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秦俊鳥跟劉鐲子鉆高粱地的事情很快就傳到了孟水蓮的耳朵里,孟水蓮心想不能讓秦俊鳥這樣胡鬧下去,他年紀也不小了,該給他找個媳婦了。
  于是,孟水蓮就托村里的媒婆韓巧嘴在鄉里打聽誰家沒嫁出去的姑娘給秦俊鳥介紹一個,可是女方家一聽說是給秦俊鳥介紹對象,都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
  不過功夫不負有心人,韓巧嘴正在發愁的時候,一戶人家主动找到了她,要把自家的女兒介紹給秦俊鳥。
  這戶人家就是窯廠村的蘇家。蘇家的姑娘叫蘇秋月,上邊有一個哥哥,下邊有兩個妹妹。
  要說蘇秋月的長相沒得挑,可她已經二十三了還沒有嫁出去。
  農村人結婚早,別的姑娘在她這個歲數,孩子都生了。而她之所以還沒有結婚,是因為她的名聲不好。鄉里人都傳她是個大破鞋,跟多少個男人有過那種事。
  農村人封建,要不是家里實在沒辦法,誰愿意讓自己家的兒子娶個破鞋當媳婦。可是蘇秋月到底有沒有跟男人弄過那事兒,誰也沒見過,這樣一來就把蘇秋月的婚事給耽誤了。
  蘇秋月的哥哥蘇秋林一聽說韓巧嘴要給秦俊鳥介紹對象,就找到韓巧嘴,想把蘇秋月嫁給秦俊鳥,韓巧嘴當即與他一拍即合,把話遞給了孟水蓮。
  孟水蓮當即決定讓兩個人見上一面,孟水蓮的老伴死的早,她那兩個親生兒子秦俊山和秦俊河都已經訂了婚,家里面為了給兩個兒子拿財禮錢幾乎都已經一窮二白了,再加上秦俊鳥平時一副傻里傻氣的樣子,有姑娘愿意嫁給他那真是祖墳上冒了青煙。
  孟水蓮樂得嘴都合不上了,她急忙來找秦俊鳥,把相親的事情告訴他。
  孟水蓮來時,秦俊鳥正在門前洗衣服,孟水蓮說:“俊鳥,你进屋來,我有話要跟你說。”
  “哎,妈。”秦俊鳥放下手里的衣服,跟著孟水蓮进了屋。
  孟水蓮坐到炕上,笑著說:“俊鳥,你也老大不小了,該娶個媳婦了。我托人在窯廠村給你介紹了個姑娘,明天你跟我去相看相看,女方雖然名聲不太好,可是咱家沒錢,你上邊還有兩個哥哥,人家能跟你,能給咱生兒育女,咱就燒高香了。可不能挑人家。”
  秦俊鳥想了想,點頭說:“妈,我聽你。”
  孟水蓮說:“那好,我這就給人家回話,等你把地里的活忙了,咱就跟女方見上一面。要是女方沒啥問題的話,等秋底你兩個哥哥結完婚,娘就給你操辦婚事。”
  秦俊鳥樂呵呵地說:“我都聽妈你的。”
  孟水蓮又囑咐了秦俊鳥幾句,就回去跟韓巧嘴商量秦俊鳥和蘇秋月見面的事情了。
  一聽說要給自己娶媳婦,秦俊鳥高興的一晚上都沒睡好。
  跟蘇秋月見面的事情很快就定了。跟蘇秋月見面這天,秦俊鳥早早就起來了,把自己最好的一套衣服找出來穿上,又把頭發洗了洗,還跟馮寡婦借了發膠喷在頭上。
  秦俊鳥收拾完了,孟水蓮和韓巧嘴也來了,三個人一起去了窯廠村蘇秋月家。
  蘇秋月家就在村口,院子很大,正房是三間寬敞的大瓦房,院子大門敞開著。
  秦俊鳥跟著孟水蓮和韓巧嘴进了院子,心里忽然跳的很厲害。
  這時,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這時笑著迎了出來,把三個人往屋里讓:“韓家嬸子,你們來了,快进屋。”
  韓巧嘴向屋里看了看,笑著說:“來了,秋林,你妹子在家里頭了?”
  男人說:“在呢,今天給她相親,她咋能不在。”
  這個男人就是蘇秋月的哥哥蘇秋林。
  幾個人先后进了堂屋,在进屋之前,蘇秋林不动聲色地仔細打量了秦俊鳥幾眼。
  堂屋里對著門口站著一個年輕漂亮的姑娘,一看到這個姑娘秦俊鳥的眼睛就直了。
  這個姑娘個子中等,長著一張粉嫩嫩的瓜子臉,眉清目秀,唇紅齒白,就跟畫上的七仙女一樣。一對**挺的就跟小山一樣,腰細的就像那新發的柳條。這個漂亮的姑娘就是蘇秋月。
  秦俊鳥直勾勾地看著蘇秋月,不由自主的咽了幾口口水,心想自己要是能娶上這樣漂亮的媳婦就是少活十年都值得。
  堂屋里還坐著蘇秋月的爹娘,這兩個老人都是老實厚道的莊家人,一看到秦俊鳥他們三個人走进來,兩個老人先后站了起來。
  韓巧嘴給男女雙方和兩家的老人互相做了介紹,兩家老人客套了幾句,就去了另一個房間,就把秦俊鳥和蘇秋月單獨留在了堂屋里,這樣安排當然是為了讓秦俊鳥和蘇秋月能互相了解了解,彼此說說話。
  秦俊鳥很想跟蘇秋月說些什么,可是心里非常紧張,不停地搓著雙手,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倒是蘇秋月先說話了,她問:“聽說你今年二十?”
  秦俊鳥點點頭說:“嗯。”
  蘇秋月說:“我今年二十三,比你大三歲。”
  秦俊鳥笑著說:“我妈說女大三抱金磚,女人大點兒好,懂得疼人。”
  蘇秋月又問:“那你覺得我怎么樣?你想跟我結婚嗎?”
  秦俊鳥想都沒想,就回答說:“想,當然想了。”
  蘇秋月盯著他的眼睛問:“我可是鄉里人都知道的破鞋,你不嫌棄我嗎?”
  秦俊鳥笑著說:“不嫌棄,我就怕你嫌棄我。”
  蘇秋月問:“你想跟我結婚,是不是就因為我長得好看?”
  秦俊鳥沒有回答,而是癡癡地看著蘇秋月,他臉上的眼神已經替他回答了蘇秋月。
  蘇秋月說:“你回去準備準備吧,我同意跟你結婚。”
  “真的?”秦俊鳥簡直有點不敢相信,沒想到蘇秋月這么痛快就答應嫁給他。
  蘇秋月說:“你回去跟家里人商量一下,挑個好日子,我們就把婚事辦了。”
  秦俊鳥激动地說:“中,我回去馬上就準備。”
  秦俊鳥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會娶上一個這么漂亮的媳婦,回到家后高興的好幾個晚上都沒睡好覺。
  很快兩家人就把秦俊鳥和蘇秋月的婚事給定了下來。
  秦俊鳥要娶蘇秋月的事情很快就在鄉里傳遍了,鄉里人都說蘇秋月是鄉里的頭號大破鞋,秦俊鳥娶個破鞋當老婆,他就是鄉里第一號的活王八。別人怎么說秦俊鳥根本不在乎,他滿心歡喜地等著娶蘇秋月過門。
  天氣很快就轉涼了,地里的莊稼也熟了。
  秋收完了之后,孟水蓮先給大兒子秦俊山辦了婚事,沒過多久又給二兒子秦俊河辦了婚事,孟水蓮之所以這么著急,是因為她怕蘇秋月反悔,這樣就可以早點給秦俊鳥辦婚事,以免夜長夢多。
  這天天剛見黑,秦俊鳥正打算燒火做飯,廖小珠和廖大珠一人夹著一個行李卷走了进來。
  秦俊鳥看著兩個人一副落難的樣子,好奇地問:“大珠,小珠你們這是咋了,咋跟要逃荒似地。”
  廖小珠說:“俊鳥,我和我姐可能要在你家里住上幾天。”
  秦俊鳥一聽說這姐妹倆要在他家里住,有些為難,要是以前他巴不得兩個人能在他家里住,可是現在他已經訂了親,他怕蘇秋月知道了會不高興,萬一她一生氣提出來要退婚,那他可就連哭都沒地方哭去。
  廖大珠見他有些不情愿,可憐巴巴地說:“俊鳥,我們要不是逼不得已,也不會到你家里來住,昨天有兩個壞人摸了进了家里,要不是我和小珠發現的早,我們就遭殃了,這幾天我爸不在家,我們先在你家里住幾晚上,等我爸一回來,我們就回家去。”
  秦俊鳥見兩個人挺可憐的,就點頭答應了。
  自從上次廖金寶被打傷住院以后,廖大珠和廖小珠就不到瓜地看瓜了,秦俊鳥本來以為姐妹兩個住在那個四下透風的窩棚里會有危險,沒想到這個人住在家里會遇到壞人,看來越是安全的地方越危險,越在危險的地方越安全。
  秦俊鳥因為白天干活干的累了,所以他就早早的就睡下了。
  睡著之后,秦俊鳥做了夢,在夢里他又夢見石鳳凰了,夢見石鳳凰跟了城里的一個有錢男人,還跟那個男人生了個孩子,后來他就被尿給憋醒了。
  秦俊鳥從炕上爬起來,跑到屋外的狗窩旁撒了一泡尿,這時他忽然聽到廖大珠和廖小珠的說話聲從離房子不遠的倉房里傳來。
  這個倉房是秦俊鳥前一陣子剛剛蓋好的,準備過幾天打糧的時候裝糧食用的,現在里面是空的什么都沒有。
  秦俊鳥心想她們兩個跑到倉房里去干什么,他好奇地走過去,倉房前后的窗戶都被姐妹倆用花布給擋上了,什么也看不見。不過這也難不倒秦俊鳥,倉房的山墻上還有一個換氣孔,這個換氣孔是為了防止糧食受潮而留的。
  秦俊鳥趴在換氣孔上往倉房里看。倉房里面亮著燈,只見廖大珠和廖小珠兩個人都光著身子,廖大珠拿著一塊白手巾在一個洗臉盆里洗了洗,然后擰了幾下,把水擰干凈后輕輕地在廖小珠白嫩的屁股上擦了起來。
  廖小珠說:“姐,這幾天爸不在家,我們連澡都不敢洗,就怕后院的那個蔣光頭偷看,身上真是臟死了。”
  廖大珠說:“我們這回搬到俊鳥他家來住,我看他怎么偷看。”
  廖小珠說:“你以為搬到俊鳥就沒事兒了,你別看俊鳥呆頭呆腦的,心里比誰都明白,說不定這會兒他就在外頭偷看呢。”
  廖大珠笑了幾聲,說:“放心吧,姐,我們把窗戶都擋嚴實了,他就算想偷看也看不到啥。”(山村如此多嬌 http://www.thholm.tw/)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