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秦俊鳥拿著在鄉里買來的東西再次进了山,他救的那個女人果然在大青石旁等著他。
  看到秦俊鳥來了,女人笑著主动跟他打招呼說:“你來了。”
  “來了,這是你要的東西。”秦俊鳥看著女人愣了一下。
  要不是女人臉上那幾道已經結痂的傷口,秦俊鳥簡直不敢相信她就是那個臟兮兮的女人,女人雖然還穿著那件被刮破了的外衣,但是臉已經洗干凈了。秦俊鳥發現這個女人長得非常白凈俊俏,一看就不像是山里的女人。
  女人從秦俊鳥的手里接過一些零碎的東西,說:“這些東西太多了,我拿不动,還得麻煩你幫我送到我住的地方。”
  秦俊鳥點點頭說:“中,你帶路吧。”
  那個女人把秦俊鳥領到了樹林深处的一個用木頭搭起來的簡直木棚前,她指著木棚旁邊的一個用木頭簡單拼湊起來的木桌說:“你先把東西放到那上面。”
  秦俊鳥在放東西的時候向木棚里看了幾眼,他發現這個女人很可能不是一個人住,因為木棚里掛著一件男人的衣服,地上還放著一雙男士皮鞋。不過木棚里并沒有別人,那個男人很可能是躲出去了。
  女人坐到木桌旁開始整理秦俊鳥給她買來的東西,一樣一樣仔細地清點起來。
  秦俊鳥把在馬家羊肉館買的烤羊腿和烤羊排拿了出來放到木桌上,說:“我們這個地方小,沒什么好東西,我給你買了些羊肉,也不知道你爱不爱吃。”
  女人一看見羊肉,眼睛里頓時放出光來,她放下正在清點的東西,一把拿起烤羊腿大口地啃起來。
  秦俊鳥又從一個布兜里掏出幾瓶果汁汽水,說:“這是果汁汽水,是我買被子時老板送的,我不爱喝甜的,所以給你拿來了。”
  女人一邊津津有味地嚼著羊腿肉一邊說:“謝謝你了,還能想著給我帶汽水,我最爱喝果汁汽水了。”
  女人啃完了烤羊腿,又喝了兩瓶果汁汽水,然后滿足地打了幾個嗝,笑著說:“我看了一下,我讓你給我買的東西你都給我買來了,一樣不少。”
  秦俊鳥說:“要是沒啥事兒的話,我就回去了,家里還有活兒要干。”
  女人從裤兜里又掏出一疊錢塞到秦俊鳥的手上,說:“這些錢先放在你那兒,以后每隔半個月,你給我送些糧食和菜過來,等這些錢花光了我再給你。”
  秦俊鳥推辭說:“這錢我不能要,你給我的那些錢我還有。”
  女人態度坚決地說:“我給你,你就拿著,你以后多給我買些好吃的東西拿過來。”
  秦俊鳥沒辦法只好收下,說:“你想吃啥東西告訴我,只要是鄉里有的我一定給你買來。”
  女人又跟秦俊鳥說了些要買的東西讓他過兩天再送過來,秦俊鳥記了下來,然后出了樹林。
  秦俊鳥并沒有回家,他悄悄地繞到了樹林旁的一個山坡上,小心翼翼地躲在一塊石頭后,他想看看這個女人究竟是一個人住,還是跟別的男人一起住。
  沒過多久,從樹林對面的山溝里走出了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這個男人上身穿著夹克衫,下身穿著一條黑裤子,頭發梳得油光锃亮,一看就是個城里人。
  這個男人进了樹林,看到放在木桌上的東西,快步走了過去。
  女人見男人走過來,抬頭看了他一眼說:“我們還要在這里住多久?”
  男人說:“再住兩個月,等風頭一過,我們就去南方做生意。”
  女人說:“我們拿走了黄作人那個老東西那么多錢,他會放過我們嗎?”
  男人笑了笑,說:“不僅他不會放過我們,公安也不會放過我們的,黄作人那個老東西是華僑,認識很多上邊的人,能量大得很。”
  女人說:“這里每天都有进山的人,我們躲到這里來就安全了嗎?”
  男人說:“我在那邊已經找到了一個很隱秘的山洞,一會兒我們就搬過去。”
  女人說:“怪不得這幾天你都神神秘秘的,原來是去找住处了。”
  男人不懷好意地說:“我一個男人倒是沒有什么,我就怕你細皮嫩肉的,萬一被山里的野貓野狗的給拖去了可怎么辦。”
  女人狠狠地瞪了男人一眼,冷冷地說:“錢懷龙,我警告你別打我的主意,我以前沒有看上你,現在也不會看上你,以后更不會看上你。”
  男人笑嘻嘻地說:“你既然看不上我,為什么還要跟我一起合作騙黄作人那個老東西。”
  女人說:“你不要自我感覺太良好,我跟你合作,完全是為了錢而已。我雖然很討厭你,但是我并不討厭錢。”
  秦俊鳥這個時候才明白這個女人和這個男人為什么會跑到這荒山野嶺來,原來兩個人都是騙人錢的詐騙犯。
  男人走到女人的面前,看著她說:“陳金娜,我知道你一直都瞧不起我,認為我什么都不是,就會靠一張嘴騙飯吃。我告訴你,別惹急了我。在這荒山野外的,我就是把你給睡了,你也不能把怎么樣。”
  女人怒視著男人,沒好氣地說:“你敢?”
  男人冷笑著說:“我有什么不敢的,什么樣的女人老子沒見過,你以為你是什么東西,老子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氣,你別給臉不要臉。”
  女人面無表情地盯著男人說:“不信你就試試,我陳金娜從小到大還沒有怕過誰。”
  男人“嘿”“嘿”干笑了幾聲,說:“這可是你說的,你可別后悔。”
  男人說完快步走過去,攔腰一把將女人抱了起來。
  女人臉色大變,怒聲說:“錢懷龙你這個王八蛋,你想干什么,你快放開我,放開我……”
  男人用力地將女人的身子摔在木桌上,木桌本來就不結實,女人的身子砸在上面后木桌“嘩啦”一聲就散了架,木桌上的東西和女人都滾落在了地上。
  女人痛得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她剛想爬起來,男人的身体已經壓在了她的身上,并且將女人的雙手給死死地按住了。
  男人喘著粗氣,紅著眼睛看著女人說:“這幾天,都要把我憋壞了,今天我就用你瀉瀉火。”
  女人拼命地掙扎著,大罵著:“錢懷龙,你要是敢动我,我不會放過你的。你這個畜生,王八蛋,流氓……”
  男人怪笑了幾聲,說:“等老子一會兒享受完了,我就送你去見閻王,哈哈……”
  女人有些絕望地叫著:“畜牲,錢懷龙你不得好死……”
  男人一張嘴伸出湿漉漉的舌頭在女人的臉上瘋狂地舔了起來,添完女人的臉后又舔女人的脖子和耳朵。
  女人被男人刺激的身子不停地扭动著,腦袋左搖右晃的想躲開男人的嘴,可是她越想躲男人舔的越來勁。
  男人嫌這樣還不過癮,一口咬住女人胸前的衣襟,一用力將女人的外衣給扯開了,用臉隔著衣服在女人高聳的胸脯上蹭了起來。
  女人這時忽然不抵抗了,她閉著眼睛說:“你不是想要睡我嗎?可以,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男人停下來看著女人,喘息著說:“你有什么條件?”
  女人說:“你必須得答應我這個條件。”
  男人想了想,說:“你說吧,我聽聽是什么條件?”
  女人說:“我們兩個一起騙來的那些錢,我要拿三分之二,你拿三分之一。”
  男人說:“不行,為了騙這些錢,老子把老婆都搭进去了,你拿三分之二,那老子太不劃算了。”
  女人說:“如果你不同意的話,我馬上咬舌頭死在你面前。”
  男人阴笑著說:“想死沒那么容易,等老子享受完了,你再死吧。”
  男人猛地一下子就撕開了女人的內衣,女人那兩個雪白的**頓時暴露出來,男人目光貪婪地看著兩個顫巍巍的東西。
  女人大聲驚叫起來,帶著哭腔大罵:“錢懷龙,你等著,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男人一頭壓在女人的**上,又是舔又是咬的,瘋狂的跟野兽一樣。
  秦俊鳥見狀急忙跑进樹林里,順手操起一根粗木棒,對著男人的后腦勺就是狠狠的一木棒,男人頓時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身子也從女人的身上滾落下來,雙手捂著后腦勺,痛苦萬分地在地上打滾。
  女人見秦俊鳥來救自己了,急忙坐起來,把衣襟拉上,雙手護在胸前,驚魂未定地看著秦俊鳥。
  秦俊鳥安慰她說:“你不用怕,我是來救你的。”
  女人沒有說話,憤然站起身來,走到男人的面前,抬起腳對著男人的裤裆狠狠地踢了一腳,男人“嗷”的一聲怪叫,聽得人渾身都起鸡皮疙瘩。
  女人憤怒地罵了一句:“錢懷龙這個畜牲,你以后就斷子絕孫吧。”
  女人轉身跑进木棚里,拿起一個藍色旅行包,走到秦俊鳥的面前,問:“你家離這兒遠嗎?”
  秦俊鳥說:“不遠。”
  女人說:“我不能在這里待下去了,你能帶我去你家嗎?”
  秦俊鳥猶豫了一下,說:“中。”
  女人一臉可憐地說:“你放心,我在你家里住幾天就走。”
  秦俊鳥說:“沒關系,你想在我家里住幾天都行。”
  秦俊鳥把女人帶到了他的家里。
  进屋后,女人說:“你能把我燒點熱水嗎,我想洗洗澡。”
  秦俊鳥說:“中,我這就去燒。”(山村如此多嬌 http://www.thholm.tw/)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