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棘花園

作者:阿色

    ;蘇蘇的絕密檔案no.2

    又是某天。

    為了給某雜志拍城市晨光的專輯,我難得地起了個大早。

    回到家的時候,家里還是靜悄悄,大家都還沒起床吧。

    輕手輕腳上樓,經過聶唯陽的房間門口時,看見他的房門大開,我探頭進去看看,咦,人呢

    他房間的浴室里發出聲響。

    我竊笑,把相機放下,小心不弄出動靜地走過去,想要嚇他一嚇。

    嗨我站在浴室門口,突然地跳過去。

    聶唯陽正站在鏡子前,拿一支小獾毛修面刷往臉上涂剃須泡沫,聽見聲音,波瀾不驚地抬抬眼皮瞟我一眼,又繼續干他自個兒的事兒。

    我撇撇嘴,嘖,沒勁,看看,這就是找個比你大很多的男朋友的下場,你永遠不能指望自己占上風,能整得他毫無形象地哇哇叫,永遠都只有他整你的份。

    我趴在盥洗臺上,仰頭看他拿著剃須刀在臉頰刮過去,刀片像掃雪車,經過的地方,沒有了泡沫也沒有了短短的胡茬,露出一片光潔的皮膚來。

    我看的手癢,輕輕拉他襯衫下擺:來來來,剩下的我幫你刮好不好

    他把剃須刀給我,有點懷疑地瞅著我:你會嗎

    會會會放心吧我笑咪咪點頭,躍躍欲試,拉他坐到浴缸邊,一手扶著他的肩膀,一手拿刀剃須刀,開始動手。

    刀片在他下巴緩緩刮過去,他瞇起眼來,睫毛在眼睛下面灑下密密的影,一點眸光像穿過密林的陽光一樣,從影后邊瞅著我。

    被他這么靜靜看著,我莫名臉熱心跳。

    你閉上眼睛啦,我要求,否則把你的臉割破口子我可不管。

    他嘴角微微動一下,像是想笑,卻沒說什么,順從地閉上了眼睛。

    臉頰刮好了,只剩下下頜。我用濕毛巾擦去他臉上的泡沫,碰碰他的下巴,示意他抬起頭來。

    他仰起頭,露出修長的頸子。

    我拿著剃須刀比劃兩下,看著他的樣子,腦袋里不知道為什么想起電視劇里的情節來某個流氓惡霸捏著賣唱小丫頭的下巴叫她抬起頭來,還一邊笑著說,抬起頭來,讓大爺看看。

    我被自己逗樂了,噗嗤輕笑出來。

    笑什么他閉著眼睛問,喉結輕輕滑動一下。

    我在想如果你去街頭賣唱是什么樣子。還有我做惡霸的樣子,我吐吐舌頭,在心里偷偷補充,別說話,當心劃傷你。

    擔心會割破他脖頸柔軟的皮膚,我彎下腰把臉龐湊近。

    他這樣毫不防備的姿態讓我有想吻他的欲望。

    被他的體熱烘暖的熱氣從他的襯衫領口
諜海沉浮筆趣閣
散上來,帶著我再熟悉不過的他特有的溫暖好聞的氣味,混著清晨洗漱后的清新味道,撲在我臉上,讓我的臉癢癢的,連帶著心里也有點癢。

    他微勾的唇角就在我眼前那么近的地方,我幾乎下意識地吻上去。

    我甩甩頭,讓自己回神。他的氣息對我而言像一種誘惑或者說是一種條件反,就像看見青梅子就會分泌口水一樣,聞到他的氣息,我就覺得慵懶溫暖而放松,知覺也變得敏感。身體仿佛開始期待,親吻擁抱或者觸,某些溫柔的親密。

    唉唉,他的唇角為什么那樣誘人

    冷靜冷靜。我吸口氣,笑自己,蘇蘇,這樣下去,你可就沒有嘲笑聶唯陽是色狼的立場了。

    剃須刀移動,發出輕微的嚓嚓聲,從他的肌膚上劃過去。

    聶唯陽的手慢慢爬上來扶在我的腰側,他掌心的熱度透過布料熨貼我的肌膚。當我再次低頭感受到他的氣息的包圍的時候,我同時也感覺到他的手掌的熱度變得微燙,熱度一邊往我的全身蔓延,一邊往我的皮膚下鉆進去。

    心不規則地跳了兩下,我正努力平復心緒,卻看見聶唯陽微張開唇,無聲地輕呼口氣。

    我停下動作,瞪大眼盯著他的唇,柔軟的,光滑的,濕潤的,像陽光下的花瓣。

    深吸口氣,看見自己的手指不爭氣地輕輕抖起來,也許不是手指在抖,是因為心跳得厲害讓我產生的錯覺

    腦子里警鈴大作,我仿佛聽見 在聲嘶力竭地提醒:

    現在這個樣子親過去,絕對不是一個吻就能結束的。

    我抬起手背蹭蹭臉頰,那里一片熱燙。

    不行不行,不玩了,這個人動著的時候是危險的動物,就連一動不動的時候也是某種有毒的植物,只消靜靜呆在那里,那氣味那姿態那形狀色澤所有的東西就都成了魅惑,可憐的小飛蟲就會一股腦撲上去,現下,我就是那只小飛蟲。

    他甚至連眼睛都沒睜開呢。

    我低頭,咬牙屏息,快速地把他下頜最后一小片沒刮到的區域刮干凈,心里作好準備,等一下扔下剃須刀就要轉身往自己的房間跑。

    刀片完美地將最后一胡茬也消滅干凈,我呼口氣,正要溜之大吉,卻聽見聶唯陽喉嚨里發出一聲低沉的呻吟是呻吟或者是嘆息,我已經記不清了,總之他那曖昧的聲音使我脊背竄過一陣顫栗,我只記得自己的臉頰瞬間燃燒起來,理智繃斷,然后我撲過去吻上了他。

    他連一分鐘也沒浪費就接回了主導權。當我們的唇舌熱烈地糾纏在一起的時候,我暈暈沉沉地想,這到底算是我撲倒了他還是他誘惑了我

    唉,不管是什么,我的絕密檔案上肯定又要添上一筆了。
快乐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