曖昧的顏色

作者:流颯

  應然放下公文包,徑直走了過來,溫柔的摸了摸我的頭發,然後轉身走進臥室拿出了一床被單,拉開了正在我身上肆虐的兩個人,用被單包住我將我抱了起來。

  我真的好感動,覺得還是應然最溫柔,然而應然卻沒有將我抱進臥室,而是把我抱到了花園里。

  “應然,你這是干什麼?”我不明所以的看著他,

  應然卻沒有說話,而是將床單鋪在了一處樹蔭下,然後將赤裸的我放在了床單上,自己則起身脫掉外套,便壓向了我,低頭就要吻我。

  他這是干什麼?他不是要救我嗎?怎麼也……

  “應然?”我推著他,

  然而應卻抬起頭看著我,眼神有些悲傷的說:“姐,你到底要偏心到什麼時候?”

  這一句話像一塊突來的巨石重重的砸在了我的心上,把我問得徹底無語了,我心虛的閉上了嘴,因為面對這樣的應然我真的無言以對,相對於翩然和聶風辰,我的確虧欠了應然許多,這一點我一直知道,也因此一直很愧疚。

  我愧疚的閉上了眼睛不再說話,應然也沈默了好一會兒,然後愛憐的吻上了我的臉頰,說:“姐,我又怎麼舍得讓你辛苦呢……”

  不明白應然的意思,我疑惑的睜開眼睛看著他,只見應然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個小方盒,然後從里面拿出了一顆小藥丸,

  “吃下它,姐,會讓你的體力很快恢復的。”我聽話的張嘴吃下,

  應然摸著我的臉頰繼續說:“姐,這是我為你新研制出來的,其實我早就想這麼做了,我知道姐每天要應付我們三個一定很辛苦,這個藥能增強你的體力,只要不過量服用,不會對身體造成傷害……”

  “所以這就是你把我們推開的理由嗎?”一個不悅的聲音響起。

  我轉頭一看,只見全身赤裸的聶風辰和翩然正向我們走來,聶風辰的手里還拎著一個藥箱,翩然看見我和應然抱在一起也起了醋意,

  “哥,你怎麼能一回來就獨占姐?”

  應然看了看他們兩個,然後聲音嚴厲的說:“你們還敢說?誰讓你們私自回來的。”

  “是他先提前回來的,我是回來看著他。”翩然立刻解釋,

  聶風辰卻不屑的哼了一聲,

  “我回來是因為我提前把工作做完了,但我卻沒看出你有什麼正當的理由。”

  兩個人又開始了,應然卻沒有理會他們這些莫須有的借口,繼續訓斥道:“你們兩個一天就知道胡鬧,也不考慮考慮姐的身體。”

  “你別以為只有你關心子顏,我們就不知道嗎?”聶風辰也不甘示弱的說,然後將手里的藥箱放在我們面前,

  應然掃了一眼,然後說:“算你們還算懂點事。”

  然後他起身打開藥箱,從里面拿出了兩支針管,一大一小,大的里面是透明的液體,小的里面是奶白色的液體,應然準備好之後,聶風辰和翩然配合的將我的雙腿拉開,露出我的私處。

  然後應然先用大的針管伸入我的花穴,我立刻便感覺到一股清涼的感覺,那股清涼的感覺從花穴口一直蔓延到我的花心深處,完全緩解了甬道內因為他們剛才劇烈摩擦而引起的燥熱。

  感覺到整個甬道內都流動著那清涼的液體後,應然將針管拿了出去,緊接著那股清涼的感覺又在菊穴中蔓延開來,菊穴中那種火辣辣的感覺也漸漸消失。

  下身的火熱的感覺得以緩解,我頓時感覺全身都舒爽了,尤其在這炎熱的天氣里,躺在這涼爽的樹蔭下,身下是柔軟的草坪,我覺得自己的體力似乎真的在漸漸恢復。

  看我恢復的差不多了,應然示意聶風辰和翩然將我的下身放下,身體一被放下,那清涼的液體開始汩汩流出我的身體,看著那透明的液體從我的下體流到翠綠的草坪上,那畫面讓我覺得十分羞赧,

  但他們三個卻像在看什麼有趣的事情一樣,一直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的下體,而我用余光掃到,翩然和聶風辰的分身從剛才開始就一直都在昂首挺胸的挺立著。

  等那液體流的差不多了,他們又將我在床單上放好,這時應然又拿起了那個小的針管,同樣也是先插入了我的花穴,這回沒有剛才那麼明顯的清涼感覺,而是感到了一種濕滑細膩的感覺,那流動著的滑膩液體似乎在滋潤著我甬道內的每一寸皮膚,十分舒服。

  然後再是菊穴,也是同樣的感覺,下身被那液體滋潤之後,似乎又恢復了剛才沒有歡愛時一樣。

  應然將手指探入我的花穴來回旋轉的撫摸著,很奇怪的,明明已經覺得歡愛過度的我卻立刻又感覺到了強烈的快感,讓我忍不住夾緊雙腿輕輕摩擦著。

  應然見狀輕笑一聲,說:“姐,別急。”

  然後他又將手指深入了些,我似乎都已經感覺到了他那修長的手指已經探入了我的花心內,而我居然開始期待那手指能夠貫穿我的花心,

  其實應然探入的過程也沒有幾秒鍾的時間,但我卻感覺應然似乎將我的整個甬道都撫摸了一遍,而對於現在的我來說,這短短的過程變得十分漫長,等應然將手指拿出,我自己都感覺到了那里已經流出了大量的蜜液。

  應然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之後對翩然和聶風辰說:“可以了,你們誰先來?”

  這回他們兩個倒是很識趣,沒有像每次一樣爭搶著先來,而是都看向別處沒有說話。

  應然滿意的勾唇一笑,開始脫下自己的衣服,然後附在我耳邊說:“急壞了吧?姐,現在就給你……”

  說完應然扶住自己那已經完全硬挺的分身,將那粗長一點點的插入了我已經充分濕潤的甬道。

  應然趴在我身上緩慢且有力的抽動著自己的分身,在一旁觀戰的翩然和聶風辰也忍不住了,他們兩個拉下我攀在應然肩膀上的雙手,然後握在了自己的已經腫脹得不行的分身上。

  應然十分享受的在我身上運動著,緩慢且有節奏的加快自己的速度,而我居然感覺到很神奇的是,今天并沒有以往因為他們的分身過於粗長而摩擦的那種火辣辣的感覺,而是十分順暢潤滑,就像剛才那液體在體內形成了一層保護膜一樣,讓我只感覺到十分舒服。

  而這邊翩然和聶風辰正用大手包裹著我的雙手套弄著他們的巨大,可能是因為剛才就已經隱忍了很久,他們兩個握著我雙手的大手越來越用力,套弄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隨著他們兩個的動作越來越激烈,不一會兒,耳邊便響起了兩聲性感的低吼,緊接著我便感覺到兩股熱流噴射到了我的皮膚上,我自然知道那是什麼,只是那兩股溫熱的液體也噴到了應然身上。

  應然身體一僵,然後僵硬地轉過頭看向他們,牙齒咬得喀喀作響,說:“你們兩個……”

  說實話,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應然這個樣子。

  作家的話:

  哈哈,應乃們的要求,特意給應然加了戲~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