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秦俊鳥到廚房給女人燒了一大鍋熱水,水燒好后,秦俊鳥把家里的窗簾拉上,又把屋里的房門玻璃用花布擋好,讓女人在屋里放心地洗澡。
  女人在屋里洗澡的時候,秦俊鳥一直在屋外磨斧子,他打算明天去山里砍樹。
  家里的玉米都已經賣了,結婚的錢準備好了,眼看著結婚的日子就要到了,他想找人趕紧把家具打好,過幾天再把屋子里粉刷一下,就可以迎娶蘇秋月過門了。
  秦俊鳥一邊磨斧子一邊想著娶媳婦的美事兒,臉上忍不住笑了笑。
  這時,屋里傳來了女人的聲音:“我洗完了,你可以进來了。”
  秦俊鳥把斧子放到一邊,然后走进屋子里。
  屋子里,女人正坐在炕上,用毛巾擦著湿漉漉的頭發,地下堆著她脱下來的被刮破的衣服裤子。
  女人用手撣了撣身上的衣服,笑著說:“我的衣服都破了,我在你家的柜子了翻了翻,正好看到有幾件女人的舊衣服,就挑了這件,大小挺合身的,所以我就穿了。”
  女人身上穿的衣服是石鳳凰的,這些衣服是石鳳凰上次走時留下來的舊衣服,秦俊鳥沒有把它們扔掉,而是好好地保留著。
  秦俊鳥笑著說:“沒事兒,你穿吧。”
  女人問:“這家里就你一個人住嗎?”
  秦俊鳥說:“就我一個人住。”
  女人又問:“你叫什么名字?”
  秦俊鳥說:“秦俊鳥。”
  “秦俊鳥,俊鳥。”女人撲哧一笑,“你的名字可真怪。”
  秦俊鳥憨厚地一笑,用手撓了撓腦袋,說:“我們山里人沒啥文化,能有個名字就不錯了,讓你笑話了。”
  女人說:“我叫陳金娜,以后你可以叫我金娜,或者娜娜都行。”
  秦俊鳥說:“中,那我叫你娜娜姐吧。”
  女人一皺眉頭說:“你最好不要叫我姐,都把我叫老了。”
  秦俊鳥想了想,說:“那我就叫你金娜吧。”
  雖然秦俊鳥對這個陳金娜不太了解,只是在偷聽她和那個錢懷龙說話時知道她和錢懷龙合謀騙了一個華僑的錢,兩個人是為了躲避公安的追查才跑到這大山里來的,但是秦俊鳥覺得陳金娜人還不錯,至少不是那種壞透了的人。
  晚飯是秦俊鳥做的,他去村里的小賣部買了些豬頭肉和香腸,又炒了幾個鸡蛋,還炒了一盤花生米,又給陳金娜買了幾瓶她爱喝的果汁汽水。
  陳金娜這些天躲在山里邊,吃沒有的吃,喝沒有的喝,要不是遇上秦俊鳥,恐怕她早就餓死在山里了。
  陳金娜吃飽喝足之后,走到廚房把房門關好。
  陳金娜回來屋里坐在炕頭上,一臉嚴肅地說:“俊鳥,我問你,我和錢懷龙說的話你是不是都聽到了。”
  秦俊鳥沒有隱瞞她,承認說:“你們說的話我都聽到了。”
  陳金娜盯著他的眼睛,問:“你想怎么樣?”
  秦俊鳥說:“我沒想咋樣,我也不想管你的事情。”
  陳金娜把那個藍色的旅行包拿過來,推到秦俊鳥的面前說:“你知道這里是什么東西嗎?”
  秦俊鳥搖搖頭說:“不知道。”
  陳金娜把旅行包的拉鏈拉開,路面露出花花綠綠的一沓沓百元的鈔票。
  秦俊鳥目瞪口呆地看著那些诱人的鈔票,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這么多的錢。
  秦俊鳥盯著那些鈔票說:“這么多錢!”
  陳金娜說:“這一共是一百五十萬,如果你能替我保守秘密,不向任何人說起我的事情,我可以分給你一半。”
  “一半?”秦俊鳥揉了揉耳朵,以為自己聽錯了。
  陳金娜重復了一遍說:“對,一半,七十五萬。”
  面對著這么多的錢,沒有人不會动心,更何況是在窮苦中長大的秦俊鳥。
  “這錢我不能要。”雖然秦俊鳥很想要這些錢,但他還是沒有要。
  陳金娜愣了一下,問:“你為什么不能要?”
  秦俊鳥說:“你的事情我不會對任何人說的,這錢你還是收起來吧。”
  陳金娜用一種有些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秦俊鳥,說:“你知不知道這些錢就算是你在山里種一輩子地都掙不來的,有了這些錢你就不用再吃苦受罪了。”
  秦俊鳥一臉認真地說:“我知道,不過我也知道這些錢是你騙來的,是不干凈的錢,這樣的錢我不能拿。”
  陳金娜見秦俊鳥的態度很坚決,就把旅行包的拉鏈拉好,然后將旅行包放到了柜子里。
  陳金娜盯著秦俊鳥的臉看了好久,才說:“你是我遇到的第一個見了這么多錢還不动心的人。”
  秦俊鳥說:“誰說我沒有动心,我又不是傻子。可是我知道這些錢就算是我拿到手里也不一定能花出去。”
  陳金娜說:“既然你不要錢,那我也就不勉強你了。”
  這時外邊的天色已經黑了,秦俊鳥把屋里好好地收拾了一下,又到廚房里把碗洗了。
  陳金娜看著秦俊鳥忙里忙外的,走到廚房好奇地問:“俊鳥,你娶媳婦了沒有?”
  秦俊鳥說:“還沒有,不過就快要娶了。”
  陳金娜又問:“你媳婦長得好看嗎?”
  秦俊鳥笑著說:“好看。”
  陳金娜笑著問:“她有我好看嗎?”
  秦俊鳥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陳金娜的臉上雖然有傷,不過真要是把她和蘇秋月比較一下,很難分出個高下。
  陳金娜抿嘴說:“你放心,你就是說你媳婦比我好看,我也不會生氣的。”
  秦俊鳥笑笑,說:“你倆都好看。”
  陳金娜說:“沒想到你年紀不大還挺會說話的,誰都不得罪。”
  秦俊鳥又跟陳金娜東拉西扯地閑聊了一會兒,陳金娜打了個呵欠說:“我困了,這幾天在山里提心吊膽的,我都沒怎么睡好覺。我想好好地睡一覺。”
  秦俊鳥說:“中,我給你鋪被子。”
  陳金娜說:“還是我自己鋪吧。”
  陳金娜把自己的被子鋪好后,也不脱衣服就鉆进了被窩里。
  秦俊鳥上了趟廁所,又打水洗了腳,然后也上炕睡覺了。
  陳金娜在秦俊鳥家里住了半個月,經過這段時間她臉上的傷已經完全好了。
  秦俊鳥倒是希望她能早點兒走,因為還有一個禮拜就到了他跟蘇秋月結婚的日子,要是陳金娜還不走,家里住著別的女人,讓他怎么跟蘇秋月結婚。
  晚上吃完了飯,陳金娜幫著秦俊鳥把碗筷端了下去,秦俊鳥心里很納悶,這個陳金娜從來到他家那天開始就沒干過活,連碗都沒有幫他洗過一個,今天怎么突然變得勤快起來了,女人的心思真是難以琢磨。
  秦俊鳥干完活后,走到屋里坐到炕上想歇會兒。
  陳金娜忽然說:“俊鳥,明天我就走了,在你家里住了這么多天,真是過意不去。”
  聽到這個消息,秦俊鳥的心里非常高興,可是臉上又不能表現出來,他出于客套說了句:“干啥著急走啊,再住幾天吧。”
  陳金娜笑著說:“好啊,那我就再住幾天。”
  秦俊鳥真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幾個耳光,自己說什么不好,偏偏說讓她再住幾天。再說他說的只是客套話而已,沒想到陳金娜還當真了。
  陳金娜看著秦俊鳥哭笑不得的表情,笑呵呵地說:“我在逗你玩呢,我知道你就快要娶媳婦了,我一個外地女人住在你家里不合適。你放心,我明天一早就走,不過你得送我一程,把我送到鄉里。”
  秦俊鳥聽到這話,心里的一塊石頭才算落了地,他說:“中,明天我送你去鄉里。”
  陳金娜看著秦俊鳥說:“說實話,如果不是我身上帶了這么多錢的話,我還真想在你家永遠住下去。這里的日子雖然苦點兒,但是過得安心。”
  秦俊鳥說:“以后只要你愿意,還可以回來住,我隨時歡迎。”
  陳金娜一本正經地說:“俊鳥,如果我給你當媳婦,你愿意要我嗎?”
  秦俊鳥的臉上露出為難之色,他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這個問題。
  陳金娜緩緩解開自己外衣的紐扣,把外衣脱掉,隨即又把里面的襯衣也脱掉了,露出白嫩的身子,她輕聲說:“俊鳥,我今天就給你當一回媳婦,來吧。”
  陳金娜說完仰面躺在炕上,把眼睛閉上了,她那兩個**隨著她的呼吸而不停地高低起伏著,那兩個櫻桃大小的凸起把秦俊鳥的目光給牢牢地吸引住了。
  秦俊鳥的心跳忽然加快起來,臉上就跟被開水澆過一樣滾烫,他說:“不行,我不能碰你的身子。”
  陳金娜說:“你現在還沒有娶媳婦,你就把我當成你的媳婦好了。”
  秦俊鳥向后退了幾步,調整了一下有些急促的呼吸,說:“你還是把衣服穿上吧。”
  陳金娜目光有些幽怨地看著秦俊鳥,說:“你嫌我的錢不干凈,但我的身子是干凈的。我心甘情愿地把身子給你,你為什么不要?”
  秦俊鳥把目光從陳金娜的身上移開,反問她:“你為什么要把身子給我?”
  陳金娜忽然坐起身來,一頭撲到秦俊鳥的懷里,說:“沒有為什么?難道你就一點也不动心嗎?”
  秦俊鳥說:“說不动心是假話,可是我不能要你的身子,如果我碰了你,我就沒臉娶秋月了。”
  陳金娜一看秦俊鳥根本沒有碰她的心思,笑著說:“沒想到你還挺癡情的,算我自作多情好了,白給你你都不要,以后你就是想要也沒有了。”
  秦俊鳥說剛想說話,陳金娜忽然拉過一張被子蓋在身上,不再搭理他。
  第二天秦俊鳥把陳金娜送到了鄉里,陳金娜一路上都沒有跟他說話,似乎是在生他的氣。
  陳金娜臨走前,秦俊鳥把陳金娜給他的那些錢塞給陳金娜說:“這是你給我的錢,我現在把它還給你。”
  陳金娜板著臉,一聲不吭地接過錢,也不跟秦俊鳥說再見就坐上去縣城的客車走了。(山村如此多嬌 http://www.thholm.tw/)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