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監獄男管教

作者:東北小妹

臨近傍晚,安珊就帶著幾個人來到了酒店,歷時一天的時間,她將所有有此實力的開發商都講集到了一起,最后選出來了三個開發商,在這個小縣城里面,他們也算是相當了不起的任務了,都堪稱是土豪劣紳。之前這此人都拜訪過張富華,結果全部都被拒絕。這次被安珊帶過來見張富華,他們可謂相當高興了,都帶著不菲的禮物過來。張富華在省城里面有多大的能量,他們都請楚,只要他肯提拔肯說一句話,就能讓他們的企業成功的進軍省城。

人脈,永遠都是生意人最關心的問題,亙古不變。對于生意人來說,人脈就是財富。

安珊給幾個人都倒了一杯水,看著他們畢恭畢敬的坐再張富華的面前,這才是第一次請楚的意識到這么男人的實力和地位,在她的認知里面,這此地產開發商一個個都是招搖過市,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能讓他們對一個人這般噓若寒蟬,當真不易。

張老板,我們三個人早就聽聞過你的大名。容氣話就不多說了。其中一個很乖巧的說道:聽說你手里有一塊地,想要賣出去。

你們有實力,就可以拿去。張富華看了一眼三個人,微微一笑:我是生意人,要的就是利益。誰能給我帶來更多的利益,我就和誰合作。

之前安姍已經跟我們說過了。那人謙恭的說道:張總,我們三個出價兩個億。你看能不能簽約。

兩個億啊。張富華猶豫了一下說道:確實是不少了,我也不想為難你們,這樣吧,我考慮一下,幾天之后給你們答案,好不好。

好。那個人連忙點頭說道:我們等張老板的消息就是了。

說完之后,男人從自已的懷里拿出了一個很精致的四方盒子,沒有彩帶之類的裝飾品,不過從盒子的精致程度來看,這里面的東西肯定是價值不菲。

這個呢,是我給張總的一點心意,希望張總能笑納。

好,收著。張富華從他手里接過盒子,交給了安珊。

刺下的兩個人一看張富華接了他們同伴的禮物,馬上都把鴿子的禮物拿了出來,他們就怕張富華不收,只要他能收,這塊地就算是拿下來了,真的開發成商業樓的話,這其中的利潤肯定要比他們買地的費用高的多了。這是明擺著賺錢生意。

三個人滿心歡喜的離開了張富華的酒店,回去敬候佳音。禮物送到位,事情就好辦了。

安珊也沒想到事精這么順利,心中歡喜,只要張富華和他們簽約,他的罪名也就到手了,拿到了他的罪證,安珊被包養的日子也就結束了,還能得到一大筆的財產。

富華,你打算什么時候和他們答約。

考慮幾天,看看能不能從他們的身上再探出來一點油水。張富華笑著說道:這三個人送給我的禮物應該都不會太差,你留著吧。

送給我了。安珊打開其中一個盒子,是一顆榷撩的珠子,色澤光滑,隱約中透著一緣光亮。將珠子放在手里,有一股冰涼的氣息。沁人心肺。好東西啊,這東西最起碼也值幾十萬吧。

后面再加一個零吧。張富華順。說道。

這么貴重啊,這幾個人還真是舍得出手。

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張富畢笑著說道:趕緊去銀行把這此東西存上吧,別讓人搶了。

這么貴重的東西真的給我了。安珊有點不敢相信,光是這一件東西就價值百萬,那么其他的兩件都加在一起的話,豈不是要有幾百萬之多了嗎。

這是你應該得到的。張富華擺擺手:別跟我客氣,你被我包養還不就是為了錢嗎。

那我就不客氣了。安珊拿著三樣禮物去了銀行,這么貴重的東西,她當然是不會放在身邊的。

張富華自然是明白安珊葫蘆里面賣的是什么藥,這幾天的時間應該夠她和周開福挨的了,越是這么緊張的時期,也就越是坐立不安,相信這幾天的時間就是周開福最迫不及待的時候了。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