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欲望:瘋狂的纏綿

作者:憤怒的蓮藕

  只是這大年初一晚上的,誰會這么無聊的搞出這么一場惡作劇?

  可有時候不怕一萬,就怕一萬,萬一事情是真的呢?

  蘇唯一時間無法判定,但隨即,她便有了決擇——不管是真是假,這一趟她都必須去,如果是假的那就當被人耍了一次,事后揪出那個人就是,但如果是真的她卻沒有去,任憑蘇父在醫院里自生自滅,這種后果可不是她所能承受得起的。

  又與江姍說了幾句,蘇唯便急急的掛了電話。

  “寶貝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楚寒驚于蘇唯接電話時的異樣,蘇唯一掛電話,他便立即擔憂的出聲相問。

  “寒,我爸可能出事了,我要立即趕去醫院。”

  蘇唯一邊打開保險柜拿出里面所有的現金一骨腦的裝進自己的包包里,一邊火急的簡單的解釋道。

  聞言,楚寒也是神色驚變,立即又將脫掉的衣服穿回身上,道:“我開車送你去。”

  “不用,你還是留在家里看著楓楓吧,萬一他醒了我們兩個都不在家,會嚇著他的。”

  話說著,蘇唯已經將該拿的東西都拿好了,幾步走到楚寒的身邊,掂起腳在楚寒的左臉上飛快的輕親了一下,“放心,剛剛江姍說了,她的車子快到我們家門口了,我直接坐她的車子去,路上不會有事的,我走了。”

  話聲未落,人已經沖出了房間。

  “到了記得結我電話!”

  楚寒追了兩步,焦急的喊了一句,心中亦默默的為蘇父祈禱。

  “知道了!“蘇唯回這句話的時候,她人已經跑到了樓下。

  蘇家村隸屬于B市,與蘇唯所在的A市相鄰。

  電話里的“村民”說蘇父傷勢太重鄉鎮上的小醫院不敢接,所以,此刻蘇父是在B市的市醫院,蘇唯和江姍從A市開車趕過去,由于走的是高速公路,所以不到一個小時,便趕到了.與江姍、蘇唯同來的還有奠小樓,車子便是自他開的,奠小樓之所以跟著一起來,是因為他和蘇唯一樣,也懷疑這次的事情可能不是真的,為防萬一,他自然要全程相陪。

  當抵達醫院后,真相卻令蘇唯三人氣憤的差點想殺人。

  那個電話沒有撒謊,蘇父的確是受傷了,而且傷勢十分嚴重,不但摔斷了右腿,還磕破了左額,傷口之深,可見白骨,整個人已經陷入重度昏迷,因為沒錢交醫藥費,醫院拒絕進行搶救,竟然只是做了一些簡單的止血措施,然后便將蘇父丟在冰冷的走廊之上,憑其自生自滅。

  而陪在蘇父身邊的只有一個衣著樸素的中年漢子,根本不見蘇蜜兩母女的身影,蘇唯一眼便認了出來這中年漢子是隔壁的牛叔,小時候可喜歡逗她玩了,還曾戲言長大后要蘇唯給他兒子做媳婦,所以蘇唯對他并不陌生。

  饒是多年不曾見蘇唯,牛叔并沒有在第一眼認出蘇唯來,直到蘇唯以最快的速度為蘇父交了手術費,蘇父被推進手術室后,他才慢慢認出蘇唯來,一直急得滿頭大汗卻束手無措的憨厚漢子激動聲音都哽咽了:“唯丫頭,真的是你啊,謝天謝地啊,你若再不出現蘇老哥的一條命可就要丟在這冷血無良的醫院里了···”“牛叔,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爸怎么會傷成這樣,還有,蘇蜜母女倆呢,她們怎么不在這里,難道不知道我爸出事了嗎?”

  蘇唯雖然惱怒醫院的冷血作風,但這種事情在如今的社會隨處可見,況且蘇父現在的性命還拿握在醫院里的那些醫生手里,她不想在這個時候跟醫院鬧什么,于是便想趁著蘇父手術的時候弄清楚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可是當牛叔將整件事情從頭到尾詳細的解說了一遍后,這一次,不單是蘇唯,就連江姍和奠小樓都忍不住氣得混身發抖,想不到蘇蜜兩母女竟然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簡直令人發指。

  沒錯,蘇父這次出事就是因為這對兩母女。

  整體來說,蘇家村的經濟是比較落后的,雖然近幾年村子在進行改造,好幾戶條件好的人家已經建起了兩層小平房,但大部分人家還是住九十年代的老式瓦房的。

  蘇父所住便是這類瓦房。

  早在一個月前,蘇家村便一直大雪不斷,臨近過年這幾天突然氣溫升高,冰雪開始融化,在被冰雪冷凍了幾十天的屋頂瓦片,在這個時候便會特別脆弱。

快乐时时彩玩法