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故事發生在九十年代初的北方山區農村一個叫棋盤鄉的地方。
  日頭偏西的時候,秦俊鳥扛著鋤頭下了坡地,當他走到西梁河邊的時候,村子里一些人家的煙囪里已經飄起了裊裊炊煙。
  秦俊鳥將裤管高高地挽起,手里拎著他娘昨天在鄉里大集上給他新買的膠鞋,赤著腳趟過深及膝蓋的西梁河。
  剛剛走上河西岸,對面的山坡上就傳了一陣年輕女子的嬉笑打鬧聲。
  秦俊鳥向對面上坡上望去,山坡上搭著一個看瓜地的窩棚,兩個年輕的姑娘正在窩棚里爭搶著一個舊軍用書包。
  這兩個姑娘秦俊鳥都認識,她們一個叫廖大珠一個叫廖小珠。這姐妹倆是龙王廟村最漂亮的一對姊妹花,全鄉不知道有多少未婚的小伙子在打這姊妹倆的主意。
  廖大珠和廖小珠是石匠廖金寶的女兒,廖金寶是個賭鬼,他老婆十年前就被他給活活地氣死了。
  自從老婆死后,廖金寶就徹底沒了管束,撇下這兩個如花似玉的女兒不管,天天就是走村串戶地賭錢,家里屋外的大小活計全都落到了這姊妹倆的肩上。
  這幾年廖金寶賭錢幾乎把家里的東西輸了個精光,為了給廖金寶還賭債,姊妹倆白天忙完自己的農活,晚上還要給別人看瓜地掙錢。能有廖金寶這樣的倒霉爹,也算這姊妹倆命苦。
  軍用書包最后還是被廖大珠搶了去。姊妹兩個鬧夠了,先后從窩棚里鉆了出來。廖大珠坐到窩棚前的一塊大青石上,整了整有些凌亂的頭發,廖小珠則跑到山坡旁的一片林子里小解,等她小解完了,從林子里出來時正好看到上岸的秦俊鳥。
  廖小珠靠在一棵梨樹上,挺著圓滾滾鼓胀胀的胸脯,嬌笑著說:“俊鳥,到窩棚里來坐一會兒吧。”
  秦俊鳥擺擺手,憨笑著說:“不了,時候不早了,我該回家做飯了。”
  廖大珠接過話茬,說:“俊鳥,來坐一會兒怕啥嗎,我們姊妹倆又不能吃了你。”
  說完,姊妹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嘻嘻地笑了起來。
  每次這姊妹倆看到秦俊鳥,總是喜歡逗上他幾句,秦俊鳥是出了名的老實人,看起來傻里傻氣的,但只有秦俊鳥心里最清楚他自己到底傻不傻。
  “我干了一天的活,肚子餓了,我得回家吃飯。”秦俊鳥的臉上露出一副憨厚的表情,目光則偷偷地向小珠胸前那一對高聳渾圓的小山瞄去。
  要說這廖小珠十五六歲的時候還是個不起眼的黄毛丫頭,沒想到這兩三年的光景就出落得杏眼桃腮,前凸后翹,細腰長腿,讓男人看了就直流口水。
  不過這也難怪,廖小珠死去的娘孟秀就是十里八鄉數一數二的大美人,種子優良長出的莊稼當然也不會差,要不然怎么能生出這兩個嬌俏勾人的女兒來。
  秦俊鳥的住处就在姊妹倆看瓜地的山坡后,干了一天的農活秦俊鳥倒是真餓了。他沒有繼續跟姊妹兩個說笑,快步向家里走去。
  秦俊鳥本是栗子溝村人,但是他住的房子卻在龙王廟村。龙王廟和栗子溝兩個村子以西梁河為界,西梁河以東是栗子溝村,西梁河以西是龙王廟村。
  秦俊鳥是他妈孟水蓮當年在山里采山菜時撿來的,孟水蓮親生的兩個兒子對秦俊鳥這個撿來的“野種”很不待見,經常找茬欺負他,有時候還动手打他。
  孟水蓮心疼秦俊鳥,就在龙王廟村給他找了個房子住下,這樣就能遠離他兩個視他為眼中釘的哥哥,秦俊鳥也恨透了他那兩個壞心腸的哥哥,所以樂不得一個人無拘無束地住在龙王廟。
  孟水蓮隔三差五地會來看看他,偷偷地給他帶些好吃的東西。孟水蓮雖然不是他的親妈,但是對他比親妈還親。
  秦俊鳥前腳剛进了屋子,沒想到廖小珠后腳就跟了进來。
  秦俊鳥聽到腳步聲后回過頭去,廖小珠正好走到灶臺前。廖小珠梳著兩根長長的油光烏亮的粗辮子,上嘴唇靠近右嘴角处有一顆小小的黑痣,顯得俏皮又可爱,尤其是她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人的時候都能把人的魂兒給勾走。
  “小珠,你咋來了?”這還是廖小珠第一次进秦俊鳥的家。
  廖小珠白了他一眼,撇撇嘴說:“你家又不是閻王殿,我咋不能來。”
  秦俊鳥忙解釋說:“小珠,我不是說你不能來,只是我家里頭太臟了,屋里頭都沒有個下腳的地方。”
  廖小珠抿嘴笑著說:“你放心,我不进屋,我就是來看看你家里有什么好吃的沒有。”廖小珠說完,伸手一掀鍋蓋。
  這時,一個灰不溜秋的東西忽然從窩里跳了出來,還“嘰”“嘰”地叫了兩聲,然后竄到灶臺下跑了。
  “啊,耗子!”廖小珠嚇得一跳腳,尖叫起來,身子一下子就撲到了秦俊鳥的懷里。
  廖小珠那綿软而富有彈性的兩團東西正好抵在他的胸前,讓他感到說不出的舒服,十分受用。
  秦俊鳥以前還沒有這樣抱過女人,他只覺得廖小珠身上的香氣直往他的鼻子里鉆,心里痒痒的,肚子里似乎有一團火在燃燒。
  廖小珠覺得自己有些失態,面紅耳赤地說:“你還抱著我干什么,還不把人家放開。”
  秦俊鳥苦笑著說:“我沒有抱著你,是你在抱著我。”
  廖小珠抬手在秦俊鳥的胸口狠狠地錘了一下,咬著嘴唇,有幾分嬌羞地說:“都說你傻,我看你一點兒也不傻,你是在裝傻,得了便宜還賣乖。”
  秦俊鳥被廖小珠說的啞口無言,只是摸著被廖小珠打的地方“嘿”“嘿”地傻笑。
  廖小珠紅著臉向外走去。走到門口時,忽然又轉過身來,裝出一副兇巴巴的樣子說:“你這個傻鳥、壞鳥、笨鳥,看我以后還理不理你。”
  秦俊鳥望著廖小珠诱人的身條癡癡地發呆,直到廖小珠走遠了,秦俊鳥才意猶未盡地进了屋。
  吃過晚飯,秦俊鳥洗了腳,正打算上炕睡覺,窗外忽然傳來一個老人蒼老的咳嗽聲,聽聲音秦俊鳥就知道是唐瞎子來了。
  唐瞎子其實不瞎,就是因為平時喜歡看書,把眼睛看成了高度近視,看東西要放到離眼前一寸才能看清,所以村里人都叫他唐瞎子。
  唐瞎子一天嘴里絮絮叨叨地,見人就喜歡講歷史典故,說起王侯將相來滔滔不絕的。村里人都聽煩了,見到他就躲得遠遠的,村里唯一不躲他的人就是秦俊鳥,所以他每天晚上都到秦俊鳥的家里來給他講故事,秦俊鳥也喜歡聽,有些故事唐瞎子都翻來覆去地講過好幾遍了,秦俊鳥還是聽不厭。
  奇怪的是唐瞎子今天并沒有給秦俊鳥講故事,跟他聊了幾句地里莊稼的苗情后,忽然問:“俊鳥,你快二十歲了吧?”
  秦俊鳥想了想,說:“我也不知道的生日是哪天,如果從我妈撿到我的那天算起,明天我就滿二十歲了。”
  唐瞎子點點頭,說:“二十歲了,到了成家立業的時候了,別人都說你傻,可是誰都沒有我這個瞎子看的明白,真正傻的是他們,你這叫大智若愚。”
  “大智若愚?”秦俊鳥抓了抓腦袋,他沒上過幾天學,聽不懂唐瞎子說的這四個字是什么意思。
  唐瞎子笑著說:“當年你妈找到我,讓我給你取名字,你知道我為什么給你取‘俊鳥’這個名字嗎?”
  秦俊鳥搖搖頭,說:“不知道。”
  唐瞎子指了指秦俊鳥,意味深長地說:“深山出俊鳥,你就是那只俊鳥。早晚你要飛出大山的。”
  唐瞎子在說完這番話后的第三天就死了,死的很突然。
  唐瞎子出殯時,秦俊鳥還去送他了,在送殯的人走后他還在唐瞎子的墳前哭了一場。
  可是秦俊鳥差點想破了腦袋,還是不想不出唐瞎子生前說的“大智若愚”那四個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為了弄清楚唐瞎子說的那四個字究竟是什么意思,秦俊鳥想到了去年來龙王廟村小學支教的女大學生陸雪霏,陸雪霏是師范大學畢業的,學問淵博,肯定能知道那四個字的意思。
  星期六晚上,秦俊鳥干完農活后簡單地收拾了一下,就拿起一袋子孟水蓮給他送來的栗子向馮寡婦家走去。
  陸雪霏來龙王廟小學支教以后,因為學校沒有住的地方,所以一直借住在馮寡婦的家里。
  馮寡婦的男人五年前跟人打架被人一刀給捅死了,這些年來她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生活,陸雪霏一個單身女大學生住到她家里生活各方面也方便。
  秦俊鳥來到馮寡婦家門前用力地敲了幾下大門,結果沒有人應聲。
  好在馮寡婦家的院墻不太高,秦俊鳥一縱身就從墻頭上跳了进去。
  馮寡婦屋里的燈滅著,只有正房旁邊的一間平時用來裝雜物的偏房里隱隱有燈光透射出來。
  秦俊鳥有些好奇地向偏房走去。這時從偏房里傳來兩個女人的說話聲。
  偏房的門是關著的,秦俊鳥輕手輕腳地走到房門前,從房門的縫隙向房里看去,這一看不要紧,秦俊鳥只覺得臉熱心跳,血流頓時加速。(山村如此多嬌 http://www.thholm.tw/)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