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秦俊鳥答應要給孟慶生抓幾條鯽魚好給他的媳婦下奶,吃過早飯后他就去了西梁河邊。
  秦俊鳥從小在西梁河邊長大,抓個魚摸個蝦沒有什么難的,所以不到小半天時間他就抓到了五六條鮮活的鯽魚。
  秦俊鳥把抓上來的鯽魚都放到了一個事先準備好的水桶里,打算給孟慶生直接送過去。
  這時,他忽然看見劉鐲子端著一個洗衣盆從村里出來,她一邊哼著小曲一邊直奔西梁河邊走來。
  秦俊鳥急忙拎起水桶,他想躲開劉鐲子。不過他看到劉鐲子的時候,劉鐲子也看到了他。
  劉鐲子見秦俊鳥要走,加快腳步走過來,大聲地說:“俊鳥,你站住,你看我來了躲啥。”
  秦俊鳥一看沒法躲了,只好笑了笑,硬著頭皮說:“鐲子嫂子,我沒躲,我就是著急把這新抓的鯽魚給慶生哥送去。”
  秦俊鳥的話當然騙不了劉鐲子,劉鐲子撇撇嘴,沒好氣地說:“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子啊,拿這種鬼話來騙我,我問你,你躲著我是不是害怕了?”
  秦俊鳥心虛地說:“害怕,我怕啥?”
  劉鐲子冷哼了一聲,走到秦俊鳥的面前,說:“你說你怕啥,你跟我鉆高粱地的事情被別人給看見了,現在全鄉都在傳咱倆的事情,你是怕被我男人知道了找你算賬。”
  秦俊鳥的臉色一變,不敢看劉鐲子,像犯了錯誤的小孩子一樣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喘。
  劉鐲子忽然一笑,說:“你放心,我家那個缺德的東西,一天到晚就知道喝酒,喝完了酒就躺在炕上睡覺,他才沒心思管我的事情呢,只要有酒喝,就是別的男人當著他的面把我給睡了,他都不會攔著的。”
  聽劉鐲子這么說,秦俊鳥一顆揪著的心才稍微地寬了一些,他說:“鐲子嫂子,要是沒什么事情的話,我就給慶生哥送鯽魚去了,他媳婦還等著這鯽魚催奶呢。”
  劉鐲子見秦俊鳥要走,身子攔在他的身前,一對豐滿高聳的**差點就撞到了秦俊鳥的胸口。
  劉鐲子大聲說:“你給我站住,我讓你走了嗎?”
  秦俊鳥無奈地看著劉鐲子,說:“鐲子嫂子,你還有啥事兒啊?”
  劉鐲子把半邊臉送到秦俊鳥的嘴邊,笑著說:“你親我一下。”
  秦俊鳥把身子向后退了兩步,為難地說:“鐲子嫂子這不好吧,萬一讓村里人看見又要說咱倆的閑話了。”
  劉鐲子有些不高興了,拉下臉來說:“你膽子不是挺大的嗎,你忘了你在高粱地里都對我干了啥了,那個時候也沒見你這么软蛋。”
  秦俊鳥說:“鐲子嫂子,高粱地里的事情是我不對,我不該對你那樣。不過以后我不會了。”
  劉鐲子說:“為啥?”
  秦俊鳥說:“我已經定親了,我不能做對不起秋月的事情。”
  劉鐲子“格”“格”地大笑起來,笑夠了才停下來說:“你可真夠傻的,那個蘇秋月是個大破鞋,這是全鄉人都知道的事情。也就是你還把她當個寶貝。人家呀早就跟別的男人風流快活夠了,才來找你這個冤大頭,說不定是她懷上了哪個男人的野種,讓你給那個野種當爹哩。”
  秦俊鳥有些生氣了,他瞪起眼睛說:“她不是破鞋。”
  劉鐲子說:“她不是破鞋,我是破鞋行了吧。人家把你當猴耍,你還把人家當好人,有你后悔的時候。”
  秦俊鳥的心里有些亂了,雖然嘴上對蘇秋月說他不在乎她是個破鞋,可是在心里頭他是還是非常在乎的,有誰能愿意自己娶的媳婦是個人人瞧不起的破鞋呢?
  秦俊鳥拎著水桶,皺著眉頭想著心事走了,沒有再搭理劉鐲子。
  秦俊鳥回到家時,廖大珠和廖小珠沒有在家里,她們兩個幾乎都是白天回自己家,到了晚上才來睡覺。
  秦俊鳥把水桶放在廚房的水缸旁,然后一頭倒在炕上,眼睛望著頂棚,想著劉鐲子剛才說的話,又想起蘇秋月那張俊俏的臉蛋,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滋味。
  這時,房門一開,大甜梨拎著一個皮包喘著氣走了进來,秦俊鳥以為是廖家姊妹,就沒在意。
  大甜梨見秦俊鳥像死人一樣躺在炕上,也不看她,抬腳在秦俊鳥的腿上踢了一下,說:“你想什么美事兒呢,我來了你也不知道吭一聲。”
  秦俊鳥急忙坐起來,一見是大甜梨,意外地說:“你咋來了?”
  大甜梨白了他一眼,說:“我咋就不能來,你鳳凰姐讓我來看看你。”
  秦俊鳥一聽說是石鳳凰讓大甜梨來看他的,眼睛一亮,笑著說:“鳳凰姐她還好吧?”
  大甜梨說:“好著呢,她現在可是過著神仙一般的好日子,有洋房住有票子花,還有小汽車開。”
  “鳳凰姐過的好就好。”知道石鳳凰過的好,秦俊鳥也就放心了。
  大甜梨把手里的皮包扔到炕上,說:“這是你鳳凰姐給你帶的東西,你自己好好看看吧。”
  秦俊鳥沒有看皮包里的東西,說:“鳳凰姐,什么時候能回村里來?”
  大甜梨笑著說:“咋了,你想她了?”
  秦俊鳥臉一紅,沒說話,默認了。
  大甜梨一屁股坐到炕上,用手擦了擦臉上的汗珠,說:“走了這么遠的山路,我渴了,快給我倒杯水喝。”
  “我這就給你倒水。”秦俊鳥下炕去廚房找暖壺給大甜梨倒水。
  秦俊鳥小心翼翼地端著一碗熱水进了屋。這時,大甜梨已經把外套脱了,里面只穿著一個紧身的毛衫,而且領口開的很大,兩個白花花的**幾乎是半露在外邊,一條窄窄的肉溝看得秦俊鳥心慌意亂。
  大甜梨接過水碗,一口氣喝了半碗水,大甜梨雖然已經在城里生活多年,可是大大咧咧的脾氣一直都沒有改,更談不上什么修養了。要不是穿了一身好看的衣服,她跟那些粗俗的農村婦女沒有什么兩樣。
  大甜梨放下水碗,接連打了幾個呵欠,用手揉揉了眼睛,說:“俊鳥,我昨晚沒睡好,在你家里睡一會兒,等天黑了叫我。”
  秦俊鳥點點頭,說:“我知道了。”
  秦俊鳥給大甜梨拿了個枕頭,又給她在身下鋪了一床干凈被子,大甜梨躺在炕上沒多久就睡著了。
  秦俊鳥看著大甜梨的身子,心里忽然如百爪撓心一樣痒痒。
  大甜梨這幾年在城里住著,別的變化沒有,就是肉皮比村里的女人白了也嫩了。
  尤其是她那對圓滾滾肉呼呼的**,看著就讓人忍不住流口水。
  這時,大甜梨翻了個身,側著的身子正好把她身体的曲線顯露出來。
  秦俊鳥把目光從大甜梨的身上移開,盡量讓自己不去胡思亂想。
  秦俊鳥走到廚房,看著放在水缸旁的水桶里的鯽魚,走過去拎起水桶向孟慶生家走去。
  到了孟慶生家后,孟慶生家的大門紧鎖,秦俊鳥叫了幾聲,也沒人答應。
  秦俊鳥一問旁邊的鄰居才知道,孟慶生的孩子病了,他開著拖拉機帶著媳婦孩子去鄉里看病了。
  秦俊鳥把鯽魚放到孟慶生的鄰居家,讓他交給孟慶生,然后一個人往家走去。
  回到家時,大甜梨還躺在炕上睡著,秦俊鳥看著大甜梨那兩個鼓胀飽滿的**,心里又不安分起來,全身上下更是一陣難耐的燥熱。
  秦俊鳥到廚房里打了一盆涼水,洗了一把臉,讓自己清醒一下,然后走到屋外劈起柴禾來。
  天快黑的時候,秦俊鳥走进屋里,叫了大甜梨一聲:“梨子姐,醒一醒,天快黑了。”
  大甜梨“嗯”了一聲,輕輕地翻了個身,現實是睡意正濃,不愿意起來。
  秦俊鳥又叫了一聲:“梨子姐,你該醒醒了。”
  大甜梨還是沒有醒,秦俊鳥坐到炕邊伸手在大甜梨的小腿上輕輕地搖了一下,說:“梨子姐,你醒醒,醒一醒。”
  大甜梨慢慢地睜開了眼睛,睡眼朦朧地看著秦俊鳥,伸出一個胳膊,打了個呵欠,說:“俊鳥,你拉我一把。”
  “嗯。”秦俊鳥站起來伸手去拉大甜梨,他的手剛碰上大甜梨的手,大甜梨忽然一把握住他的手,用力一拉,秦俊鳥沒想到大甜梨會來這一手,身子一下子就撲在了大甜梨软綿綿的身上。秦俊鳥的臉也貼在了大甜梨的臉上,他沒想到大甜梨的臉非常光滑,就跟綢緞一樣。
  大甜梨的雙手順勢搂在了秦俊鳥的脖子上,笑著說:“俊鳥,現在屋子里就我們倆個,你想不想跟我弄那事兒?如果你想的話,我愿意把身子給你。”
  秦俊鳥的呼吸一下子變得急促起來,大甜梨那一對彈性十足的**就頂在他的胸膛上,秦俊鳥有種麻酥酥的感覺,全身就跟要飄起來了一樣。
  大甜梨伸手在秦俊鳥的下身摸了一下,說:“你不會不懂怎么跟女人弄那種事兒吧。”
  秦俊鳥喘著粗氣說:“誰說我不懂。”
  大甜梨的手在秦俊鳥的身上很有技巧地抚弄著,秦俊鳥被他弄得非常舒坦,一雙手也不老實地在大甜梨的身上摸索起來。
  大甜梨咬著紅艷艷的嘴唇,說:“鳳凰說你還小,我倒想看看你到底什么地方小。”
  看著身下大甜梨勾人的身子,秦俊鳥幾乎要喪失掉最后的一點兒理智,他的心里在激烈地掙扎著。
  忽然,屋外傳來廖大珠和廖小珠的說笑聲,秦俊鳥心頭被大甜梨燃起的火苗一下子就熄滅了,他急忙從大甜梨的身上爬起來,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山村如此多嬌 http://www.thholm.tw/)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