋月說:“我想跟你們一起去。”
  廖小珠說:“好啊。”
  蘇秋月跟著廖家姐妹一起去了銀杏家,把秦俊鳥一個人扔在了家里。銀杏的全名叫廖銀杏,跟廖家姐妹是本家,比廖大珠大兩歲,因為年紀差不多,所以跟廖家姐妹的關系比較好,廖家姊妹平時經常去找她。
  秦俊鳥站在門口看著三個女人的背影,把她們在心里比較了一下,要是比模樣,她們三個都差不多,可要是比起身材來,蘇秋月可就要比廖家姐妹稍勝一籌了。
  可能是因為蘇秋月比她們兩個大幾歲的原因,所以發育的比較好,該圓的地方圓,該大的地方大,看著就讓人眼饞。
  秦俊鳥暗暗地吞了幾口口水,心想自己早晚要把蘇秋月扒光了衣服,按在炕上好好地耍弄一番,讓她也知道知道自己的厲害。
  秦俊鳥正在無聊的時候,院子外忽然傳來了大甜梨的聲音:“俊鳥在家嗎?”
  秦俊鳥說:“在家了。”
  大甜梨手里拎著一個布包,笑呵呵地走了进來。
  大甜梨向四处張望了幾眼,說:“俊鳥,我聽說你娶媳婦了,媳婦在哪兒呢,讓看一看。”
  秦俊鳥說:“梨子姐,你來的不巧,她跟大珠和小珠去了銀杏家。”
  大甜梨說:“我聽說她長的可好看了,沒想到你小子傻人有傻福,能娶到這么好的媳婦。”
  秦俊鳥笑了笑,說:“啥福不福的,咱莊戶人討媳婦就是為了過日子,好看有啥用,又不能當飯吃。”
  大甜梨說:“聽你這話,你好像還不知足啊。”
  秦俊鳥岔開話茬說:“梨子姐,你咋回來了,你男人舍得讓你回來啊?”
  大甜梨說:“他有啥舍不得的,他巴不得我回來,他好去外邊找別的野女人。”
  秦俊鳥愣了一下,說:“咋了,你男人在外邊有女人了。”
  大甜梨說:“算了,今天我高興,不說這些掃興的事情,鳳凰又讓我給你帶東西來了,給你。”
  大甜梨把布包交給秦俊鳥,秦俊鳥說:“以后你回去告訴鳳凰姐一聲,讓她不要給我帶東西了,讓她老給我花錢,我心里不安。”
  大甜梨說:“鳳凰給你買的,你就放心地收下好了,你鳳凰姐呀在城里找了個有錢的男人,花這點兒小錢對她來說不算什么。”
  秦俊鳥說:“我一個鄉下的農民,她給我買這些城里人的東西,實在是白花錢了。”
  大甜梨說:“提到錢了,我想問你個事兒,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秦俊鳥說:“啥事兒,梨子姐你就直說。”
  大甜梨說:“我最近在縣城里開了一個錄像廳,現在人手不夠,我想讓你去幫我幾天,不過我不會讓你白幫我的。”
  秦俊鳥說:“我一個山里的農民,連錄像廳都沒进去過,讓我咋幫你啊。”
  大甜梨說:“我就問你一句,你到底愿不愿意幫我。”
  秦俊鳥想了想,點頭說:“中,看在鳳凰的情分上我幫你。”
  大甜梨笑著說:“那就這么說定了,你今天收拾一下,明天就跟我进城。”
  第二天,秦俊鳥把家里的事情跟蘇秋月交待了一下,讓蘇秋月一個在家秦俊鳥不放心,以又讓廖家姐妹晚上來給她做伴。
  安排好家里的事情后,秦俊鳥才有些不舍地跟著大甜梨坐車去了縣城。
  縣城是個花花世界,秦俊鳥雖然以前來過幾次,可那都是為別的事情來的,只是走馬觀花地看了那么幾眼,這次他終于可以好好地逛一逛縣城了。
  大甜梨帶著秦俊鳥幾乎是把縣城走了個遍,大街上那些打扮時髦長得水靈的城里姑娘都快要秦俊鳥的眼睛給看花了,而且他發現縣城里的姑娘就是跟村里的姑娘不一樣,她站在大街上就敢跟男人親嘴,這要是放在村里還不羞死了。
  在走到一個發廊的門口時,兩個涂脂抹粉的女人硬是把他往里面拉說要給他洗洗頭,要不是大甜梨攔著他就跟著那兩個女人进去了,后來大甜梨告訴他這些女人都是賣屁股的不干凈。
  逛了一天的縣城,秦俊鳥有些走累了,肚子也餓了,大甜梨把他帶到了縣城里最好的一家飯店吃飯。
  兩個人找了個地方坐下來,大甜梨說:“俊鳥,你喜歡吃啥盡管點。”
  秦俊鳥也不客氣,說:“人都說天上龙肉地上的驢肉,我想吃驢肉。”
  大甜梨說:“驢肉有啥好吃的,這家飯店有比驢肉更好的東西。”
  秦俊鳥說:“比驢肉還好的東西是啥?”
  大甜梨說:“當然是生猛海鮮了。”
  大甜梨點了一桌子的海鮮,有螃蟹,有大蝦,還有秦俊鳥根本就叫不出名字來的鮑魚。秦俊鳥從小山里長得,要說野味也吃過不少,可是這海鮮幾乎就沒吃過,看著桌子上他能叫出名和不能叫出名的海鮮都看傻了。
  大甜梨笑著說:“俊鳥,你愣住干啥呀,趕紧吃啊。”
  秦俊鳥說:“梨子姐,你要了這么多東西,一定花了不少錢吧?”
  大甜梨說:“你管花多少錢呢,又不是讓你掏錢,你吃就是了。”
  秦俊鳥拿起筷子,看著滿桌子的海鮮,都不知道先吃哪個好了。
  大甜梨給他夹了一個大個的螃蟹,說:“你先嘗嘗這個。”
  秦俊鳥看著螃蟹,咽了咽口水,說:“梨子姐,那我就不客氣了。”
  大甜梨說:“這些東西我都是給你點的,你最好把它們都吃了。”
  秦俊鳥說:“放心吧,這些好東西我是不會糟蹋的。”
  大甜梨說:“你就敞開肚皮吃吧,要是不夠的話,我再給你點。”
  秦俊鳥說:“這些就夠了,這么多東西要是還不夠吃的話,那我就成了飯桶了。”(山村如此多嬌 http://www.thholm.tw/)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