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公寓

作者:云中翻月

“好,我答應留在你身邊,前提是你安頓好我的族人。”香鯨做好決定了。

“有你這句話就行了,走,讓族人跟我來吧。”凌嘯天起身朝外面走去。

“現在嗎,去哪兒?”香鯨一愣,起身跟了上去。

“不是要安頓好它們嗎,自然有好地方益你。”凌嘯天笑道。

“好,我馬上去。”

香鯨大喜,她不知道會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但應該是安全的吧,現在也不考慮這么多了,如果凌嘯天無心幫她們,剛才也不會出手了,香鯨明白,自己給不了凌嘯天什么。

一會,她帶著族人來到宮殿外,見凌嘯天站在花園內不動覺得有些奇怪,不是說有好地方嗎,怎么停在這里?

“好地方在這里。”凌嘯天手輕輕一撫,一道空間之門打開了,看著幽深的洞口,香鯨不明白什么意思,不過同時驚于凌嘯天的確強大,能打開空間之門的,神界也只有四大神皇能做到。

“愣什么,進去啊。”見香鯨發愣,凌嘯天提醒道。

“這通往哪里?”

“怎么,怕了?”凌嘯天笑看著她,眼神中帶著輕視。

“笑話,我連死都不怕,會怕區區一個這空間通道。”香鯨死頂著那股傲氣,確實,她也不是容易被嚇怕的女人。

于是帶著僅剩的族人走進了通道之中,通道直接連接石門世界之中的神界,雖然現在還有點小,但是也比仙界大十倍吧。

香鯨不怛心不是不可能,走過通道的這段時間,內心不知道有多糾葛,前面等待她的是什么,不敢想像。

當走出通道時,一縷陽光朝她照了過來,她震驚的看著周圍,綠蔭成片,濃厚的神元之氣,雖然還有一些渾濁,但對于神修來說作用更大,更有效。

眼前的景色比神界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沒有被殺氣彌漫過,一切如新生般的世界,張開雙手感受著這一切,哇,心情瞬間變得無比喻悅。

說不出的舒服,其它水神鯨感受也一樣,而且在不遠處,一個超大的湖靜靜的躺在那里,那里以后就是她們的家了。

“怎么樣,評價一下?”凌嘯天悄悄的來到香鯨的身邊。

“完美,這里是什么地方?”香鯨睜開眼,眼神中的興奮絲毫掩飾不住。

“這重要嗎,反正以后這個星球就是你和你族人繁衍的世界,放心,不會有任何人來打擾你們。”凌嘯天說道。

“太神奇了,這絕對不是神界對吧!”

“它是也不是,只不過是兩個世界,你的族人在這里應該放心了吧,那么,現在是不是應該跟我離開了。”凌嘯天道。

“啊,我才剛進來啊。”香鯨還沒有認真體驗一下就要離開,她當然不肯。

“那你玩兩天吧,我到了神煉之?煉之山再叫你出來。”

“好,這里還有其它生靈嗎?”

“沒有,不過不要亂跑,特別是不要走出這個星球,這里的神界可不小,而且我也不知道外面會發生什么,聽清楚了嗎?”凌嘯天顯然是嚇她的。

“知道了。”香鯨說完朝湖中飛去,到湖心時化為本體重重的砸在湖中,冰涼清甜的湖水讓她忍不住的一聲輕呤。

“女人果然容易滿足啊。”凌嘯天見狀也不由感嘆著,回到外面,把宮殿里的銀蛇她們叫上,繼續出發,往前不遠就是神煉之山,這座山是最安全,但也是最危險之地。

像凌嘯天這樣的神識閉著眼都能過去,血鵬王也勉強能過,但那種要死不能的滋味依然纏繞在他的腦海,如果可以他絕對不過,但是現在沒有任何選擇。

凌嘯天沒有冒然進去,他在等,等著香鯨出來,也許她會告訴他一條最安全的路,回神界,神煉之山是必由之路,以她的神識是不可能輕松通過的,必然最安全之境。

“仙皇,我們能過去嗎?”銀蛇雖然沒有后退的意思,但是內心的恐懼還是不自覺的浮了出來。

“沒信心嗎?”

“神煉不比渡劫差多少。”銀蛇說道。

“人生總會遇到這樣那樣的困難,我們不能還沒有做就已經害怕,而是要想方設法的渡過難關,我不否認神煉之山可能會非常危險,畢竟是針對元神的,而且是無形的攻擊,要是心意不堅,很有可能敗下陣來,以致神魂皆失,可是,我們從另一個角度就想,把它當做一次鍛煉來看呢,走過去了,絕對是從里到外,完美的一次脫胎換骨,以這樣的想法難道還會害怕,要是換作我,一定不會。”凌嘯天說道。

“你本身強大自然不怕,這就像飽漢不知餓漢饑一樣,不是本人是體會不到此刻的心情的,說誰也能說的很好聽,但是做起來就不一定行了。”銀蛇道。

“你們也這樣想嗎?”凌嘯天看著青虎和金雕,他們當然點頭,要是有信心也就不會跟凌嘯天來這里了,直接渡劫飛升多爽,沒想到還是逃不過這關,他們最薄弱的地方就是魂和神識。

“仙皇,你不必為我們憂心,一路上我們都深切的感受到了,你是真心幫我們的,雖然我們失去了很多朋友,但你已經盡力了,如果去不了神界也不要緊,我們這些年走過的路比我們的一輩子還精彩。”

“你們能這樣想實在太好了,證明你們是有進步的,雖然修為上可能進展不大,但是對于心志的修練大有益處,放心,有我在你們死不了,多幾個我或許沒什么辦法,就你們幾個的話應該還可以應付的。”凌嘯天笑道。

“不論能不能到神界,我們這條命就是你的,需要的話可以隨時拿去,這是我們能夠報答仙皇大恩所能做的事了。”金雕妖祖說道。

“說什么胡話呢,我這么辛苦把你們帶到這難道是讓你們當炮灰嗎?好好留著命為我效命,神界才是好玩之地。”凌嘯天說道。

“是,仙皇。”

“一會,會有幫我們的人,她應該會知道怎么過這神煉之山的。”凌嘯天笑道。

“是不是香鯨族長?”銀蛇問道。

“嗯,她答應幫我們了,看來聽你的話幫她是對的選擇,我一個人過去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不過就算過去恐怕也得累得半死,但有人帶路就不同了,無論在哪一個世界都一樣,充分利用手中的資源,才能夠達到某種目的。”凌嘯天感嘆道。

“仙皇,我們真的懷疑你是哪個佛尊轉世,老是說道理讓我們豁在貫通。”銀蛇三妖祖一種上是深有體會啊。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