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天剛剛黑下來的時候,秦俊鳥正坐在桌前吃飯,石鳳凰吃力地挎著一個大布包走了进來。
  秦俊鳥急忙放下碗筷,從石鳳凰的手里接過布包,不解地問她:“鳳凰姐,你這是做啥呀?”
  石鳳凰氣哼哼地坐到炕上,咬牙切齒地說:“我要跟武四海離婚,他嫌我不能生孩子,就見天地跟別的骚女人勾三搭四,這種日子我過夠了,我要跟那個狗東西一刀兩斷。”
  秦俊鳥不知道石鳳凰說的是一時氣話,還是已經下定了決心,只好說:“鳳凰姐,離婚可不是小事,你可要想好了。”
  石鳳凰態度坚決地說:“我想好了,明天我就跟他去鄉里辦離婚。”
  秦俊鳥看到石鳳凰這個樣子,也不好再多說什么,起身說:“鳳凰姐,你還沒吃飯吧,我去給你拿碗筷。”
  石鳳凰又在秦俊鳥的家里住了下來,確切地說這應該是石鳳凰的家,石鳳凰才是這個房子的真正主人。
  第二天,石鳳凰果然跟武四海去鄉里辦了離婚證。
  從鄉里回來后,石鳳凰一頭倒在炕上不吃不喝的,一個勁兒地流眼淚,秦俊鳥只好跑到栗子溝村把他妈孟水蓮找來,讓她勸勸石鳳凰。
  孟水蓮是過來人,她知道女人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在她勸說下,石鳳凰最終止住了哭聲。
  孟水蓮臨走時,把秦俊鳥拉到沒人的地方說:“俊鳥啊,以前鳳凰來家里住我都沒說過什么,那個時候你還小,可是現在不一樣了,你長大了,鳳凰又離了婚,你們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別人會講閑話的。要不,你跟妈回家住幾天吧。”
  秦俊鳥不情愿地說:“妈,我不想回去。”
  孟水蓮嘆了口氣,苦著臉說:“妈知道你不愿意見你那兩個不爭氣的哥哥,可是你跟個離婚的女人睡在一個炕上,這算怎么回事兒啊。”
  秦俊鳥說:“妈,我一直把鳳凰姐當我的親姐姐看,別人爱說什么就說什么,我不在乎。”
  “妈是為你好,你再好好想想,你要是想通了,就回家來住。”孟水蓮見秦俊鳥是鐵了心,也就沒有逼他。
  晚上吃過晚飯,石鳳凰就早早睡下了。
  秦俊鳥先是劈了幾捆晾干的柴禾,又趁著夜色,到西梁河邊洗了個澡,把剛才劈柴時累的一身臭汗都洗凈了才回家睡覺。
  秦俊鳥剛躺下,石鳳凰忽然問了句:“俊鳥,姐不讓你上姐的身,你是不是生姐的氣了。”
  原來石鳳凰一直沒有睡著。
  雖然屋里黑著燈,什么都看不見,秦俊鳥還是把臉轉向石鳳凰,輕聲說:“姐,我沒有生你的氣,我知道如果我上了你的身,那就豬狗不如了。”
  石鳳凰說:“村里人都說你傻,可是姐知道,你一點兒也不傻,你是姐的好弟弟。”
  秦俊鳥“嘿”“嘿”憨笑了幾聲,說:“鳳凰姐,你對我真好。”
  石鳳凰問:“俊鳥,你跟女人親過嘴沒有?”
  秦俊鳥說:“沒有,村里哪個姑娘愿意讓我親啊。”
  秦俊鳥平時總是一副憨頭憨腦的傻樣,村里的姑娘們讓他碰一下都不愿意,更別說親嘴了。
  石鳳凰一翻身,鉆出自己的被窩,在秦俊鳥的耳邊輕輕地說:“姐親你。”
  從石鳳凰的嘴里吹出的熱氣喷在秦俊鳥的臉上,讓秦俊鳥的臉痒痒的,他的心也跟著痒痒的。
  石鳳凰輕輕地趴到秦俊鳥的身上,然后把嘴湊到秦俊鳥的嘴邊貼了上去,秦俊鳥感到嘴上一陣涼涼的湿湿的,下身有種說不出的舒坦,尤其是石鳳凰那兩個已經被他看過的**壓在他的胸膛上,他甚至能隱隱感覺到尖端的兩點在慢慢挺立。
  石鳳凰親了一會兒,才將嘴慢慢移開,然后又重新躺回了自己的被窩里。
  秦俊鳥微微喘著氣說:“姐,我還能摸摸你嗎?”
  石鳳凰說:“摸吧,姐的身子你隨便摸。”
  秦俊鳥把手伸进了石鳳凰的被窩,向她的身上摸去,然后交替地揉著她那兩個綿软的**,隨著秦俊鳥手勁的加大,石鳳凰的鼻子里發出斷斷續續的哼哼聲。
  忽然,屋外傳來了一陣敲門聲,嚇得秦俊鳥急忙把手缩了回來。
  “誰啊?”秦俊鳥問了一聲。
  “是我,快開門。”門外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石鳳凰忽然坐了起來,有幾分激动地說:“是大甜梨。”
  秦俊鳥拉亮了電燈,然后起身去開門。
  門口站著一個三十多歲細皮嫩肉的女人,描眉搽粉的,一對**挺的老高。
  這個女人就是大甜梨,大甜梨是她的小名,她的大名叫孟小梨。
  孟小梨也是龙王廟村人,七年前就嫁到了城里,那時秦俊鳥還有搬到龙王廟村來住,所以不認識她。
  大甜梨打量了秦俊鳥幾眼,笑著問:“鳳凰在嗎?”
  “在。”秦俊鳥把大甜梨讓进了屋里。
  大甜梨一进屋,看到石鳳凰躺在炕上,笑著說:“咋,鳳凰,睡上了。前腳剛跟武四海離了婚,這后腳馬上就跟別的男人鉆了熱被窩,你還真夠麻利的。”
  石鳳凰瞪了大甜梨一眼,說:“你胡咧咧個啥,他還是個孩子。”
  大甜梨撇撇嘴,看了秦俊鳥一眼,說:“讓他把裤子脱了,我倒想看看他是不是孩子。”
  石鳳凰在她的胳膊上掐了一把,笑著說:“你那股骚勁又上來了,別把人家嚇著。”
  秦俊鳥看著兩個人說笑,也跟著憨笑了起來。
  大甜梨脱鞋上了炕,也不脱衣服就鉆进了石鳳凰的被窩,笑著說:“鳳凰,我今晚不走了,就跟你睡了。”
  石鳳凰問:“你咋知道我在這住的?”
  大甜梨說:“我一回到村里就聽說你跟武四海離婚的事情了,所以我一猜你就會到這里來住。”
  石鳳凰說:“我們有好幾年沒見面了,你現在過的怎么樣?”
  大甜梨說:“還能怎么樣,就那樣,餓不死也撑不著。”
  石鳳凰跟大甜梨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姐妹,兩個人多年不見,所以聊了大半夜,秦俊鳥一開始聽了一會兒兩個人東拉西扯地說話,后來慢慢地困了,就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秦俊鳥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迷迷糊糊地聽到石鳳凰說:“梨子,你干啥,手老實點兒。”
  隨后大甜梨說:“鳳凰,好久不見了,你讓我摸摸你。”
  秦俊鳥一下了醒過來,豎起耳朵在被窩里聽著,他很想知道這兩個女人在搞什么名堂。
  石鳳凰說:“你還跟以前一個熊樣,邪性。”
  大甜梨笑著說:“我邪性,那還不是跟你學的。”
  “啊……”石鳳凰忍不住叫了出來,“梨子,你輕點兒。”
  大甜梨說:“你叫那么大聲干啥,你就不怕他聽見。”
  石鳳凰說:“他早睡著了,怕啥。”
  接著傳來一陣“吧唧”“吧唧”的聲音,石鳳凰跟著哼哼了幾聲,好像很難受的樣子。
  大甜梨喘著粗氣,問:“咋樣?比起武四海那頭騾子弄的強吧。”
  石鳳凰嘆了口氣,說:“武四海那個沒天良的東西都半年沒碰我了。”
  大甜梨“嘿”“嘿”地笑了幾聲,說:“我說剛才你怎么叫的那么大聲,就跟發了情的母狗似的。”
  石鳳凰笑著說:“你說誰是母狗,是你先跟我發骚的,你還倒打一耙。”
  大甜梨說:“舒服吧,我這都是跟我家那東西學的,我家那個死東西可會弄了,一弄就弄的你想死。”
  石鳳凰說:“梨子,別弄了,我現在沒這個心情。”
  大甜梨說:“鳳凰,像武四海那種男人,你跟他離了就離了,你要想開些,沒什么大不了的,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大活人遍地都是。”
  石鳳凰說:“要是我能給他們武家傳宗接代的話,他也就不會到外邊野去了。”
  大甜梨冷哼了一聲,說:“他嫌你這塊鹽堿地種不出莊稼來,我看說不定是他的問題,弄不好他天生就是一個廢物,他跟別的女人在一起那么長時間了,也沒見誰給他下個蛋出來。”
  石鳳凰說:“說來說去都是我命苦,我認命了。”
  大甜梨說:“鳳凰,明天你跟我走吧,我保證讓你吃香的喝辣的,而且還有有錢的男人疼著哄著。”
  石鳳凰問:“梨子,城里的生活真有你說的那么好嗎?”
  大甜梨說:“鳳凰,這都啥年月了,你還窩在這山溝溝里,你到山外邊去看一看,人家城里過的生活才是人應該過的生活。就憑你這模樣,到了城里一定能過比現在舒坦一百倍的日子。”
  石鳳凰笑著說:“要是去城里賣屁股,我可不干。”
  大甜梨說:“看你說的,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姐妹,我還能把你往火坑里推不成。我帶你是享福去了,可不是帶你丟人現眼去了。”
  石鳳凰想了想,說:“好吧,明天我就跟你进城,這個山溝溝我再也不想呆了。”
  大甜梨笑著說:“中,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說完,大甜梨翻了個身:“現在我就教教你怎么能勾住有錢的男人。”
  接下來,兩個人在被窩里不知道折騰什么,秦俊鳥只能聽到兩個人高低起伏的喘氣聲,直到天快亮了兩個人才消停下來。
  以前秦俊鳥只知道男人和女人睡在一起爱鼓搗些聲音出來,沒想到兩個女人在一起也不安生。
  天亮后,石鳳凰匆匆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東西,連早飯都沒吃,就跟大甜梨走了。(山村如此多嬌 http://www.thholm.tw/)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