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偏房里,昏黄的燈光下,兩個女人正光著白花花身子在洗澡。這兩個女人一個是馮寡婦,另一個是陸雪霏。
  陸雪霏站在一個木澡盆里,木澡盆里的熱水在冒著白氣,馮寡婦正在給她擦背。
  這是秦俊鳥從小長這么大第一次看到女人不穿衣服的樣子,他只覺得渾身上下火燒火燎的,肚臍眼下方像是有什么東西憋的非常難受。
  馮寡婦的一對雪白碩大的**隨著她擦背的动作而微微顫动著,**尖端上紅艷艷的凸起在燈光的照耀下愈發诱人。
  陸雪霏的身子雖然沒有馮寡婦的豐盈,但是白凈的就跟塊玉一樣,讓人看了就忍不住想摸兩把,屋子里的場景看得秦俊鳥喉嚨中一陣難耐的干渴。
  馮寡婦給陸雪霏擦完背后,在她豐滿上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笑著說:“還是城里的姑娘好,身子白嫩的都能掐出水來。不像我們村里的姑娘,身上摸起來就跟塊硬石板一樣,哪個男人會喜歡。”
  陸雪霏輕輕地在馮寡婦高高聳起的**上摸了一把,羨慕地說:“馮嬸,你的身子又白又滑的,比起城里的女人一點兒也不差,年輕時一定迷死不少男人吧。你男人都死了那么多年,你現在咋不再找個男人啊?”
  “唉!”馮寡婦嘆了口氣,“嬸子我年紀大了,也沒那個花花心思了,再說誰能看上我一個寡婦。”
  陸雪霏說:“嬸子,你才三十多歲,長得又這么好看,想再找個男人還不容易。”
  馮寡婦抬腿跨到澡盆里,一邊搓洗著手里的毛巾一邊說:“別說嬸子我了,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有對象沒有?”
  陸雪霏說:“有過,不過后來吹了。”
  馮寡婦好奇地問:“為啥吹的啊?”
  陸雪霏有些難為情地說:“他不是什么好人,認識沒幾天就想摸我?”
  “呦,你一個城里的姑娘還那么封建,女人天生不就是給男人摸的嗎?”馮寡婦似笑非笑地看著陸雪霏。
  陸雪霏紅著臉,有些害羞地說:“他要摸我的胸,多下流啊,我沒讓他摸,還打了他一個耳光,結果我們就吹了。”
  “嬸子我是過來人,男人都是那個熊樣,腦子里琢磨的就是女人身上的那些事兒,他想摸,你就讓他摸好了,你長這個東西不就是給男人摸的嗎。”馮寡婦說完,笑呵呵地在陸雪霏左邊渾圓的**上彈了一下。
  陸雪霏的微微地动了一下,然后低下頭,小聲地說:“讓男人摸……多害臊啊……”
  馮寡婦說:“什么害臊不害臊的,等你結了婚就知道了,女人要想拴住男人,就得豁得出去。”
  秦俊鳥正看得起勁,從偏房的房頂忽然傳來幾聲野貓的叫聲,秦俊鳥慌忙后退了兩步,腳后跟正好撞到一個空酒瓶子上,空酒瓶發出一聲“當啷”的響聲。
  偏房外的響聲驚动了馮寡婦和陸雪霏,陸雪霏急忙拿起放在旁邊的衣服披在身上,有些害怕地看著馮寡婦。馮寡婦也是臉色一變,大叫了一聲:“誰在外邊?”
  秦俊鳥嚇得急忙扔下手中的那一袋子栗子,三步并作兩步,跟做賊似地翻墻跑出了馮寡婦家的院子。
  秦俊鳥幾乎是以最快的速度,拼命地跑回了自己的家里。
  到了家門口后,秦俊鳥靠在門板上“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暗自慶幸自己沒有被馮寡婦逮住。
  這時,從狗窩旁忽然傳來一陣細微的響动。
  秦俊鳥心里一驚,借著月光向狗窩看去,狗窩旁好像蹲著一個人,秦俊鳥仗著膽子沖那個人喊了一聲:“誰?”
  “俊鳥,是我。”說話間,那個人站了起來,然后向秦俊鳥走了過來。
  “鳳凰姐。”
  秦俊鳥馬上就認出了這個人,她是石鳳凰,也就是秦俊鳥住的這個房子的主人。以前住在這個房子里的是石鳳凰她爸,她爸死后,這個房子就空了下來。因為秦俊鳥他娘孟水蓮跟石鳳凰他妈是干姐妹,所以石鳳凰就把房子借給了秦俊鳥住。
  秦俊鳥連忙打開門,把石鳳凰讓进了屋里。
  进了屋里,秦俊鳥才看清楚,石鳳凰的半邊臉都腫了,眼睛通紅,左邊嘴角還有血跡,嘴唇也破了,身上全是泥土,頭發也亂糟糟的。
  “鳳凰姐,你這是咋了?”看到石鳳凰這副模樣,秦俊鳥有些驚訝地問。
  石鳳凰抽泣著說:“武四海那個畜生,他跟別的女人搞破鞋被我抓到了,我打那個不要臉的狐貍精,他不僅護著那個狐貍精,還动手打我,這日子沒法過了。”
  說完,石鳳凰一屁股坐到炕上委屈地放聲大哭。看著石鳳凰傷心的樣子,秦俊鳥想勸勸石鳳凰,可是他笨嘴拙舌的,根本不知道怎么勸人,只好干瞪眼看著石鳳凰哭。
  等到石鳳凰哭累了,哭聲才漸漸地小了下來。
  看著石鳳凰滿臉是淚水,秦俊鳥去打了盆清水,然后小心翼翼地端到石鳳凰的面前,說:“鳳凰姐,你洗把臉吧。”
  “嗯。”石鳳凰感激看了秦俊鳥一眼,然后低下頭去洗臉。
  洗完臉后,石鳳凰把沾滿泥土的衣服和裤子也脱了,秦俊鳥拿起石鳳凰脱下來的衣服和裤子要給她洗。
  石鳳凰急忙搶了過去,有些過意不去地說:“不用了,還是我自己洗吧。”
  秦俊鳥說:“鳳凰姐,你今天就睡在這吧,這里本來就是你家。”
  石鳳凰沒有吭聲,抱起自己的衣服走了出去。
  其實石鳳凰跑到秦俊鳥家里來住也不是第一次了,以前只要她一跟武四海鬧別扭就會跑到這來住幾天,等氣消了再回家去。
  石鳳凰為人隨和,對秦俊鳥就像是對待弟弟一樣好,所以石鳳凰每次來,秦俊鳥都希望她能多住幾天。
  石鳳凰洗完衣服后,就上炕來鋪被子,她彎腰時因為襯衣太短,所以腰眼上一片白花花的皮膚就露了出來,紧繃的屁股呈現出一條撩人的曲線,在她身后的秦俊鳥正好看得清楚。
  石鳳凰今年剛滿三十歲,因為平日里保養的好,又很少干活,所以跟同齡的農村婦女相比,不僅年輕而且身條也好看,**挺,屁股圓,一點兒也不比村里那些剛結婚的小媳婦差。
  可就是這樣,她的男人武四海還不知足,就因為石鳳凰沒能給他生個一兒半女的,所以他經常跟外村的女人勾搭。
  石鳳凰熟透了的身子一下子就把秦俊鳥心里的火給勾了起來。
  秦俊鳥的腦子里馬上浮現出剛才馮寡婦和陸雪霏洗澡時的情景,他的心仿佛就要從嗓子眼里跳了出來。
  看著看著,秦俊鳥鬼使神差地忽然伸手在石鳳凰后腰处露出來的地方摸了一把,石鳳凰馬上停下來,回過頭來看著秦俊鳥。
  秦俊鳥以為她會生氣,急忙把手缩回來,低下頭,心虛地說:“鳳凰姐,我……我就是想摸摸,想知道摸女人是個什么滋味。”
  石鳳凰臉色溫和地看著他,輕聲說:“你也摸過我了,知道摸女人是什么滋味了吧。”
  秦俊鳥喘著氣,紅著臉,眼睛死死地盯著石鳳凰的胸脯,說:“鳳凰姐,我還想看看……”
  石鳳凰微笑著問:“你想看什么?”
  秦俊鳥猶豫了一下,鼓足勇氣說:“鳳凰姐,我說出來你不要生氣,我……我想看看你的**,就看一眼,行嗎?”
  石鳳凰看著秦俊鳥可憐巴巴的樣子,臉上沒有一絲反感的表情,柔聲說:“姐不生氣,你想看就看吧。”
  秦俊鳥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石鳳凰竟然同意了。她一翻身靠著墻坐下來,然后慢慢地閉上眼睛,挺起了高高隆起的胸脯。
  屋中很靜,靜得秦俊鳥能聽到他和石鳳凰的心跳聲。
  秦俊鳥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他有些膽怯地將手試探著伸向石鳳凰飽滿的雙峰,觸手是一種奇異的溫软感覺,秦俊鳥感到全身就像遭了電擊一樣。
  秦俊鳥輕輕地抚摸了幾下后,膽子大了些,手上忽然一用力,石鳳凰輕輕地哼了一聲,瞇縫著眼睛,說:“俊鳥,你輕點兒,姐疼了。”
  “嗯。”
  秦俊鳥將手松開,從石鳳凰的衣領处伸进去,將襯衣的衣扣一粒一粒地解開,然后手忙腳亂地去脱石鳳凰的內衣,可是秦俊鳥因為實在太心急,怎么也脱不下來,秦俊鳥干脆直接把石鳳凰的內衣向上一拉,石鳳凰的一對雪白的肉球就如淘氣的兔子般跳了出來。
  這還是秦俊鳥如此近距離地看女人的兩個**,甚至于皮膚下青色的血管都看得清清楚楚。
  秦俊鳥忽然覺得腦子里“嗡”的一聲響,眼前白花花的一片,過了一陣兒才漸漸能看清東西。
  秦俊鳥渴求地看著石鳳凰,石鳳凰會意地點了點頭,然后閉上眼睛,把臉一仰。
  秦俊鳥紧紧地握住了那兩個飽胀滾圓的**,渾身上下就跟快要爆炸了一樣,低頭一張嘴,向一個硬挺的蓓蕾吃去……
  石鳳凰如夢囈般地呻吟了幾聲。
  秦俊鳥的下身忽然有種不同以往的異樣感覺,他一只手抚弄著白嫩豐挺的**,另一只手向石鳳凰的腰間摸去,緩緩地伸进了石鳳凰的裤腰。
  這時,石鳳凰猛地睜開眼睛,攔住秦俊鳥的手,用力搖著頭說:“俊鳥,不行。姐已經嫁過人了,身子是臟的,你的身子還是干凈的,哪天姐給你找一個身子干凈的姑娘當媳婦。”
  秦俊鳥很不情愿地把手收回來,一臉失落地下了炕,然后走到廚房里,用涼水胡亂地洗了一把臉。
  等到自己冷靜下來后,他才进屋上炕拉過一條被子蒙在頭上,也不去看石鳳凰,自顧自地睡了。
  其實這一夜秦俊鳥根本沒有睡,直到天快亮時他才迷迷糊糊地打了一個瞌睡。等到天亮醒來時,他發現石鳳凰已經走了。(山村如此多嬌 http://www.thholm.tw/)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